不改变对话方式,就等著被边缘化

4488

最近几年,台湾社会上出现一波接着一波,嘲讽与批判基督教的声音,关键原因在于,部分台湾教会积极入世,试图以教会群体的力量,干预国家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从性别平等教育的课纲到修法保障同志人权,再到组成政党投入选战,每一次由基督教团体在社会上发动的议题,最后往往引爆双方人马的大乱斗,引来不少侧目与质疑的眼光。

在此我无意讨论那些价值信念对错,根据「道德部落」的观念,现代人生活在由不同道德部落组成的社会,每一个道德部落都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和其他道德部落的观点有时截然相反,偏偏每一个道德部落都认为自己的价值信念才是正确的,而现代社会生活的难题之一就是,和其他与自己的道德信念并不相同的群体生活在同一个社会而不起大规模冲突,让社会能够良序运转。

在上述的情境短时间内不可能改变的前提下,台湾基督徒必须面对的一个严峻现实是,我们这个道德部落在台湾社会堪称绝对少数,偏偏在对社会上对各种议题发表意见时,却仿佛自己是社会上的多数,还不接受其他意见存在,不知道也不愿意和不同意见的道德部落对话,只是一再反复对世界宣告自己的观点,各唱各的调。

除非台湾放弃民主,走回极权统治之路,否则想要推广自身信念的基督教团体就必须认清一个现实:学会跟社会上不同意见立场的团体对话,倾听其他群体的意见,设法妥协折衷出一套双方都能接受的观点。

如果继续陷在「跟我们意见不一样都是错误,没有甚么好谈」的态度,除非可以非常用力的传福音,短时间内让过半的台湾人都成为基督徒,否则基督教群体在公共事务上所坚持自认为正确却不为主流大众所接受的观点,永远只会被排除在主流社会的讨论之外。

民主社会的公共政策形塑过程是透过不断反复的对话、讨论后,各种立场的团体都做出部分让步,最后妥协折衷后的结果。坚持不是100分就是0分的道德纯洁论,无助于观念的推动,只是加深自己跟其他群体的裂痕,往基本教义路线靠拢。

现实状况是,社会上有各种道德部落,没有谁能够「一党独大」,可以令其他群体乖乖听从。想在现代民主国家立足的基督教团体,必须懂得信仰团体内被视为绝对真理的价值信念,例如「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圣经的教训都是创造世界的独一真神所默示的」……,其有效范围只在信仰团体内部成员,无法扩及于外部非信仰团体成员,对不信者来说没有意义,更别说要国家机器直接帮基督教团体将价值信念制定成法律,颁布后让其他团体的人遵守。

台湾的基督教团体必须改变心态,必须接地气,必须了解我们所踩土地,所生活社会的实际样貌,捧著圣经、端著道德应然论,以只能100分绝对不能妥协折衷的姿态对世人说教,只会让世人远离耶稣基督。

耶稣虽然也讲道理,但更多时候他说故事、说比喻,他以亲身实践的方式让世人看见他所活出的真理背后的价值。

而今在台湾试图推动圣经原理写入公共政策的基督教群体,在世人眼里,则是一群道理说得震天响,但言行举止却让人无法苟同。甚至少部分基督徒为了推动自己相信为真的信念,不惜说谎、作假见证,始终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指会一直斥责世人很可恶。其面目之狰狞,让越来越多人心存质疑,「这真是一个宣扬爱人如己的信仰吗?」

基督徒当然可以关起门来,以「为主遭迫害」、「世界很堕落」等各种理由合理化自己在公共参与上的失败,继续坚持自己不是100分就是0分绝对不能妥协折衷的道德纯洁论,不过说再多都无妨,都无济于事,台湾的基督教群体如果不改变与世界互动的方式,除非相同理念基督徒人数多到能够改写社会运作的游戏规则,否则就得学习跟其他不同价值信念的团体有效对话沟通的方法,不然最后的结果就是继续被社会边缘化,甚至直接无视,排除在公共政策的讨论之外。

(图片取自信心希望联盟粉丝团

作者简介/王干任
又称Zen大,笃信基督信仰与理性思辨。 嗜读成性,买书不辍,埋首书堆与电脑前。
目前为全职文字出版Soho族,同时是专业读写讲师,与Mr.6、农训中心、中国生产力中心等单位有合作课程。
出版各类图书超过30本,各类授课与演讲时数超过1000小时。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