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捷槍決之後

5027

5月10日晚間三聲槍響,結束鄭捷的一生,關於一個家境良好的年輕生命,究竟為何會成為駭人的兇手?未來又該如何防範事件重演?早已被鼓掌叫好的觀眾拋諸腦後。廉價的報復式正義,用幾顆子彈就讓法務部長羅瑩雪變成正義的化身,台灣治安彷彿瞬間變好,因為惡人已死,世界又重獲光明。

身為一個媒體工作者,我訝異台灣主流媒體處理這個新聞事件的貧乏,這原是一個複雜的社會議題,不管是從社會、教育、法律、獄政、倫理、死刑甚至宗教等面向切入,都有做不完的課題,而且是台灣社會目前最缺乏的。然而主流媒體卻寧願選擇煽情處理,放大受害者家屬的反應,在螢幕前激情放送「感謝羅部長主持正義」的畫面,至於受害者家屬是否會因著鄭捷的死,而讓傷害真正得到平復,則無人關心;其他存在已久的社會問題,也無人聞問;不斷將鄭捷妖魔化,更讓社會忘了他原本只是一個極為普通的鄰家大男孩。

《台灣教會公報》曾製作〈廢死不可?死刑議題大探索〉新聞專題,回應台灣社會越來越頻繁的「隨機無差別殺人事件」,同時提醒基督徒從信仰的角度思考死刑存廢議題。原本以為這個議題在基督徒間應該沒有太大爭議,因為十誡裡白紙黑字記下「不可殺人」,而耶穌就是被判處死刑而釘上十字架、早期基督徒也大量被丟入獸欄、火坑處死;基督徒對於死刑,應該有不同於社會的反應。然而刊出後卻意外接到讀者抗議,認為教會媒體不應鼓勵廢死立場。

這讓我不禁疑惑,忍不住翻開創世記第4章,查閱基督徒從小在主日學聽到滾瓜爛熟的「全世界第一起殺人案」,看看殺人兇手的下場為何。當年哥哥該隱因為嫉妒,而有計畫的殺害弟弟亞伯後,受到上主責問,該隱對上主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盪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但是上主回答他:「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並且在該隱的額頭上做記號,警告遇見他的人不可殺他。全世界第一個謀殺自己直系血親的兇手,竟然也蒙上主的看顧與保護,甚至不准其他人殺害該隱,大概會讓許多人跌破眼鏡。

日前有幸聽到德國柏林邦矯正司司長邁能(Gero Meinen)演講,講述德國廢除死刑後無期徒刑的執行方式,鉅細靡遺依照時程幫助犯人重返社會,包含一定時間的懺悔期讓犯人反省自己犯下的錯誤、 經評估後能夠出監探親、接受心理輔導、職業訓練等, 這是台灣監獄極度缺乏的機制,難怪受刑人出獄後皆與社會格格不入。在此願意就兩點台灣人最在意的「政府憑什麼花那麼多納稅人繳的錢來照顧罪犯?」「只保障加害人,那被害人家屬的權益誰來顧?」稍做分享。

邁能演講當天,聽眾忍不住提出挑戰,詢問「政府憑什麼花那麼多錢來照顧受刑人?」邁能則提出實際數據指出,台灣每10萬人中有270人被監禁,德國10萬人中只有80人,極端的例子是美國加州在雷根擔任州長的時代,因施行「三振條款」不准假釋,每10萬人高達1000人被監禁,最後導致加州財政崩潰,只好在沒有準備好的狀況下將受刑人釋放。兩相對照之下,德國的受刑人不但較少,而且是在已經做好回歸社會準備的狀況下得到釋放,實際上節省了大量社會成本。

「被害人家屬的權益誰來顧?」也是台灣社會大眾最常發出的不平之鳴。邁能則指出,死刑唯一的功能就是報復,不會替被害者家屬帶來任何幫助,傷痛也不會因此而平息。他同時點出,過失致死的受害者家屬同樣因為親人驟逝而悲痛萬分,但法院卻不會判處過失者死刑,受害者家屬難道不會因此認為正義沒有得到伸張嗎?顯見受害者家屬的權益,應該透過其他立法來保障,死刑並非最好的解答。

當天在場的歐盟官員則補充,歐盟去年建立一套被害者權益的立法。清楚定義被害者的權益,不單單只是金錢上的賠償,還包括有權被理解、有尊嚴的被對待、有權利知道足以理解的資訊、獲得各種程度的支持、在刑事訴訟的過程裡有權利陳述自己的意見與經驗、有權利得到賠償的決定、個人化的評估等,因為每一個受害者的需求都是不一樣的。

鄭捷槍決之後,社會陷入短暫嗜血的瘋狂與滿足,然而明天太陽依舊升起,各式各樣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近年的經驗顯示,隨機殺人事件也沒有因執行死刑而得到嚇阻。你不一定要馬上決定死刑到底該不該廢,但是在主流媒體附和群眾高喊「畜生該死!殺得好!」的時候,可以靜下心來翻翻聖經,想想鄭捷這個大男孩出了什麼問題?我們的社會出了什麼問題?又該如何解決?只要你願意,聖經裡其實已有答案,網路上也可以找到許多文章,是思考時最好的幫助。

(圖片取自公視Youtube頻道

作者簡介/陳逸凡
《台灣教會公報》記者,喜愛閱讀、電影、棒球及寫作。
在長老教會沃土中獲得成長所需養分,後於哲學世界與教會圍牆外悠游伸展,而今再次被主尋回。信仰告白為「每個基督徒都是第一代」。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