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該由誰扛起?

3205

昨天(5月16日)有則新聞,一位在竹科上大夜班的楊姓保全,感到身體不舒服,自行騎車返家。事後員警發現,楊男快倒下之前,曾傳Line給兒子,說「我要死了、你不要再貪玩了!好好努力地工作賺錢!扛起這個家吧!」一小時後楊姓保全倒地猝死,楊男的兒子在父親臥房發現父親穿著保全制服倒臥在臥房,送醫急救不治。

過勞死的悲劇,這幾年時有耳聞,多數資方在第一時間都否認,求助民代立委協力求償也不容易獲得判定,因為台灣的過勞死認定資格甚嚴。

雖然每次過勞死的新聞曝光後,總會有人說,「那麼辛苦為什麼不趕快換工作?」「身體不舒服為什麼不趕快休息?」不過,這些事後諸葛都改變不了過勞現象,況且不少人本身具有的能力條件較弱或家庭狀況的催逼,迫使這些人必須投入窮忙產業,超時勞動卻只能賺取勉強溫飽餬口的薪水。

過勞問題的背後,就是養家餬口的問題,就是扛起家計的問題。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相信不至於會勉強自己到過勞致死的地步,可是當養家成為不能推卸的重擔時,勉強自己支撐下去的最後,就是有一些人不堪負荷倒下。

面對過勞問題,社會該如何出手相助?

首先很重要的一點是,過勞致死或積勞成疾並不是這些人他自己家的事情,必須當成整個社會共同的問題,嚴肅認真面對。

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家是社會的基礎單位,家庭的健全與否和社會的發展狀況有密切的關連性。好比說,整體社會經濟狀況不佳時,落入高風險或問題家庭的數量也會增加。因為經濟是安定家庭的重要基礎,當經濟動盪時,雖然也有個別家庭能以樂天或獨特價值觀支撐,但多數家庭是切實承受經濟動盪的結果。

特別是出現經濟學上所說的結構性失業潮時,整個世代的就業人口卻出現低薪、過勞等現象時,家庭就是受當其衝的承受者。

所以社會學家很強調從制度設計面改善勞動環境的重要性,唯有公民聯合起來要求政府,制定嚴格防堵過勞或過度低薪的就業環境,才能遏止資本家為了實踐利潤最大化,而不斷將成本壓低極小化的作為。

過去十年來的台灣,雖然GDP平均來說年年成長將近3%,但受薪階級的薪水卻不增反減,實質衰退。歸根究柢,是台灣的政府在勞基法方面的罰則過輕,資本家將罰款當作成本,沒有意願改善勞動環境。

基督徒很強調家庭的價值,因為家庭的基礎「婚姻」是神所設立的,更因為家庭是延續生命的重要場所。

家庭問題,不該只由個別家庭的成員扛起,畢竟個別家庭的能力有強有弱,不是每一個家庭都有能力扛起家庭的問題,然而無力扛起問題的家庭一旦出狀況,卻是由社會全體共同承擔社會成本。

因此,為了避免上述狀況,我們應該有「家庭的責任是由社會全體共同承擔」的新思維,就像個別家庭的高齡或幼年人口的照護,應該由國家的力量建構一套更完善的機制,來減輕所有家庭的負擔、壓力。

基督徒所期盼的健康家庭,必須建立在經濟果實分配符合公義的精神上,才可能發生。如果我們希望杜絕單親、高風險家庭或拼裝車家庭的增加,不是光談「守護家庭」或「高舉家庭價值」就能辦到,更重要的是團結公民的力量,要求政府將更多資源放在修補、強化社會安全網,才能網住在社會生活上跌倒、失敗的魯蛇(loser)們,不至於因為社會生活的失敗挫折,而衝擊到家庭的運轉與維繫。

安家,照顧落難家庭,防止這些家庭中的成員因此落入黑暗,被魔鬼撒旦綑綁而走上偏差人生,進而毀掉自己的生命,應該才是基督徒強調家庭價值最根本的目的。

作者簡介/王乾任
又稱Zen大,篤信基督信仰與理性思辨。 嗜讀成性,買書不輟,埋首書堆與電腦前。
目前為全職文字出版Soho族,同時是專業讀寫講師,與Mr.6、農訓中心、中國生產力中心等單位有合作課程。
出版各類圖書超過30本,各類授課與演講時數超過1000小時。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