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该由谁扛起?

3722

昨天(5月16日)有则新闻,一位在竹科上大夜班的杨姓保全,感到身体不舒服,自行骑车返家。事后员警发现,杨男快倒下之前,曾传Line给儿子,说「我要死了、你不要再贪玩了!好好努力地工作赚钱!扛起这个家吧!」一小时后杨姓保全倒地猝死,杨男的儿子在父亲卧房发现父亲穿着保全制服倒卧在卧房,送医急救不治。

过劳死的悲剧,这几年时有耳闻,多数资方在第一时间都否认,求助民代立委协力求偿也不容易获得判定,因为台湾的过劳死认定资格甚严。

虽然每次过劳死的新闻曝光后,总会有人说,「那么辛苦为什么不赶快换工作?」「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赶快休息?」不过,这些事后诸葛都改变不了过劳现象,况且不少人本身具有的能力条件较弱或家庭状况的催逼,迫使这些人必须投入穷忙产业,超时劳动却只能赚取勉强温饱餬口的薪水。

过劳问题的背后,就是养家餬口的问题,就是扛起家计的问题。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相信不至于会勉强自己到过劳致死的地步,可是当养家成为不能推卸的重担时,勉强自己支撑下去的最后,就是有一些人不堪负荷倒下。

面对过劳问题,社会该如何出手相助?

首先很重要的一点是,过劳致死或积劳成疾并不是这些人他自己家的事情,必须当成整个社会共同的问题,严肃认真面对。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家是社会的基础单位,家庭的健全与否和社会的发展状况有密切的关连性。好比说,整体社会经济状况不佳时,落入高风险或问题家庭的数量也会增加。因为经济是安定家庭的重要基础,当经济动荡时,虽然也有个别家庭能以乐天或独特价值观支撑,但多数家庭是切实承受经济动荡的结果。

特别是出现经济学上所说的结构性失业潮时,整个世代的就业人口却出现低薪、过劳等现象时,家庭就是受当其冲的承受者。

所以社会学家很强调从制度设计面改善劳动环境的重要性,唯有公民联合起来要求政府,制定严格防堵过劳或过度低薪的就业环境,才能遏止资本家为了实践利润最大化,而不断将成本压低极小化的作为。

过去十年来的台湾,虽然GDP平均来说年年成长将近3%,但受薪阶级的薪水却不增反减,实质衰退。归根究柢,是台湾的政府在劳基法方面的罚则过轻,资本家将罚款当作成本,没有意愿改善劳动环境。

基督徒很强调家庭的价值,因为家庭的基础「婚姻」是神所设立的,更因为家庭是延续生命的重要场所。

家庭问题,不该只由个别家庭的成员扛起,毕竟个别家庭的能力有强有弱,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能力扛起家庭的问题,然而无力扛起问题的家庭一旦出状况,却是由社会全体共同承担社会成本。

因此,为了避免上述状况,我们应该有「家庭的责任是由社会全体共同承担」的新思维,就像个别家庭的高龄或幼年人口的照护,应该由国家的力量建构一套更完善的机制,来减轻所有家庭的负担、压力。

基督徒所期盼的健康家庭,必须建立在经济果实分配符合公义的精神上,才可能发生。如果我们希望杜绝单亲、高风险家庭或拼装车家庭的增加,不是光谈「守护家庭」或「高举家庭价值」就能办到,更重要的是团结公民的力量,要求政府将更多资源放在修补、强化社会安全网,才能网住在社会生活上跌倒、失败的鲁蛇(loser)们,不至于因为社会生活的失败挫折,而冲击到家庭的运转与维系。

安家,照顾落难家庭,防止这些家庭中的成员因此落入黑暗,被魔鬼撒旦綑绑而走上偏差人生,进而毁掉自己的生命,应该才是基督徒强调家庭价值最根本的目的。

作者简介/王干任
又称Zen大,笃信基督信仰与理性思辨。 嗜读成性,买书不辍,埋首书堆与电脑前。
目前为全职文字出版Soho族,同时是专业读写讲师,与Mr.6、农训中心、中国生产力中心等单位有合作课程。
出版各类图书超过30本,各类授课与演讲时数超过1000小时。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