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之后,你关心什么?

2746

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不但首位女总统就任,更要紧的是;看起来短时间内是「没有对手」的,因为国民党整个被打趴了,短期内完全看不出有康复的迹象。这对民进党执政绝对是挑战,当你没有巨大的对手可以对抗的时候,下一步的焦点何在?

习惯「一起关心某件事」的台湾民众总是在寻找新闻焦点,吃饭看着专家讨论这件事,茶余饭后跟朋友同事讨论这件事,下班以后去网路浏览关于这件事的留言,这就是台湾民众最习惯的生活方式,过去多年的蓝绿对决恰恰满足了这个需要,如今,演了十几年的蓝绿连续剧眼看要落幕,大家该把焦点转移到哪儿去?(还用说,当然是开始聚焦两岸关系……?)

大伙似乎忘了,一旦离开本岛,那就是全然不同的游戏规则了,不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台湾民众真的准备好用新的思维用不同的方式过日子了吗?

身为基督徒更要问,我花这么多时间在教会,到底有没有帮助我的生命成长?在旧的世代里,我只要定期做礼拜,分担一点儿服事,参加几次特会,维持灵修习惯,我就是好基督徒,等著「天上奖赏」,但是当台湾迈入一个新纪元的时候,信仰在其中会发生什么作用呢?我的信仰模式会不会因此遇到挑战呢?

从这个观点来检视信仰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务实」的角度,别忘了,基督信仰追根究底是要回到亚伯拉罕的,亚伯拉罕进入这个信仰就是从「离开本地,本族,父家」这种「全新的局面」开始的,把基督信仰的本质形容为一种「冒险」的信仰,一点儿也不为过。

所谓信仰,在歌舞升平的日子几乎都会被窄化为一种宗教仪式,只有面对挑战与变局的时候才会显出信仰的可贵,这在基督信仰中被称为「人的尽头才是神的起头」,初代教会如果不是司提反的血带来逼迫,信徒大概还沈浸在「教会增长」的喜悦中,浑然不觉「大使命」的意义,这就是人性的安逸使然。

这样的信仰定律在今日依然发酵吗?从教会历史来看……恐怕是的!所以,信仰一直处在一个更新的过程,神学称为「渐进的启示」,随着科技与时代演进,信仰会被激发出上一个世代没有的风貌。

大家或许要问:「就因为一个新总统,就要说是不一样的时代吗?」

除非您对台湾不熟,否则,您不会无感于太阳花学运这一代开始投入政治的意义,也不会看不懂国民党人才凋零的窘状,台湾高龄化速度非常之快,整个社会已经起了变化,再过若干年,隔代教养与外籍新娘的孩子也要长大,酝酿另一个社会了。

所以我们要问的是:「一个台湾的当代青年基督徒,他的信仰有没有带来不一样?」他的观点,他的视野,他的生涯规划,他的梦想…有没有任何来自上帝的「亮点」足以为台湾的未来作出贡献?

大家都知道基督徒是光是盐,意思就是基督徒要在世人当中有存在感,台湾基督徒这方面的特质明显吗?

这两天跟儿子去大学球场打篮球,遇到一位从内布拉斯加来加州短宣的大三学生,他在此受训一个月,然后要前往印度短宣一个月,短短几句交谈,互留资讯道别以后,儿子很感慨地说:「这样的基督徒就是不一样……」他更表示在美国一年多,从来没有遇过这种特质的青年基督徒,非常热情有礼。

一个月以前,一位在台北西门町开咖啡厅的宣教士回美传递负担,他今年30岁,22岁大学毕业就结婚,跟妻子去台湾宣教,一面教英文维生,一面用咖啡厅接触年轻人,他打算在台湾奋斗到60岁,再开30家咖啡厅教会,言谈之间,你会深深被他吸引,那是不属世界的气质,没有做作矫情,没有属灵术语,只有对生命无尽的热爱。

如果你问我,520之后,我最关心什么?答案是「下一代的竞争力」「年轻人的未来出路与梦想」……尤其是「基督徒青年对台湾的影响力」,我们真的不能用以前习惯的方式继续过生活。

暑期将至,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整个时代有多大的转变而积极栽培青年基督徒做出回应,他们也只是在假期玩乐或是打工,并没有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更多的准备,这实在太可惜了。少子化与高龄化不同于我们这一代「战后婴儿潮」的生活型态。网路与全球化更将这一批后现代青年推向更深的未知。我们这一代到底为下一代付出多少心灵关注,非常值得提醒。

520总统就职,加州侨界也是欢声雷动,但是更引起我注意的却是江俊辉投入加州州长选举的新闻,他是谁?他是台湾人,现年53岁,从小在芝加哥长大,现任加州财务长,准备2018投入州长选举。

平均来说,台湾人在北美相当有成就,台湾只是弹丸之地却在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这是事实而且是全民卖力争取来的,也是上帝的恩宠。我们的孩子可以打进大联盟,林书豪可以打进NBA,曾雅妮曾经高居女子高尔夫全球第一,我们甚至可以拿诺贝尔奖……台湾人不是没有前途的,问题在于,这是「昔日光荣」还是未来的跳板?现在的台湾年轻人怎么看自己?基督徒在当中又扮演什么角色?这是值得提出来让所有人重视的议题。

这不仅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民间的责任,我们关心的是;在2016这种年代,我们能不能挤进全球竞争行列,就像江俊辉选州长足以向人证明台湾人的「实力」,而不是在岛内彼此唱衰与内耗。

520过后,我们能不能多一点重视青年栽培的问题,教会能不能带头重视年轻人的专业与实力?今年暑假我鼓励数十名大学生到美国来体验并加强英文能力与国际接轨,当问及其中一位:「妳有什么专业能力可以服事?」她只回答:「在敬拜团舞旗算不算?」

当然不算!不是轻看舞旗,而是说这跟实际在海外生活有很大的距离。信仰不能离开现实,信仰就为了迎向现实。520之后,我们的信仰能不能在年轻人身上开出更美的花朵,这是基督徒严峻的挑战!

作者简介/刘晓亭
牧师,又称刘三,20年来在好消息频道主持「刘三讲古」节目。
近年积极开拓网路事工,一方面用鞭辟入里而不失幽默的文字,牧养这群隐身网路背后、具有信仰反思力的基督徒;一方面也用俯拾即是的生活大小事,向慕道友和初信者分享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目前与家人住在美国圣地牙哥。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