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省思失业与就业

3396

在《圣经》路加福音16章里提到一个故事:有位名叫拉撒路的街友,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希望捡些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东西充饥;连狗也来舔他的疮,过著没有人性尊严的生活。

以现代的角度看来,拉撒路算是个长期失业者,而且患有严重的皮肤病。如果拉撒路活在21世纪的欧洲,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福利津贴,甚至有全民医疗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可以免费看病。社会制度以及文明进展虽然无法解决贫穷问题,但社会对贫穷的看法已经较古代进步很多。

失业无论在任何国家都是值得重视的问题,目前台湾的失业率接近4%,虽然这个数字和欧美国家相比并不算高,但是台湾的社会福利却远不如欧洲福利先进国家,在社会政策向来欠缺整体规划的情况下,台湾的失业人口得立刻面临所得安全(income security)的问题。

社会需要拥抱年轻人

台湾的失业保险才开办十几年,保险金给付的条件严格,且金额严重偏低,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自己享有申请失业保险给付的福利权,失业问题已然成为人民与政府的一大伤痛。今年一月,国民党在总统及立委两项选举中大败,选后分析指出,国民党败选的其中一项主因正是青年反应对失业、低薪问题的苦闷。

在1991年野百合学运的时代,台湾的失业率仅1.5%,当时少有人会料到台湾有一天得面临高失业率的问题,那时台湾为经济高成长率的工业社会,大石化工业、钢铁厂、纺织厂等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完全就业(full employment)被视为理所当然。

台湾目前已步入后福特主义、后现代的社会,生产方式和战后经济成长率动辄两位数的时期已成昨日黄花。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因此我们也必须看看欧洲国家的经验。高失业率在一些欧洲国家恐怕已经是习以为常的现象了,三个年轻的毕业生大概有一个根本找不到工作,西班牙的青年失业率甚至高达50%。

随着一家接一家的大汽车厂、造船厂等关闭,许多专家学者已经把完全就业视为无法实现的迷梦。高失业率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上根本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1997年上映的英国喜剧片《一路到底:脱线舞男》(The Full Monty),描绘英国曾经繁荣的钢铁之城雪菲尔(Sheffield)苦于经济萧条,有几位男士因为找不到工作,最后只好借由跳脱衣舞秀求生存。这些年来,欧洲的失业问题未有改善,新自由主义更不断压缩弱势劳工的生存空间。

国人目前处在就业不易的时代,雪上加霜的是还必须面对低薪问题。据主计总处统计,去年全体受薪就业者,将近38%月薪不到3万元,68%月薪不到4万元,实质平均薪资倒退16年。薪资成长追不上物价涨幅,「失业、低薪、穷忙」成了国人就业最大的痛,以上所述在在突显台湾长期以来盲目追求经济成长,最后导致社会、经济结构产生相当大的问题。

蔡英文总统在520就职演说中特别提到,要让台湾经济脱胎换骨,「必须从现在起就下定决心,勇敢地走出另外一条路。这一条路,就是打造台湾经济发展的新模式。新政府将打造一个以创新、就业、分配为核心价值,追求永续发展的新经济模式。」不管新政府未来的产业政策或教育培训为何,要突破经济困境势必得历经中长期的努力才会出现效果,短期不可能有药到病除的处方。

教会需要拥抱失业者

教会界受到新教工作伦理的影响,面对失业问题往往太过强调失业者的个人责任,「没有不景气,只有不争气」也是教会在鼓励面临求职问题的会友时经常使用的说法。诚然,个人在面对失业时应该设法提升自己的职能,努力找工作、不要眼高手低。但是看待他人的失业问题时,应该抱持更多的同理心,注意社会大环境与经济结构对个人的冲击,不可任意论断。

在我国目前结构性失业与低薪的大环境下,教会必须重新省思对失业问题的看法。失业者面临自身的失业状态往往觉得羞辱、前途茫茫,甚至在找不到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个人的士气全无,自我形象更是低落。我曾遇过教会兄姊因为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难以忍受别人的异样眼光,开始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不是个好见证。教会中有意无意弥漫的「成功神学」氛围,使得不少失业会友为躲避自发与非自发的异样眼光,暂时疏远教会。

教会必须改变对失业者的态度,圣经所谓「不肯工作,就不可吃饭」(帖撒罗尼迦后书3章10节)是指不愿工作的人,不能把这套标准套在被迫失业的人身上。许多受过基督教右派伦理影响的人,容易产生藐视失业者、贬低社会福利的倾向,认为失业者之所以失业或因个人错误,或因个人懒惰,甚至认为失业者可能平常不祷告、犯罪、远离神等。教会需要彻底扬弃这样的自义观念,教会应该欢迎并关心失业的弟兄姊妹,用适当的教牧辅导以及神的话语鼓励他们。

上帝在《圣经》创世记中所向我们彰显,祂是一位工作的神。对于工作,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最主要的观念差异在于,基督徒认为工作是一种服事,是上帝的呼召,要在工作中荣神益人。人应该终身工作,即使退休之后也可以从事无薪的志工工作。但是,工作本身并不是人生的最高目的,上帝设立安息日的目的是要提醒我们,敬拜上帝才是我们人生最大之事,不管是疾病、失业、压迫等,这些都不能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

(封面图片来源:garryknight via Visualhunt / CC BY

作者简介/郑超睿
台大政治系学士,英国爱丁堡大学政策研究硕士、社会政策博士候选人。
曾在台湾神学院、辅仁大学等院校担任兼任教职,目前为主流出版社社长。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