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浴佛?!談台灣欠缺的宗教教育

4827

一日,我經過個學生社團活動的場地,看到該校兩個佛教社團合辦文物展覽與浴佛活動,原本也沒有特別注意,但不經意一看,是一個漢傳佛教社團與藏傳佛教社團合辦,這點倒是吸引我的目光!

我邁步進入會場,一位學生接待人員很好意的跟我說:「歡迎來浴佛!」我輕揮手表示:「宗教信仰的關係『我不能浴佛。』」另一位看似社會人士的大姐向我問道:「是什麼宗教?」我回:「基督教。」她又回:「基督徒也可以浴佛啊!」若是在綜藝節目錄影現場,我一定會來一個假裝摔倒的動作。

在那個片刻,我想起了吳前副總統一個貽笑國際的事件。2014年4月27日,梵諦岡舉行兩位故教宗的封聖,吳前副總統代表出席,在儀典中他誤領了聖體。後來外交部出來說明:「副總統是入境隨俗。」我相信吳前副總統應非故意「冒領」,而是他根本不知道這儀式的重要性,讓他以為這可入境隨俗。

這也突顯出台灣外交官僚的無知,讓代表台灣的副總統鬧了大笑話!但追根究柢,吳副總統與外交官僚的無知,來自於台灣人對於世界宗教、甚至本土宗教瞭解的缺乏。那位大姐一句:「基督徒也可以浴佛啊!」也是如此,切切展現出台灣人對於宗教知識的一無所知,換言之,這是台灣欠缺宗教教育的苦果。

宗教教育過去在台灣似乎是毒蛇猛獸,究其原因,不外兩點:一、宗教教育的涵義與內容界定困難,可能有實行上的困難;二、宗教教育活動一定程度上容易與宗教信仰活動搞混,沾染各宗教特殊而獨斷的信仰色彩。然而,在人類文化或個人生命經驗中,宗教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除了提昇個人的精神層次或是我們口中的靈命,同時也豐富了文化的內涵。

台灣作為一個多元文化交織的國家,在這次蔡英文就任總統的就任典禮就可以看出來:儀隊使用台灣各族群的音樂、槍法中加入象徵原民文化的動作;表演中也看到了新住民的演出,當然不用說佔有文化優勢的閩南族群與客家族群的演出。

我們似乎都對各文化略知一二,卻始終不清楚各自文化中宗教的面向。漢人闖入原民歲時祭儀,對在台工作的穆斯林移工要求吃豬肉;甚至,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拜的是什麼神明,敬的是怎樣的天地鬼神?當然不用說對基督徒的誤解了!我是一直都不知道一神信仰的基督徒可以浴佛的呢!

我不同意宗教教育作為道德教育或是宗教宣教的管道,例如許多學校的基督徒老師以通識教育為名,開設實為宣教的課程。宗教教育應是多元文化教育的一環,在學校課程中透過對世界宗教(或是至少台灣常見的宗教)有客觀的基本認識,例如教義、教儀與教團,並瞭解這樣的宗教文化何以塑造在那個文化下生存的人民。

如此一來,培養自由與容忍的信仰態度,使我們對於周遭不同信仰、文化的鄰舍,能有正確的認知,消除刻板,並在相處中彼此尊重。

若你曾因為他人對基督教的不瞭解,而對你發出一些不舒服的言論,也就回想,你對於其他宗教是有多麼的不瞭解。台灣宗教教育的欠缺,使每個人對於他人的認識總是缺少這一塊終極關懷的面向。期待台灣的教育及早補足這一塊落後百年的缺憾!

(封面圖片截取自電影《聖哥傳》預告片)

作者簡介/王博賢
王大頭,人稱博賢哥。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工作者,宗教研究者。
堅稱仍常被以為是大學生(扭)塵世中一個迷途小書僮,主要領域為教育學、宗教學,至今還脫離不了學生身份。
熱愛下廚、旅遊、讀(臉)書,有幸被 太座看上,方才脫離單身生活~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