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浴佛?!谈台湾欠缺的宗教教育

4846

一日,我经过个学生社团活动的场地,看到该校两个佛教社团合办文物展览与浴佛活动,原本也没有特别注意,但不经意一看,是一个汉传佛教社团与藏传佛教社团合办,这点倒是吸引我的目光!

我迈步进入会场,一位学生接待人员很好意的跟我说:「欢迎来浴佛!」我轻挥手表示:「宗教信仰的关系『我不能浴佛。』」另一位看似社会人士的大姐向我问道:「是什么宗教?」我回:「基督教。」她又回:「基督徒也可以浴佛啊!」若是在综艺节目录影现场,我一定会来一个假装摔倒的动作。

在那个片刻,我想起了吴前副总统一个贻笑国际的事件。2014年4月27日,梵谛冈举行两位故教宗的封圣,吴前副总统代表出席,在仪典中他误领了圣体。后来外交部出来说明:「副总统是入境随俗。」我相信吴前副总统应非故意「冒领」,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仪式的重要性,让他以为这可入境随俗。

这也突显出台湾外交官僚的无知,让代表台湾的副总统闹了大笑话!但追根究柢,吴副总统与外交官僚的无知,来自于台湾人对于世界宗教、甚至本土宗教了解的缺乏。那位大姐一句:「基督徒也可以浴佛啊!」也是如此,切切展现出台湾人对于宗教知识的一无所知,换言之,这是台湾欠缺宗教教育的苦果。

宗教教育过去在台湾似乎是毒蛇猛兽,究其原因,不外两点:一、宗教教育的涵义与内容界定困难,可能有实行上的困难;二、宗教教育活动一定程度上容易与宗教信仰活动搞混,沾染各宗教特殊而独断的信仰色彩。然而,在人类文化或个人生命经验中,宗教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除了提升个人的精神层次或是我们口中的灵命,同时也丰富了文化的内涵。

台湾作为一个多元文化交织的国家,在这次蔡英文就任总统的就任典礼就可以看出来:仪队使用台湾各族群的音乐、枪法中加入象征原民文化的动作;表演中也看到了新住民的演出,当然不用说占有文化优势的闽南族群与客家族群的演出。

我们似乎都对各文化略知一二,却始终不清楚各自文化中宗教的面向。汉人闯入原民岁时祭仪,对在台工作的穆斯林移工要求吃猪肉;甚至,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拜的是什么神明,敬的是怎样的天地鬼神?当然不用说对基督徒的误解了!我是一直都不知道一神信仰的基督徒可以浴佛的呢!

我不同意宗教教育作为道德教育或是宗教宣教的管道,例如许多学校的基督徒老师以通识教育为名,开设实为宣教的课程。宗教教育应是多元文化教育的一环,在学校课程中透过对世界宗教(或是至少台湾常见的宗教)有客观的基本认识,例如教义、教仪与教团,并了解这样的宗教文化何以塑造在那个文化下生存的人民。

如此一来,培养自由与容忍的信仰态度,使我们对于周遭不同信仰、文化的邻舍,能有正确的认知,消除刻板,并在相处中彼此尊重。

若你曾因为他人对基督教的不了解,而对你发出一些不舒服的言论,也就回想,你对于其他宗教是有多么的不了解。台湾宗教教育的欠缺,使每个人对于他人的认识总是缺少这一块终极关怀的面向。期待台湾的教育及早补足这一块落后百年的缺憾!

(封面图片截取自电影《圣哥传》预告片)

作者简介/王博贤
王大头,人称博贤哥。长老教会台北大专学生中心工作者,宗教研究者。
坚称仍常被以为是大学生(扭)尘世中一个迷途小书僮,主要领域为教育学、宗教学,至今还脱离不了学生身份。
热爱下厨、旅游、读(脸)书,有幸被 太座看上,方才脱离单身生活~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