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社會政策中的挽回與擔當

1549

日前,一份經多數台北市議員連署,要求北市府「推動公營住宅方案應依公民參與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為圓心,周邊直徑1公里之居民,舉辦兩次以上公聽會,並獲得多數居民同意後,始得進行設計規劃。」的提案,引起輿論的關切與批評。

表面上,這些連署議員所持的理由,是認為這些公營住宅集中的人口過多,會造成當地交通堵塞打結,但其實就是認為,這些公營住宅會造成當地居民的「居住品質」下降。甚至有地方人士與公民團體直接批評這些公營住宅,會「引進素質不好的居民,就沒有優勢……」,更質疑「那些中南部的窮鬼憑什麼拉低我們這兒的地價!」

社會政策中的歧視

不可否認,公營住宅的確是一個需要從長計議,完善規劃與配套措施的公共政策。當我們面對都市興起、人口湧入都市而帶來各樣社會問題時,公營住宅無非是一個立意良善的解決之道。雖然若沒有完整的討論規劃,公營住宅的確可能會像某些國家的「國宅」,成為罪犯與毒品的溫床。但在完整的規劃和政策下,卻也有像新加坡的「組屋」或是像德國公營住宅這些較為成功的案例。

然而,如果某些民意領袖或公民團體,在政府尚未提出具體規劃前就「唱衰」公營住宅,總是以倒果為因,甚至貼標籤的方式「污名化」此一立意良好的政策,而不是引導大眾輿論進行理性思辯,公正監督。這就實在教人不得不質疑這其實就是歧視,就只是為了保護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這些歧視性的發言,甚至是歧視性的政策,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公眾的議會殿堂中被提出來;相信令許多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有議員在議會上主張在寒冬中以潑冷水方式,驅趕遊民。

在一個民主國家裡,一個社會政策從提出到具體落實,需要經過多元、多方理性的溝通和妥協的過程。唯有這樣的討論,才能充分反映各個不同群體的需要,並給予滿足。然而,真正的民主也不能只是訴諸多數決,而是彼此諒解、同理,好促成團結的共同體。也就是說,任何本質是歧視、隔離與驅逐的社會政策,不只不應當出現在議會殿堂中,更應該被輿論所拒絕及撻伐。因為它不僅讓民主淪為一種「形式」和「手段」,更踐踏了民主所要捍衛的共同體。

只是,不得不誠實地說,很多時候我們的政治與政策,反映的終究只是多數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於是我們放任各種有形、無形的歧視在我們的社會中流竄,讓許多原本已經處於弱勢的群體,更因著社會的歧視而「受苦」。

彼此互相擔當

對於一個在都市中豐衣足食、有房有產的基督徒,又該怎麼看待這些政策呢?

使徒保羅曾告訴加拉太教會:「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他又說:「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拉太書6章1~2節)

從這兩節經文看來,基督的律法,是藉著「挽回」和「擔當」來完全。其實這種方式和想法,跟這個世界所以為的「律法的完全」的是很不一樣的。

因為對這個世界來說,所謂律法的完全,無非就是犯錯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正義才算是伸張。然而所謂基督律法的完全,卻不是藉著懲罰,也不是把過犯中的人驅逐、隔離,甚至是消滅,反而是要我們彼此互相擔當,彼此謙卑的把落在過犯中的人挽回來、拉回來,並與他們同在。

面對在過犯中的人,上帝尚且要我們如此接納,更何況許多在我們當中寄居的人,他們可能是因為經濟不景氣而遭逢失業的中年人,或是剛畢業從中南部來台北打拼,被學貸壓得喘不過氣,工作又不穩定的年輕人,甚至是其他社會上更低層更邊緣的人,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拉他們一把都來不及了,又豈能用世界上歧視性的政策將他們隔絕在社會之外呢!

基督的律法和愛我們的方式跟這個世界是不一樣的,世界的想法以一方面以施捨的心態看待寄居者,一方面卻又以各樣的方式將這些人排斥、隔離在自己的生活之外。然而基督卻要我們效法他的樣式,用自己在十字架上的犧牲,來「挽回」,來「承擔」弟兄姊妹的「重擔」,和他們一起生活。

今天,當公共神學以及對政治的參與已經成為許多教會討論的主題時,面對這些社會政策中的歧視,也正是教會應當竭力向這世界提出不同呼籲的時刻!當許多人批評台灣教會長期在公共領域中「沈默」時,這不正是我們應當向這世界發出不同聲音的時候!如果繼續讓歧視蔓延、隔離成為都市規劃的常態,基督的教會又如何向這個社會彰顯基督的犧牲與慈愛呢?

(封面圖片來自:Mobilus In Mobili via Visual hunt / CC BY

作者簡介/游任濱
自由創作者,嘉義人,中華福音神學院基督教研究碩士(M.C.S),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博士候選人,嘉義鄉下小教會的平信徒。
一個喜歡閱讀、思考、對話,更用了過去5年大部分時間,陪伴孩子,用行動證明如何在忙碌的現代社會,用基督的愛教養孩子的青壯年爸爸。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