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社会政策中的挽回与担当

1949

日前,一份经多数台北市议员连署,要求北市府「推动公营住宅方案应依公民参与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为圆心,周边直径1公里之居民,举办两次以上公听会,并获得多数居民同意后,始得进行设计规划。」的提案,引起舆论的关切与批评。

表面上,这些连署议员所持的理由,是认为这些公营住宅集中的人口过多,会造成当地交通堵塞打结,但其实就是认为,这些公营住宅会造成当地居民的「居住品质」下降。甚至有地方人士与公民团体直接批评这些公营住宅,会「引进素质不好的居民,就没有优势……」,更质疑「那些中南部的穷鬼凭什么拉低我们这儿的地价!」

社会政策中的歧视

不可否认,公营住宅的确是一个需要从长计议,完善规划与配套措施的公共政策。当我们面对都市兴起、人口涌入都市而带来各样社会问题时,公营住宅无非是一个立意良善的解决之道。虽然若没有完整的讨论规划,公营住宅的确可能会像某些国家的「国宅」,成为罪犯与毒品的温床。但在完整的规划和政策下,却也有像新加坡的「组屋」或是像德国公营住宅这些较为成功的案例。

然而,如果某些民意领袖或公民团体,在政府尚未提出具体规划前就「唱衰」公营住宅,总是以倒果为因,甚至贴标签的方式「污名化」此一立意良好的政策,而不是引导大众舆论进行理性思辩,公正监督。这就实在教人不得不质疑这其实就是歧视,就只是为了保护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这些歧视性的发言,甚至是歧视性的政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公众的议会殿堂中被提出来;相信令许多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有议员在议会上主张在寒冬中以泼冷水方式,驱赶游民。

在一个民主国家里,一个社会政策从提出到具体落实,需要经过多元、多方理性的沟通和妥协的过程。唯有这样的讨论,才能充分反映各个不同群体的需要,并给予满足。然而,真正的民主也不能只是诉诸多数决,而是彼此谅解、同理,好促成团结的共同体。也就是说,任何本质是歧视、隔离与驱逐的社会政策,不只不应当出现在议会殿堂中,更应该被舆论所拒绝及挞伐。因为它不仅让民主沦为一种「形式」和「手段」,更践踏了民主所要捍卫的共同体。

只是,不得不诚实地说,很多时候我们的政治与政策,反映的终究只是多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于是我们放任各种有形、无形的歧视在我们的社会中流窜,让许多原本已经处于弱势的群体,更因着社会的歧视而「受苦」。

彼此互相担当

对于一个在都市中丰衣足食、有房有产的基督徒,又该怎么看待这些政策呢?

使徒保罗曾告诉加拉太教会:「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他又说:「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拉太书6章1~2节)

从这两节经文看来,基督的律法,是借着「挽回」和「担当」来完全。其实这种方式和想法,跟这个世界所以为的「律法的完全」的是很不一样的。

因为对这个世界来说,所谓律法的完全,无非就是犯错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正义才算是伸张。然而所谓基督律法的完全,却不是借着惩罚,也不是把过犯中的人驱逐、隔离,甚至是消灭,反而是要我们彼此互相担当,彼此谦卑的把落在过犯中的人挽回来、拉回来,并与他们同在。

面对在过犯中的人,上帝尚且要我们如此接纳,更何况许多在我们当中寄居的人,他们可能是因为经济不景气而遭逢失业的中年人,或是刚毕业从中南部来台北打拼,被学贷压得喘不过气,工作又不稳定的年轻人,甚至是其他社会上更低层更边缘的人,身为基督徒的我们拉他们一把都来不及了,又岂能用世界上歧视性的政策将他们隔绝在社会之外呢!

基督的律法和爱我们的方式跟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世界的想法以一方面以施舍的心态看待寄居者,一方面却又以各样的方式将这些人排斥、隔离在自己的生活之外。然而基督却要我们效法他的样式,用自己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来「挽回」,来「承担」弟兄姊妹的「重担」,和他们一起生活。

今天,当公共神学以及对政治的参与已经成为许多教会讨论的主题时,面对这些社会政策中的歧视,也正是教会应当竭力向这世界提出不同呼吁的时刻!当许多人批评台湾教会长期在公共领域中「沉默」时,这不正是我们应当向这世界发出不同声音的时候!如果继续让歧视蔓延、隔离成为都市规划的常态,基督的教会又如何向这个社会彰显基督的牺牲与慈爱呢?

(封面图片来自:Mobilus In Mobili via Visual hunt / CC BY

作者简介/游任滨
自由创作者,嘉义人,中华福音神学院基督教研究硕士(M.C.S),政治大学新闻学系博士候选人,嘉义乡下小教会的平信徒。
一个喜欢阅读、思考、对话,更用了过去5年大部分时间,陪伴孩子,用行动证明如何在忙碌的现代社会,用基督的爱教养孩子的青壮年爸爸。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