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霍华与青年事工

35254

教会老化是许多欧美教会的焦虑,和婴儿潮世代相比,年轻的千禧世代留在教会内的比例偏低,许多宏伟的教会建筑中,周末做礼拜的人寥寥无几,而且年龄普遍偏大。年轻人到哪去了?

近年来愈来愈多的基督徒研究者和社会学家开始关注这议题,寻找各式各样把年轻人找回教会的解方。有些教会透过改变主日崇拜,透过媲美夜店的灯光影音效果,加上生动活泼的讲台信息,试图把年轻人带进教会;还有些教会投资大量的金钱盖青少年活动馆,雇用专职的青年工作者,举办各式各样的外展活动,耕耘社区,吸引年轻人进入教会。

潘霍华谈青年事工

美国路德神学院的教授 Andrew Root 是近来北美著作多产的实践神学家,他主要的研究领域正是青年事工。2015年他在《今日基督教》杂志(Christianity Today)撰写了《Why Your Millennial Outreach Needs a Bit of Bonhoeffer》一文,透过与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的思想对话,反省当代北美教会的青年事工。

Root描述了北美教会对千禧世代的束手无策,以及对害怕失去他们而产生的焦虑,接着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北美教会为何这么焦虑?是因为关心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还是关心教会作为一个组织的发展和延续?

今天在强调青年事工的重要性时,一个流行的口号是「年轻人是教会的未来」。然而,年轻人真的是教会的未来和希望所在?Root挑战这种心态,并认为这种心态是以教会作为组织为中心的思考方式,而没有把年轻人本身当作关怀的主要对象。

当教会把自己的希望放在年轻人身上时,其实是本末倒置了。Root引述潘霍华,强调信靠上帝的灵比「拥抱青春」的灵(心态)更为重要。当教会一味把自己装扮得很年轻,希望借此吸引年轻人参加时,反倒失去焦点。上帝才是教会的希望,不是年轻人;神的灵才能永保教会的活力和生命力;不是透过各样使教会看起来青春有活力的活动和布置。

潘霍华认为,青年事工首先是关乎人与上帝的相遇,而不是关于发展教会的策略。若过度强调年龄、生命阶段、社会和文化,或把青年事工变成一种教会成长的工具,而忽略与永生神相遇,那么是把重点放错地方了。

Root进而指出今天教会很大的试探就是在关心年轻人(千禧世代)时,把这群人物化了;把这群人当作一个需要去吸引的群体对待,而没有看到他们真正的位格和价值。Root问到,当教会拥抱年轻人时,我们到底拥抱的是「教会年轻化」这个概念,还是拥抱一个个有血有肉也有位格的年轻人?我们希望年轻人会来参加教会的同时,是否预备好欢迎、拥抱和爱他们,与他们在生活中真实相遇?

真正欢迎年轻人的教会,不是要把自己变得和年轻人一样,努力融入年轻人的文化,而是一个邀请年轻人与其他人一起相遇、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同行的教会,在这过程中,我们大家一起分辨基督如何临在我们当中。

最后,Root认为教会应该停止焦虑,认真寻求圣灵在跨世代和跨年龄层当中的工作。与其花更多的时间在举办活动,努力让教会年轻化,教会更应该花时间使年长者能陪伴年轻人在基督里成长,一起在教会群体的生活中辨认上帝的同在和工作,向彼此敞开真诚地分享我们的挣扎和困惑,述说上帝在我们生命中的作为。

借镜北美教会

对常以北美教会为师的华人教会而言,Root对北美青年事工的反省帮助无疑是一个警钟,帮助我们看到当代北美青年事工的一些盲点,作为借镜。

首先,在华人教会界中,神学与牧养有日渐分家的趋势。特别在青年事工中,许多牧养的实践并非建立在诚实的神学反省中,而是由果效和实用价值所主导。潘霍华的生平和思想提醒我们,神学离不开牧养,牧养也离不开神学。事实上,教会历史上许多重要的神学家,本身也都不以神学家自居,而是以牧养为己任,在牧养中为了回应处境,而以神学论述作为回应。

其次,年轻人不是教会的未来,因为年轻人是教会的「现在」,就如同儿童、成年人、老年人是教会的「现在」一样。「年轻人是教会的未来」这句话暗示以教会作为组织为中心的方式来看待年轻人,其立意是好,但无形中把年轻人给「人力资源化」了。潘霍华提醒我们,不应把年轻人当作是「被动员」和「被吸引」的对象,而是要看见他们内里上帝的形象,渴望被爱、被看见、被上帝的爱触摸。

第三,我也曾迷信把事工包装得「年轻化」,希望以此吸引年轻人加入教会。但当我与许多年轻人有深入的谈话时,我发现他们来教会并不是来找另一个夜店或另一个很潮很炫的地方,而是在寻找一个能够真实与人(甚至与神)相遇的地方。青年工作者如何看待年轻人会影响和塑造事工的模样;在我们讨论如何调整青年事工之前,或许更重要的是青年事工者该如何调整我们看待年轻人的眼光。

最后,过去十年台湾掀起了一波「青年崇拜」的风潮,许多教会陆续把年轻人从成年人的堂会中分开,为年轻人量身定做适合他们的崇拜。如果有适当的配套,我绝不反对教会设立「青年崇拜」。然而若「青年崇拜」只是一种把年轻人与成年人分开的策略,使双方不需往来,不需彼此接纳,只是在同个教会的建筑物中各过各的团契生活时,问题就来了。

愈来愈多的实证研究发现,影响青年人信仰最重要的因素,是父母亲的信仰以及他们参与在孩子信仰旅程中的程度,其次是教会中长辈对年轻人的关怀。一个健康的青年事工,不是把年轻人从整个教会群体中切割开来牧养,而是创造一个空间,使各年龄层的人可以彼此相爱,彼此建造,一同经历、述说和分辨上帝在群体和个人生命中的作为。

作者简介/董家骅
美国富乐神学院神学博士,现居洛杉矶,牧养教会,喜欢对话。
生活在消费主义当道的北美社会,不时需要自觉地抗拒这种生活方式和文化,学习在耶稣门徒的群体中忠心跟随耶稣。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