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弱者自主選擇,莫以強者正義強迫之

2774

假如有一天,你發現自家門口睡了一個街友,你會怎麼做?讓他繼續睡,只要他沒有打擾到我的生活作息就好?打電話通報社會局或警察,請社工來處理安置事宜?告訴里長或社區保全、巡守員,請他們代為驅趕?請議員民代來潑水趕人?邀請對方到家裡來住,或是設法替他找個安置住所?

我猜想,多數人應該都會選擇找人幫忙驅趕或者通報社會局吧?會找議員來潑水的應該不多,但願意好心到接待街友的恐怕也不多。我得誠實的說,讓我開放家庭,讓街友入住,也是有困難的事情。面對街友,自己該如何介入,是一個不亞於哲學思想實驗中的「電車難題」的問題。無論怎麼做,都沒辦法盡善盡美,不是街友的生存權受損,就是我們的道德神經覺得有所虧欠。

如何面對街友,更深層來說,是如何面對比自己弱小,且生存價值信念和思考方式和我們截然不同的「他者」的問題?好比說,有一些人自覺好心,在送食物給街友時,常常會多嘴說一句「怎麼不去找工作?」「為什麼要當街友?」甚至主動要幫街友找工作。

其實,有在好好工作的街友並不少,周末假日路上的舉牌工人,平日上下班捷運站出口的《大誌》販售者,或是一些我們看不見的社會角落,都有街友勤奮工作的身影。甚至有一些街友,並不骯髒,穿著也整齊,只是年紀有點大,只是因故無法長久住在屋簷下,選擇住在街頭,而非淪落街頭。

自我放逐或自甘墮落者當然不是沒有,但也有不少是無可奈何。好比說,因緣際會失去了戶籍,且無法再恢復身分。這樣的人,在國家戶政系統中消失且因為制度疏漏無法恢復身分時,生活會有各種不方便,甚至無法租屋就是一個現實的大問題,迫使這些人只能住在街頭。

簡單說,每一個街友都有自己的生命故事,甚至每一個街友的人生故事都大不相同,選擇住在街頭而不接受被安置或租屋而住的理由也各不相同。這些人大多斷了發達致富的念頭,只想在社會的角落找個安身立命的小地方,不想打擾別人也不想被打擾,只想安安靜靜地把這輩子過完。

大多數時候,大多數人,都很安全且不會想要犯罪,難道,主流社會真的連給這些可憐人一個小角落棲身的雅量都沒有嗎?甚至這些人根本不是睡在我們家門口,而是住在公共空間的角落。我們是真的擔心他們住在街頭會生病,還是大腦認知裡不認可有人可以住在街頭而不是住在房子裡?如果有人天生喜歡露宿街頭也沒有干擾到其他人,為什麼不可以?

當然我們可以責成政府,甚至主動準備好接收不想在街頭流浪的街友,不過如果他們婉拒,寧願選擇住在街頭,我們有甚麼理由可以強迫他們接受我們的價值觀?強迫他們一定要變得像我們一樣乾淨、住在房子裡,然後找份工作?難道他們沒有自己選擇如何過生活的權力?如果他們沒有,為什麼我們覺得我們有自主決定如何過活的權力?

耶穌在世的時候,就是成天混在街友堆裡的一個猶太拉比,他從不排斥街友但也不會強迫他們改採主流社會的生活方式(除非他們自己心甘情願)。街友問題,更深層的思考是人如何面對跟我們截然不同思想、觀念與做事方式的他者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和自己不一樣價值信念的群體,共同生活在社會上的問題?

我們可以建議他們加入我們,但卻無論如何不可以強迫,更不該因為自己看不順眼就試圖排除、隔離、整治之,我們應該尊重他人可以跟我們不一樣的權利。如果社會的主流多數能想通這一點,也許屠殺同志、壓迫弱勢、剪除異己的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作者簡介/王乾任
又稱Zen大,篤信基督信仰與理性思辨。 嗜讀成性,買書不輟,埋首書堆與電腦前。
目前為全職文字出版Soho族,同時是專業讀寫講師,與Mr.6、農訓中心、中國生產力中心等單位有合作課程。
出版各類圖書超過30本,各類授課與演講時數超過1000小時。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