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罢工反思教会机构劳动实况

5049

「我超支持华航罢工的!」一位在福音机构的同工兴奋的说。

日前与几位在教会与基督教机构服事的青年共进午餐,谈起621日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投票通过华航罢工。这几个青年提到:「如果可以的话,教会、宣教机构的同工应当来组工会。」但是,如果在教会里面谈劳动权益,常被责备「没有委身事奉」或「不知感恩」,遇到委屈只好忍下来,泪水只有上帝知道。

这几位在教会和宣教机构事奉的年轻人,不是牧师或传道师,而是担任事工助理、教会干事、秘书和专案执行。如果教会和机构没有这批以一般信徒的身分参与事奉的同工,光靠牧师、传道师们将无法实际执行宣教事工。这批同工的角色很重要,事工的负担不见得比牧师、传道师还轻,可是在教会或福音机构之中,教会干事、基层同工、事工助理等,却不像牧师受到尊重和应有的肯定。

一般来说,教会、福音机构之中,因为信徒不具有牧师、传道师身分,薪资结构、福利和保障上呈现不小的落差。牧师经常是担任主管,同工们要尊重和顺服主管,形成牧师与同工在权力与待遇上有结构性的差距。然而,牧者满口「学习耶稣舍己,谦卑服事,好牧人为羊群舍命……」或「不要在乎谢礼(薪水)」等信仰语言,这些话听在教会或机构事奉的一般信徒耳中,总是觉得充满矛盾。牧师、同工一样是「为主所用」,为了福音工作努力,实际待遇的落差,还是让同工有「相对被剥夺感」。

一位机构同工就说:「如果在合理范围之内,为何牧者不能主动调整薪资,稍微减低一点,用来照顾基层同工,让待遇不要差那么多?」

长期以来台湾教会、福音机构里似乎有种潜规则,同工们不能多谈劳动权益,否则就是「不顺服」、「没有委身」!教会和福音机构的经费大都来自奉献或募款,不是营利组织,其性质也与一般的非政府组织有所不同,而教会、机构的同工们尽管有纳入劳保,但在教会内部,谈起劳动权益却是个大忌。

「我支持华航罢工,至少让台湾人知道劳工可以组织工会,劳工有力量。我觉得很奇怪,很多人不知道可以组工会,不了解工会到底在做什么。可能是多数人,从小被教得乖乖的,劳工就是乖乖上班做事,不要搞组织、不要组工会来捣乱。」午餐中,在机构工作的姊妹提出她的观察,但她也感慨,相对于一般行业,在教会里面工作,担任全职同工,最不能谈的就是同工的劳动权益!

华航罢工有舆论和社运团体支持,但在教会、机构甚至非营利组织工作,同工只要提到待遇福利,就会被扣上「信仰」与「奉献」的大帽子,大家选择噤声不语,同工若再多说一点,就会遭受「不然就去一般公司上班,不要在教会、机构事奉工作」的批评,深深打击同工,说出这种话的人,经常是担任教会或机构主管的牧者。当台湾社会逐渐重视劳工权益,有谁能多关心教会与福音机构的劳动权益?特别是不具有牧师身分的第一线同工们。

信徒在教会、福音机构担任全职同工,认真事奉,是值得被肯定,但教会、福音机构,或是当中的主事者(大多是牧师)高举信仰大旗,喊著「全然委身奉献,凡事顺服」,实则打压同工关心或反省教会与机构内部的劳动正义、工作权益,确实会使同工们产生「虚空的虚空,全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甚么益处呢?」(传道书1章2~3节)的无奈叹息!

不知有多少基督徒,对福音宣教有热忱,却不依循进神学院、当牧师的路径,而是用一般信徒身分将青春岁月投入教会、机构的全职工作,却因为教会和机构内部劳动正义的问题,教会与机构工作条件的结构性限制,专业不受重视而感到心灰意冷。造成教会、机构的非牧职全职同工的高流动率,同工留不住,宣教事工的经验无法累积延续,教会、机构的发展停滞,这是整体台湾宣教的损失!

如果在教会、机构里服事的「非牧职」基督徒联合成立「基督教会与机构同工职业工会」,主动争取教会、机构内部的同工劳动权益,不晓得教会界是否会反弹?无论如何,台湾众教会、福音机构本身要重修「劳动人权」这堂课,先从教会、机构里面正视和关心基层同工的劳动情况做起吧。

(封面照片取自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

作者简介/李莫嫌
传道师。「莫嫌」就是「默弦」意即「沉默的吉他弦」,爱弹吉他,琴艺差强人意!
沉默的吉他弦,等待上主亲手弹奏,「轻拢慢撚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不是琵琶行,只愿上主亲自弹唱,传扬佳音!
默弦、莫嫌,提笔为文,乱七八糟,感谢看官不嫌弃。

8 意见

  1. 作为一个平信徒,个人很难去理解文章作者所表达的意思之依据与论述基础。

    正视劳动者权益或是站在社会弱势的一方,并不代表正义或是具备绝对的正当性,文化革命的斗争与共产主义都是站在弱势的一方并且为广大的劳动阶级争取利益,然而,阶级与民粹斗争所带来的只是,另外一个「特权」的产生。

    我们先不论,圣经中到底有否所谓的「全职同工」这个位置,也不论教会长执会有否比照一般企业行号对于「全职同工」做出任何的绩效评估。教会中,最受到剥削的弱势是「全职同工」吗? 恐怕是「师母」,多少教会是「买一送一」的呢? 师母除了照顾自己家庭,教会其他家庭出事情,又是谁去帮忙照料呢???

    如果全职同工,感受到不被信徒所尊重,到底是:1) 平信徒看不起「全职同工」; 还是「全职同工」平常真的让平信徒无法「敬重」???

    无论上述的答案是哪一个,企业组织或是团体,本身有本身的章程与文化,企业可以决定给予总经理比部长院长更高的薪资,也可以决定给予助理或是生产线员工劳政府法定的最低薪资,这是对于股东与董事会自决权利的尊重。

    「全职同工」可以向长执会要求更好的劳动条件,长执会也可以依照该教会传统与现实需求做出决定,当要求者所要的超过长执会能够给的,这并非是「公会」可以解决的。

    信徒的眼睛是明亮的,教会的财务长执同工有代表教会与上帝管理的义务,公平与否自有上主亲自鉴察与审判。

    麻烦,作者回归传道本职,又或者直接进入社会运动团体,向我国劳动部门争取劳工之权益(如国定假日)。

    • 信徒的眼睛是闪亮的…
      我们不是被认为是个严重反智主义的群体吗…为何你会觉得信徒的眼睛是闪亮的…
      以往我曾经作为一个顺从基督徒领袖的信徒,总误认为福音派领袖有某种资质可以分辨是非…
      这趟葛福临出来推荐经营脱衣舞馆跟赌场又跟黑手党挂勾的川普…
      还一堆信徒跟进挺川普…,你当真觉得信徒的眼睛是闪亮的…

  2. 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t/Magill,N/interview/2000.11.htm 马赫俊(Neil Magill)1947年8月.23日出生于北爱尔兰天主教家庭。1968年成为神父,而属圣高隆庞会(Columban Fathers)。1979年2月受派来新竹。1984年8月成立桃园「天主教爱生劳工中心」。其后就跑在台湾工运社运最前线,而被国民党政府视为眼中钉,于1989年3月17日遭到屈辱的强制驱逐出境。1994.年6.月24日在被允许「返台」两周。2000.年11.月16日行政院劳委会主委陈菊邀请来台访问。玆录当时神父与当年工作伙伴刘素齐的访谈摘要(摘自傅恩平采访报导 见于《台湾教会公报》2545期 2000年12月10日p.13)

  3. 想起为台湾劳工人权奋斗的天主教神父马赫俊(Neil Magill)。马赫俊(Neil Magill)1947年8月.23日出生于北爱尔兰天主教家庭。1968年成为神父,而属圣高隆庞会(Columban Fathers)。1979年2月受派来新竹。1984年8月成立桃园「天主教爱生劳工中心」。其后就跑在台湾工运社运最前线,而被国民党政府视为眼中钉,于1989年3月17日遭到屈辱的强制驱逐出境。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t/Magill,N/interview/2000.11.htm

  4. 基督教会与机构同工职业工会: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827617864123715/

    由于教会及基督教机构的劳工,在劳动条件上时常被要求以服事为理由,而没有合法合理的对待,因此盼望组成工会,团结所有基督教界的劳工,保障应有的权益。
    目前广邀有意愿组成工会的人一起参加,成立之门槛是30人以上连署发起,所以只要你有认识有意愿的人,都欢迎把他们加进来。若有任何建议,欢迎一起讨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