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背起转型正义的十字架

3487

随着立法院「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的初审通过,可以想见「转型正义」(Transitional Justice)的议题,将会引发更多的讨论和争辩。从此一条例在立法院被提议之初,就有抱持不同立场的人或团体,试图以诸如「慰安妇」、「八二三砲战」,或是「原住民族」等等不同的罪行和迫害,混淆或转移了当下「转型正义」真正所要处理的价值与意义。

事实上,台湾的转型正义问题,早在解严以至2000年第一次政党轮替时,就开始讨论。只是过去国会始终未能「轮替」,也让转型正义缺乏法源依据。近30年间,大众对于转型正义的认知,恐怕多半还停留在所谓的二二八、白色恐怖等「历史悲剧」的印象上。

既是「悲剧」,就好像所有在其中的人物,都只是一个个在大时代下不得已的角色;也难怪在已经解严30年的今天,还有人民因持有白色恐怖时期的文件而导致宪兵搜索。而2012年时文化部长龙应台在面对立委段宜康的质询时,更拒绝明确表态在这样的「悲剧」中,到底谁是「加害者」?

何谓转型正义?

所谓的转型正义并不是像「慰安妇」、「八二三砲战」那样关乎战争罪行,也不是数百年来原住民族所遭遇的歧视和剥削;这些问题不是不重要,但转型正义所要处理的乃是民主国家对过去「独裁政府」所实施的违法和不正义行为的弥补。

就像南非的「真相暨和解委员会」,或是德国对东德时期共党威权的清查等等,都是民主国家追求转型正义的著名案例。在这些案例中不管是「大时代」、「历史悲剧」,还是「年代过于久远」,都不能成为执政当局拒绝面对过往「不义」的推托之词。或许法律有其追溯的时效性,然而对正义的追寻,却有其普遍与永恒的价值。

当台湾已脱离过去的党国独裁,迈向更整全的民主时,实在需要对过去遭受冤屈,和不义的受害者和群体进行补偿。但是转型正义不只有补偿,它还包括了司法、历史、行政和宪法等等面向,而历史真相更是其根本的基础。

直白的说,转型正义不是一个金钱就能解决的「简单」问题,它是一个国家,一个共同体所要处理的,高度复杂的政治、社会与历史的重建工程。转型正义不只是为了追求真相,更是为了处理在这样集体、历史的社会创伤经验下,共同体的修复、和解,甚至是重建。

在基督里的转型正义

只不过,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的人,目前或多或少都将转型正义视为某种报复和斗争。于是追求真相,调查人权被侵害的经过被视为「清算」,找寻正确的历史记忆,以及追究加害者对自己罪行所应负起的责任,被当成了某种政治斗争。

将正义视为一种「报复」,来自于人类最本能的思维。就像旧约中的摩西律法,正义的伸张来自受害人获得赔偿,加害人受到报应惩罚。不可否认的,这不仅是转型正义,也是正义最基本的要求。

耶鲁大学克罗埃西亚裔的神学家Miroslav Volf,就曾在他《记忆的力量》一书中以出埃及记为例指出;面对不公和冤屈的记忆,我们不只要「记住」,还要「真实地」记住,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有公正的拯救,才能成为落难者的帮助。出埃及记表明了一种基本的正义:不应当为了过去的冤屈而不分对象地报复,而是要公正地报复过去的压迫者。

然而,Volf认为上帝最终的正义,体现在基督受难的叙事中;基督受难是新的出埃及叙事,这事件表明了在完全漠视正义与不屈不挠追求正义之间,还有第三个选择——饶恕。

基督受死并未漠视正义,而是超越这个世界所以为的报复,为受害者与加害者之间带来和好。因为基督受死,并不只是为了和受难者联合,也是代加害者受死,为上帝的仇敌,为我们的仇敌而死。

Volf以自身曾遭受共党政权迫害的生命经验提醒我们:要从受冤屈的记忆学到正确教训,就必须将那些记忆置入出埃及和基督受难的神圣记忆所形成的框架中。

从基督信仰来看,修复与和解不只是转型正义所追求的,更是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为世人所成就的。转型正义的价值并不是真相有多么清楚,更不是报复有多么彻底,而是加害者是否真心悔改,受害者是否愿意原谅,双方在十字架下与基督彼此拥抱。

背起转型正义的十字架

长久以来,或许因着历史与族群记忆的不同,台湾教会在有意无意间常常被区分为两种不同政治立场的群体。某种程度上,这两个教会群体各自承袭了上一代的认同与意识型态,却也在无形中筑起了隔断的墙。

今天,在面对台湾转型正义的议题时,我们实在需要深刻体认,不论过去是什么样的政治立场与记忆,都需要被安置在基督的十架之下,以基督的受难来重新书写和诠释。以基督的受难来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就像Volf所言:要透过出埃及和基督受难的神圣记忆,记住经受过的冤屈,我们必需要是教会这样神圣群体的一份子。教会作为能够提供出埃及和基督受难记忆的群体,她能教导人用其赋予的眼光去看受冤屈的记忆。

转型正义不是单一群体的责任,而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共同体,不论加害者还是受害者,都需要一同背负起的十字架。我们实在应当带头彼此认罪和好,应当向一同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宣告,我们需要在基督里的转型正义,这样的正义不只追求真相,不只要求加害者道歉,对受害者做出切实且具体的补偿,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正义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修复;不是为了清算,而是为了和好。

只有在基督的十架下,才有真正的正义。在基督里的正义是为了修复,是为了挽回,只有这样的正义才能重建这片土地的共同体,带来彼此的和睦。这是转型正义给我们最大的启示与提醒。

(封面图片取自:See-ming Lee / CC BY;曾被改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的中正纪念堂。)

作者简介/游任滨
自由创作者,嘉义人,中华福音神学院基督教研究硕士(M.C.S),政治大学新闻学系博士候选人,嘉义乡下小教会的平信徒。
一个喜欢阅读、思考、对话,更用了过去5年大部分时间,陪伴孩子,用行动证明如何在忙碌的现代社会,用基督的爱教养孩子的青壮年爸爸。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