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规马偕

2747

宗教与宗教间其实充满了矛盾与冲突,不同的宗教甚至可以有着完全相悖的主张。简言之,不同宗教带来了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也引导出了不一样宗教的宗教徒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就像马来西亚商店中的啤酒,其价格高不可攀,华人与印度裔民众虽然不受伊斯兰禁酒令的管束,但酒精却也成为生活中的奢侈品。

台湾在近代历史传承的过程中,随着族群的流动,宗教的形态相当的多元与复杂,除了原住民的民族宗教与汉民族所带来的华人信仰外,各种道教、佛教、斋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团体的弘法与宣教相当热络。

到了现代,各种新兴宗教团体与神坛的林立,成为了蓬勃的社会景观。自由的宗教市场带动了台湾宗教团体的发展,在各样的社会调查中都显示,台湾的宗教活动与民众之间是紧密连结的关系,台湾也成为多宗教兼容并蓄的场域。

台北市松江路到新生南路这一条路就常被戏称为天堂路,从南到北座落了浸信会怀恩堂、信义会真理堂、灵粮堂、和平长老教会、伊斯兰教清真寺、天主教圣家堂、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台北教会、卫理公会台北卫理堂、巴哈伊教台湾总会、四面佛庙到另一头的行天宫。

这一条路也就最实际的展现台湾宗教的多样性,从新生南路这一头的一神教到松江路另一头的华人宗教。

台湾作为一个海洋文化的国家,其特质是流动的、开放性的、多元性的、包涵性的,基督宗教也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了台湾,刚开始虽然有风波,却也不至有太多的流血冲突。

长老教会的宣教师也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中来到台湾,开拓了南、北部的长老教会,马偕、巴克礼、李庥与马雅各以及更多的宣教师,他们丰富了台湾的心灵,也带来了许多现代化的改变,至今也留下美好的典范与轨迹。

基督宗教一向是个充满「自信」的宗教。这是好听的说法,我们坚信我们一神的信仰,因此,向来不懂得尊重他们的宗教,东一句「拜假神」,西一句「拜偶像」,言必称他宗教信仰者为「外邦人」。

似乎唯有自己是圣洁不可侵犯,他者就是妖魔鬼怪,我并不想落入多元论的争议,身为一个基督徒,我告白唯一的真神。然而,我却单纯的想知道,为何时至今日,有一群基督徒需要以打压其他宗教,来展现出自己的本质?

马偕医院的马赛克壁画争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时的故事是这样的,马偕牧师路过大稻埕,他已与当地民众有不错的关系,戏棚上需要关公一角,大伙儿见偕牧师一口美髯,便邀他上台同乐!

偕牧师也就抹了一脸红,提起关刀与人同乐!偕牧师应该不会不知关公是他宗教的神明,我想,为他化妆的化妆师也应该也有为他「破脸」。这样的偕牧师在当代可能要被马偕董事会讨论「戒规」了吧?

这幅画展现出了在多元文化环境下宣教的弹性,也是充满自信的表现!他默默的宣告一件事:我们的福音,何须牧师袍、讲道、圣经种种,活出的样式即证基督!

在许多宗教中,我们找到自己的定位了吗?是靠继续制造冲突展现自己的价值?还是在天堂之路中,让人「闻香下马」、「愿者上钩」呢?

台湾就是个如此宗教多元的环境,我们又是少数中的少数,或许就是如此,才逼的一些人用了在宗教间的矛盾制造对立的手法,来建立自身的价值。然而,这样的手法是贬值还是升值,或许台湾民众的嘻笑已经看出走势了吧?

(封面相片取自Google街景服务;被戏称为天堂路的新生南路一景)

作者简介/王博贤
王大头,人称博贤哥。长老教会台北大专学生中心工作者,宗教研究者。
坚称仍常被以为是大学生(扭)尘世中一个迷途小书僮,主要领域为教育学、宗教学,至今还脱离不了学生身份。
热爱下厨、旅游、读(脸)书,有幸被 太座看上,方才脱离单身生活~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