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拳擊‧八家將

3083

里約奧運即將於8月5日至21日舉行,或許是沒有棒球等國人熱愛的項目,距離奧運僅剩一個月,台灣卻沒有奧運熱潮,國內體壇焦點集中在美國大聯盟的陳偉殷、王建民身上,關注鈴木一朗何時敲出大聯盟生涯3000安的國人,恐怕比注意里約奧運還多。還好,一位年輕拳擊手,為台灣取得睽違20年的奧運男子拳擊門票,勉強使奧運登上台灣媒體版面。

賴主恩,一位來自屏東涼山的排灣族青年,最近在亞塞拜然舉行的世界區資格賽男子60公斤級打進4強,這是繼1996亞特蘭大奧運後,再度打進奧運的台灣男子拳擊選手。

據媒體報導,賴主恩從小由外婆吳春杏帶大,是靠外婆的老人年金與舅舅的身障補助,支持他購買裝備和比賽,外婆到教會禱告,感謝主,主恩才有今天的成績,她會在家為主恩禱告、為主恩加油!

上賴主恩的臉書,看到他轉貼與基督信仰相關的影片、林書豪生命見證會的消息,顯然,賴主恩是位基督徒。雖然不喜歡媒體報導難免放大他的單親、隔代教養、原住民等身分,卻能看見信仰對賴主恩的正面影響。

賴主恩打進奧運的新聞剛過,7月6日出現「奧運拳擊手師弟,暴力販毒打進警局」的消息,使人有一拳被擊倒KO的震撼!

報載屏東縣內埔警分局破獲「陣頭」暴力販毒集團,成員幾乎都是國、高中生,其中高職剛畢業的麥姓嫌犯曾多次入選亞青、世青拳擊國手,他是賴主恩的師弟。

主嫌以老大自居收攏青少年,組成八家將參加廟會賺零用錢,練習時用K他命及安非他命引誘,提供成員施用和控制,並販毒給在校青少年。單親的麥姓少年則因好友在集團內,練拳期間跟著加入集團,他出拳又快又重,擔任集團「行刑手」。

賴主恩與麥姓少年,同樣都是在屏東,都是從國中開始練拳擊,家庭背景也類似,可是後續發展大不相同,一位打進奧運,一位被捕入獄。如果要將這樣的結果簡單歸因於「信仰」,倒不如反過來思考,為何幫派老大和八家將能夠吸引到青少年,特別是被貼上標籤的中輟、邊緣和弱勢青少年?八家將與教會青少年團契的差異在哪裡?

為何八家將會吸引邊緣少年?其實,現實中被排斥、被放棄的青少年,畫上八家將臉譜,穿上裝備,突然顯得威風凜凜。中輟生、幫派小弟,或是學業不佳、被家人和學校放棄的青少年,只有跳八家將時,才會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廟會裡變身為八家將,如同象徵神明上身的執法者,讓他們暫時獲得滿足與肯定,在陣頭裡得到歸屬與認同感。

可是,從八家將臉譜和裝扮,陣頭的喧天鑼鼓,依然無法掩飾這群青少年的空虛和寂寞,以及來自社會負面標籤的傷害與自卑。

教會能夠接納可能踏入陣頭和跳八家將的青少年嗎?時而聽聞,教會來了一位打扮與言行舉止較為「奇特」的青少年,某些家長、長執開始緊張,深怕自己的孩子被帶壞。

在大考放榜之後,考場失利,沒有錄取好學校的青少年,變得不敢來教會,因為教會裡面難免會互相比較,因此覺得「沒面子」、「沒見證」、「丟臉」。相較於八家將和陣頭,尤其是中輟、邊緣的青少年,很難在教會裡得到肯定和接納,反而在八家將、陣頭、幫派裡較能受肯定!邊緣青少年要走進教會,何其困難,更難過的是,這群人可能在教會裡受到二次傷害。

從奧運國手賴主恩的例子,可以看見信仰、家人的支持和教會生活對年輕人有正面影響,無獨有偶,搶下里約奧運女子拳擊門票的陳念琴,她也是受到天主教修女的鼓勵和照顧。

而那些被社會、學校、家長與老師放棄的邊緣青少年、中輟生、幫派人士,別說教會能否吸引,若有天他/她們主動走進教會,又有多少牧師、信徒能夠接納與善待他/她們?

(封面照片取自賴主恩Facebook

作者簡介/李莫嫌
傳道師。「莫嫌」就是「默弦」意即「沈默的吉他弦」,愛彈吉他,琴藝差強人意!
沈默的吉他弦,等待上主親手彈奏,「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不是琵琶行,只願上主親自彈唱,傳揚佳音!
默弦、莫嫌,提筆為文,亂七八糟,感謝看官不嫌棄。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