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拳击‧八家将

3037

里约奥运即将于8月5日至21日举行,或许是没有棒球等国人热爱的项目,距离奥运仅剩一个月,台湾却没有奥运热潮,国内体坛焦点集中在美国大联盟的陈伟殷、王建民身上,关注铃木一朗何时敲出大联盟生涯3000安的国人,恐怕比注意里约奥运还多。还好,一位年轻拳击手,为台湾取得睽违20年的奥运男子拳击门票,勉强使奥运登上台湾媒体版面。

赖主恩,一位来自屏东凉山的排湾族青年,最近在亚塞拜然举行的世界区资格赛男子60公斤级打进4强,这是继1996亚特兰大奥运后,再度打进奥运的台湾男子拳击选手。

据媒体报导,赖主恩从小由外婆吴春杏带大,是靠外婆的老人年金与舅舅的身障补助,支持他购买装备和比赛,外婆到教会祷告,感谢主,主恩才有今天的成绩,她会在家为主恩祷告、为主恩加油!

上赖主恩的脸书,看到他转贴与基督信仰相关的影片、林书豪生命见证会的消息,显然,赖主恩是位基督徒。虽然不喜欢媒体报导难免放大他的单亲、隔代教养、原住民等身分,却能看见信仰对赖主恩的正面影响。

赖主恩打进奥运的新闻刚过,7月6日出现「奥运拳击手师弟,暴力贩毒打进警局」的消息,使人有一拳被击倒KO的震撼!

报载屏东县内埔警分局破获「阵头」暴力贩毒集团,成员几乎都是国、高中生,其中高职刚毕业的麦姓嫌犯曾多次入选亚青、世青拳击国手,他是赖主恩的师弟。

主嫌以老大自居收拢青少年,组成八家将参加庙会赚零用钱,练习时用K他命及安非他命引诱,提供成员施用和控制,并贩毒给在校青少年。单亲的麦姓少年则因好友在集团内,练拳期间跟着加入集团,他出拳又快又重,担任集团「行刑手」。

赖主恩与麦姓少年,同样都是在屏东,都是从国中开始练拳击,家庭背景也类似,可是后续发展大不相同,一位打进奥运,一位被捕入狱。如果要将这样的结果简单归因于「信仰」,倒不如反过来思考,为何帮派老大和八家将能够吸引到青少年,特别是被贴上标签的中辍、边缘和弱势青少年?八家将与教会青少年团契的差异在哪里?

为何八家将会吸引边缘少年?其实,现实中被排斥、被放弃的青少年,画上八家将脸谱,穿上装备,突然显得威风凛凛。中辍生、帮派小弟,或是学业不佳、被家人和学校放弃的青少年,只有跳八家将时,才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庙会里变身为八家将,如同象征神明上身的执法者,让他们暂时获得满足与肯定,在阵头里得到归属与认同感。

可是,从八家将脸谱和装扮,阵头的喧天锣鼓,依然无法掩饰这群青少年的空虚和寂寞,以及来自社会负面标签的伤害与自卑。

教会能够接纳可能踏入阵头和跳八家将的青少年吗?时而听闻,教会来了一位打扮与言行举止较为「奇特」的青少年,某些家长、长执开始紧张,深怕自己的孩子被带坏。

在大考放榜之后,考场失利,没有录取好学校的青少年,变得不敢来教会,因为教会里面难免会互相比较,因此觉得「没面子」、「没见证」、「丢脸」。相较于八家将和阵头,尤其是中辍、边缘的青少年,很难在教会里得到肯定和接纳,反而在八家将、阵头、帮派里较能受肯定!边缘青少年要走进教会,何其困难,更难过的是,这群人可能在教会里受到二次伤害。

从奥运国手赖主恩的例子,可以看见信仰、家人的支持和教会生活对年轻人有正面影响,无独有偶,抢下里约奥运女子拳击门票的陈念琴,她也是受到天主教修女的鼓励和照顾。

而那些被社会、学校、家长与老师放弃的边缘青少年、中辍生、帮派人士,别说教会能否吸引,若有天他/她们主动走进教会,又有多少牧师、信徒能够接纳与善待他/她们?

(封面照片取自赖主恩Facebook

作者简介/李莫嫌
传道师。「莫嫌」就是「默弦」意即「沉默的吉他弦」,爱弹吉他,琴艺差强人意!
沉默的吉他弦,等待上主亲手弹奏,「轻拢慢撚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不是琵琶行,只愿上主亲自弹唱,传扬佳音!
默弦、莫嫌,提笔为文,乱七八糟,感谢看官不嫌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