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绍昌/祷告怎能被禁止?

2563

祷告,有很强的内聚性。在教会中,能一起祷告的团队,才能有效持久;不祷告,却有很强的排他性。吵架的夫妻,就是无法一起祷告。公立学校该有祷告与否,就让美国社会有些壁垒分明。然而,无论赞成或反对祷告的人,都认定祷告有不可忽略的重要性。

颇令人意外的,英国最近为了祷告与教会的事,产生了不大不小的风波。为了迎接圣诞节,英国圣公会制作了一支仅56秒的广告片「只要祷告」(Just Pray),语音内容是马太福音第六章的主祷文。最先出场的是英国圣公会最高领袖坎特伯利主教韦尔比牧师(Rev. Justin Welby),抬头望天,旁白配「我们在天上的父」。接着有各行各业不同肤色族群的人物:一位难民,一位练举重者,一位农夫,一对新婚夫妇、一受洗者与会众、一福音诗班小孩等等,各人说出部分经文,串成完整的主祷文,没有其他多余的字句。最后,所有人物连续以「阿们」结束。
(影片附有英文字幕,可于播放器工具列选择)

此主祷文广告短片,是为英国圣公会的新网站justpray.uk作宣传,鼓励民众多祷告,原本预定在2015年圣诞节前一周的12月18日开始,作为《星际大战七部曲:原力觉醒》播映前的广告。一切审核许可就绪。广告供应商DCM(Digital Cinema Media)却于11月22日决定禁播该广告片,理由是广告内容涉及基督教信仰,恐怕对其他信仰的观众造成冒犯。英国一片譁然。

我所关心的是,若鼓励祷告的付费广告片被禁播了,或者鼓励祷告的信息被当成了耳边风,之后呢?

表达信仰的自由

圣公会是英国国教,但在无神论文化与氛围不断抬头的当今大环境中,DCM公司竟敢禁播一个花大笔金钱在电影院中播放鼓励祷告的广告。当然,DCM公司是有说词的,而且相当政治正确:因为担心「对其他信仰、政治派别或无信仰的观众造成不敬」。真不知道DCM的反对到底是伊于胡底。英国DCM当然不是省油的灯,是个顶尖的广告公司,市值超过170亿英镑,控制了全英国80%的连锁戏院广告业务,有不少名流士绅与自命自由开放之士为之担任马前卒与喉舌后盾。

当主祷文广告片被禁播后,立时招来不少批评挞伐,各方不断给压力,期待DCM收回成命。首相卡梅伦评论对主祷文广告禁播事件是「荒谬的」。伦敦市长强生认为禁播不合情理,甚至谴责此做法「不像话」。他认为主祷文已经融入英国人民生活2000年了。半官方的「平等人权委员会」甚至认为表达信仰的自由是「英国的必要价值」,没任何法律禁止基督教机构借着广告来传播信仰。

然而,最有意思的评论却是来自一位无神论者,牛津大学终身荣誉教授,名气响亮的理查‧道金(Richard Dawkins)。他也认为禁播理由很荒谬,而竭力支持主祷文影片放映。但他的理由其实是很有趣的。道金说:「若任何人会因为诸如祷告这么繁琐的事而被『冒犯』,那他们是配得被冒犯。」因为他根本不认为祷告有任何作用。他当然是错得离谱而不自知,但他既然坚持言论自由,我自然由他胡言无妨。

英国圣公会在表达震惊、失望、困惑之余,也考虑诉诸英国「平等法」以讨回公道。我们当然要争取表达信仰的自由,但重点并不在于人权自由与平等,那无非只是人本,关键在于如何运用神所赐给我们内在外在的自由,传扬属神的信息。

反转文化的使命

在众多回应中,英国圣公会薛菲尔教区主教克劳夫特(Rev. Steven Croft)的文章〈禁播主祷文的七个理由〉,最能振聋发聩。他就主祷文的信息与神学作深入的反思,认为主祷文与世俗世界的价值观点并不相容,因此断言这「主祷文」影片必然会被戏院拒绝。此文极有洞见,值得深思,略述如下:

1.「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首先,主祷文赐给祷告者一个身分认同,知道自己在这世界上的位分,并构成反转主流文化的社群,破除我们生命毫无目的、无人关心,支离破碎的迷思。

2.「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给我们勇气,得以在不完美的世界中生活。世界无常无望,但神作工,将这世界赎回与更新,建立神的国,邀请我们不因恐惧痛苦而后退,麻痺自己或沉迷,反而要逆流向上,为见公平与和平终将得胜。

3.「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此句最强而有力,教导我们,一切够用就好,不再要更多,要知足。这是颠覆性的美德,这也正是戏院禁播影片最厉害的原因。主祷文拦阻我们贪婪,而戏院中其他的广告,多是鼓励我们多多消费,购买快乐。

4.「免我们的债」:教导我们与自己和别人的不完美共存。我们生命中有罪恶,但神有解决之道。消费文化对快乐有许多虚谎的承诺。每日,主祷文承认人的不完美与罪孽,但赏赐非金钱能买的赦免。那是恩赐与恩典,颠覆一切广告文化。

5.「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提供我们和解之道。我们受造并非要争斗、仇视或争竞,而是要饶恕与被饶恕,彼此和解。最宝贵的人际关系来自于和解与饶恕。

6.「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主祷文建立我们灵里的活力。主祷文提醒我们并非活在童话世界,其实是在预备晦暗的日子,面对真实的暴力、疾病与艰难,但确信神的爱与美善将带领我们经死荫幽谷与青青草地。

7.「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主祷文告诉我们,信徒的生命将如何结局。祷告文回到开始的敬畏尊崇神,那应当是人的起点,也是人之终点。

主祷文蕴含了对神的敬畏,铺陈了基督徒的身分本色,同时温和笃定地向世人宣告。主祷文是信徒每一天当思想的功课,是每一天的祷告操练。基督教导的祷告文,怎会不蕴藏能力与祝福?如何能被禁止?

不能被禁的祷告

民间商业机构可以禁止播放主祷文的片子,但不能禁止基督徒的祷告。世上的公司可以禁止播放教会的影片,但无法禁止神的工作。

祷告,是神的工作。对能体会神同在的人而言,工作就是祷告;对能揣摩神心意的人,祷告就是工作。经历过神的人,必然常常喜乐而祷告。「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主已经近了。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4章4~7节)

问题是,基督徒喜爱祷告吗?真正令人担忧的,并非世界禁止基督徒在某些公开场合的祷告权利,而是基督徒是否喜欢祷告吗?面对艰难黑夜,期待主临的荣耀,信徒其实更应当儆醒祷告。「耶路撒冷阿!我在你城上设立守望的,他们昼夜必不静默。呼吁耶和华的,你们不要歇息,也不要使他歇息,直等他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为可赞美的。」(以赛亚书62章6~7节)

祷告既全然是属于神与信徒之间的盟约,有什么人事物与环境可以禁止我们向神倾心吐意?

主祷文影片可被禁播,但祷告必得释放。

(本文授权转载自《传扬福音杂志》;封面图片截取自JustPray Youtube频道

作者简介/吕绍昌
三一神学院道学硕士与旧约神学哲学博士,主修旧约,并研究释经、神学等。现任基督工人神学院院长,主授旧约圣经与神学、灵命塑造。
曾任亚特兰大华人基督教会主任牧师、正道福音神学院教务长,对教会牧养、祷告、灵命、宣教等事工,都颇关注。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