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宣教的难题

2544

这一周来国际上发生许多大事,包含法国尼斯恐怖攻击、土耳其军事政变、美国杀警案等,然而最牵动台湾人敏感神经的,当属知名演员戴立忍被指控为「台独份子」,已杀青的电影惨遭中国剧组换角一事。为此,戴立忍特地在微博发表道歉文,钜细靡遗解释自己「外省第二代」的身世,自幼接受「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教育,也未参与任何政党组织。

他细属自己近年来所关心社会运动的动机,表明「在台湾我关心的不是谁当选执政了,我关心的是政策是否照顾平民百姓、整体资源分配是否公平、生活环境是否更加妥善?因此,过去几年看到某些弱势个体、弱势群体的求救被忽略时,我会透过脸书转发,希望他们的处境能被看见。」然而这样的真情告白仍无法改变遭到换角的事实。

近年来中国虽然在经济上取得亮眼成就,但政治上却仍无法脱离狭隘的种族民族主义(ethnic nationalism)观点,总是以血缘世系作为构成要素,三句不离「炎黄子孙、血浓于水」,背离了台湾与中国分属两个不同「想像的共同体」的政治现实。

平心而论,「台湾独立」的政治主张不应该被污名化,更何况戴立忍关怀的各式公民议题,确实与所谓「台独运动」沾不上边。中国此举也引发台湾年轻人的不满,在脸书举办「第一届向中国道歉大赛」,以黑色幽默的方法表达抗议,甚至连国际媒体BBC都专文报导

面对中国广大的宣教禾场,台湾教会如同台湾艺人般,需要小心谨慎。若要进入中国宣教,也得面对政治上艰难的处境与挑战。因此有的教会选择沈潜于地下,小心躲藏政府的监控;有的则选择与中国宗教局把酒言欢,严格自我审查并且自我阉割,并认为这是为了宣教不得不的妥协。却不禁让人省思,这样的做法真的是上主所乐意看见的吗?

回想早年来到台湾的外籍宣教师,在当时威权政府的管制下,有人选择默默扎根偏乡,以一辈子服事这片土地;然而也有不少宣教师选择力挺民主改革,当年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就有多位外籍宣教师不惧怕让自己身陷险境,偷偷携带台湾政府迫害人民的证据及教会发表的宣言出国,向国际媒体发声求援,有多位宣教师因此遭到驱逐出境,《台湾教会公报》也曾制作「为义受逼迫 缅怀来台宣教师」专题报导,纪念他们为这片土地所付出的一切。

试想,这些宣教师若在当时也选择了「自我审查、自我阉割」的路线而默不作声,甚至与威权政府把酒言欢,台湾教会,甚至台湾社会的今日,是否会是另外一种不同的局面呢?

当前的中国政府对宗教严格管控,宣教自然必须要有更为灵活的策略及思维,不必然要以强碰对抗的方式彰显公义;同时我们也可以理解,面对中国「政府」的极端作为,不能够与中国「人民」划上等号,否则很容易同样落入狭隘的种族民族主义观点;但在灵活宣教与理解人民之外,更应该谨记,不能因为贪图「宣教业绩」选择背离信仰精神,与黑暗的权势合作妥协。

当年摩西与法老王交涉,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并没有撇清说这是一个「无关政治」的行动,相反的,这是十足政治性的活动,即便与法老王交涉失败,也以上主的旨意为优先,上主也亲自带领看顾。当年台湾的外籍宣教师选择救援政治犯,并没有因为「牵涉政治」就选择逃避闪躲,他们的付出也促成台湾成功民主转型,留下美好的见证。面对今日的中国,台湾教会的选择又会是什么呢?

(图片出自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经重新编辑剪裁;浙江省兰溪市为了用爱国引领爱教,强化爱国主义教育,在全市69处宗教场所都要求悬挂国旗。)

作者简介/陈逸凡
《台湾教会公报》记者,喜爱阅读、电影、棒球及写作。
在长老教会沃土中获得成长所需养分,后於哲学世界与教会围墙外悠游伸展,而今再次被主寻回。信仰告白为「每个基督徒都是第一代」。

1则评论

  1. 这位虚假的基督徒,你的眼睛没有看完出埃及记吗?撒旦诱惑你忽略重要的事件了吗?
    在第15章,摩西带领以色列人民穿过红海到达陆地之后是怎么说的呢?你们要顺从上帝的真理,遵行上帝的话。所以,你这假基督徒爱胡诌。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