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完全没有画面

3497

最近侦破第一银行ATM(自动提款机)盗领案,7天快速破案的关键,除了警方高效率,舆论将另一个功臣指向遍布各地的监视器,让跨国盗领集团的行踪无所遁形;游览车国道火烧车26死的意外,警方、媒体和网路也纷纷引用行车记录器画面。现在,不只「有图有真相」,最好有监视器、行车记录器的画面来证明一切。

台湾监视器的全面化有脉络可寻,1996年11月21日发生8死1重伤的桃园县长刘邦友官邸血案,同年11月30日彭婉如命案,1997年4月14日白晓燕命案,这三大刑案,震惊各界。接着,1998年内政部提出「建立全国社区治安维护体系-守望相助再出发推行方案」,1999年推出「补助各邻里架设监视系统」的「天罗地网计画」,开启监视器全面架设。

当时政府在改善治安与重大刑案破案的压力下,急着通过监视器的建置,然而这项应急方案,并没有考虑监视器衍生的相关问题,尤其是对隐私权的侵害。直到2003年「警察职权行使法」才有「以摄影、科技工具或装设监视器蒐集资料」的相关条文。

不过在2015年4月间,台北市长柯文哲提出「要用监视器抓违规停车」仍引起反弹,不少法界人士严厉批评,此举是政府公权力侵害隐私权,法律绝不能成为政府利益的橡皮图章。

最近警方办案屡次因监视器建功,对其引起的人权问题就鲜少被讨论,似乎默认监视器的全面化有其必要性。然而,监视器再厉害,还是会闹出「完全没有画面」的乌龙!


Photo credit: kunchia via Visualhunt / CC BY-NC-SA

3年前「洪仲丘命案」发生,各界追问记录致死关键的16支监视器的画面,然而最高军检署检察长曹金生数次强调「完全没有画面」,不管记者怎样追问,只有回答「完全没有画面」,一再跳针重复「完全没有画面」。

洪仲丘事件的军方监视器「完全没有画面」!那么,如果有画面,有影像,有照片是否真相能够大白?

160722-2

2014年太阳花学运,3月23日晚间至24日凌晨,行政院内外学生民众遭警方强制驱离,警察用警棍盾牌攻击手无寸铁的群众,许多人受伤挂彩。事件后,检讨国家暴力、警察暴力的声浪不断。两年来,打人的警察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即使有照片、影像和画面,那个警察到底在哪?没有人知道!真相还是成谜。

现在的台湾,监视器如同欧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1984》里象征政府权力的「老大哥」,随时监控人们的一举一动,平时能够成为伸张正义的工具;不过要是拍到「老大哥」为非作歹时,好像又是另一回事了。

反正「老大哥」用「国家安全」或「维护治安」为理由使用监视器,人们只能阿Q的说「不做亏心事,何必怕监视」,或是乖乖相信「大哥永远是对的」。

1986年,社会学家贝克(Ulrick Beck)的名著《风险社会-通往另一条道路上》提到现代社会的科技产物常回过头来冲撞人类,产生「回力镖效应」(Boomerang Effect),形成无法完全消除的恐惧」。

用「风险社会」来看无所不在的监视器,洪仲丘事件的「完全没有画面」和太阳花学运「有画面,抓不到打人的警察」如同「回力镖效应」的反弹力道,引起2014年县市长、2016年总统立委选举的连串效应,直接冲击掌握党、政、军、警、特的执政者「老大哥」。

值得思考的是,当监视器越装越多,可能引起犯罪防治风险提高,治安维护的花费也增加等效应,当某个人物、某件东西,例如:监视器被当做具有「神」一般的证据力,风险就增加了。

近来,维基解密、《政府正在监控你:史诺登揭密》(No Place to Hide: Edward Snowden, the NSA, and the U.S. Surveillance State)、《巴拿马文件》揭露政府、政客、财团企业、黑道等相互勾结,正在监视器拍不到的阴暗角落,从事见不得人的肮脏事,不必透过「车手」跨国盗领,就能简单处理。引起人们反省,政府权力、网路通讯与行动监视、国家安全、媒体自由、私人隐私之间的冲突与侵犯,要注意老大哥「绝对权力,绝对腐化」的问题,如同电影《全民公敌》主角的提问「谁来监视使用监视器的人呢?」

台湾密集的监视器为治安与刑案侦察、交通事故研判等带来帮助,然而若过度依赖,难免造成伤害,必须明辨「保护」与「控制」的界线,慎思广设监视器是否侵犯人权,并不是「老大哥」说了算!「个人资料保护法」实施,国家使用监视器、网路监控等也应受监督与规范,当监视器越普及,更应冷静思考和检讨监视器的正、负面影响,保障人权与维护治安之间的平衡,防止因治安为理由的各样监控或「高危险群资料库」的建置而危害人权,形成另一种「白色恐怖」。

再者,若只靠监视器,民众若没有群体意识,作用也是有限。一银盗领案侦破除了有监视器画面,还有不少人勇于指认嫌犯,提供线索;洪仲丘事件「完全没有画面」,却引起巨大的公民运动,带动社会改革,这些都不是监视器本身,而是人们的社会参与所产生的动力。

监视器越来越多,人们对社会的参与应当更积极,一方面保护自己,一方面监督公权力,让这个社会更好。如同无所不在的上帝,祂不是「监视器」冷眼旁观,祂注视着我们,并且亲自参与历史和社会处境之中,道成肉身成为人——耶稣基督,背起受苦十架,活出爱与公义。

耶稣差遣门徒出去时说:「所以,不要怕人,一切隐藏的事都会被揭发,秘密的事也会被揭露。」(马太福音10章26节)耶稣没有用监视器,他说「不用害怕,要惧怕的是上帝」(马太福音10章28节),与其将监视器看得很神,不如「惧怕上帝」!最不好的是「怕人却不怕上帝」,政府该警惕,教会也当警醒。

(封面图片出自:jonathan mcintosh / CC BY-SA

作者简介/李莫嫌
传道师。「莫嫌」就是「默弦」意即「沉默的吉他弦」,爱弹吉他,琴艺差强人意!
沉默的吉他弦,等待上主亲手弹奏,「轻拢慢撚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不是琵琶行,只愿上主亲自弹唱,传扬佳音!
默弦、莫嫌,提笔为文,乱七八糟,感谢看官不嫌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