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原住民道歉之後

3141

在8月1日原住民族日這天,蔡英文以總統的身分向原住民道歉了!各原住民族代表在總統府廣場前進行「呼喊儀式」後,依序在蔡英文總統迎接下進入總統府,見證道歉儀式。在蔡英文發表總統道歉文稿後,由原住民代表——達悟族長老夏本‧嘎那恩現場回應。總統與原住民代表雙方同台象徵地位平等,並且交換信物,表明政府將會信守總統承諾恢復原住民應有的權益,同期也期許政府落實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

出生於日治時代的夏本‧嘎那恩在回應時,提及他清楚知道蔡英文是第一個向原住民族道歉的總統,並重申達悟族人30年來抗議核廢料棄置蘭嶼的悲哀與無奈,此外他還特別提到,「許多原住民族都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希望政府也能夠秉持天父的愛來對待原住民族,在這樣特別的節日聚集在這裡接受政府的道歉,是和解與和諧的開始,希望台灣的政府真正秉持從上帝來的愛讓大家彼此相愛、彼此幫助、彼此和諧。」

夏本‧嘎那恩希望政府真正落實道歉的內容,「讓台灣各個階層都夠成為真正的一家人,享受到國家的愛,真正體會什麼是和諧、什麼是愛心。」

不過,就在總統府內正在舉行道歉儀式時,場外同時也聚集了許多原住民團體表達抗議,認為這場道歉儀式就像辦家家酒一樣,不是原住民族道歉的方式,出席的原住民代表也不具代表性,更不該在象徵殖民最高權力機構的總統府內舉辦,認為這樣的道歉誠意不足。網路上亦有許多具有參考價值的評論。

由國家的領導人出面向原住民道歉,自然具有一定的指標意義,或許過程有瑕疵,但卻是由政府帶頭邁向和解的重要一步。不過相較於這種政治菁英帶頭「由上而下」的道歉,其實更該關切的是,台灣社會與教會「由下而上」的反省有多少。

是事不關己的冷眼看待?還是準備看新政府出醜的看戲心態?或者意識到自己其實也是加害者的一員,平常無意中就表露出對原住民的歧視呢?因為若非整體社會共同反省,總統一人的道歉其實無法改變什麼。

今年初上映的賀歲電影《大尾鱸鰻2》,就曾拿蘭嶼核廢料及達悟族人的語言及裝扮開玩笑引發撻伐。事實上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早年的軍教片《報告班長》就刻意幫劇中排灣族演員施孝榮配上怪腔怪調,觀眾不疑有他哄堂大笑,甚至在走出戲院後紛紛模仿,遇見原住民朋友還會刻意學上兩句。

然而施孝榮本人多年後受訪時就曾表示,其實他本人說話根本沒有那種奇怪的腔調。台灣原住民有許多族群,母語各有差異,說話的腔調又怎麼可能會通通一樣呢?然而歧視就在這樣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對原住民造成傷害,其他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層面的歧視,還有太多例子在我們身邊發生。

眾所周知,基督教會及天主教會幾乎深入每一個原鄉部落。然而根據統計資料顯示,近年來部落的原住民大量移居到都市,居住於都市的原住民人口甚至比原鄉部落還多,伴隨許多原住民第二代、第三代出生,卻在都市中難以尋找具有文化歸屬感的教會。

當都市教會熱切追求增長與復興的時候,又有多少教會關顧數萬都市原住民的處境、甚至設立原住民小組、與都市原住民教會締結夥伴關係,彼此幫補,讓原住民照著自己的本相得到牧養呢?

你的教會有原住民朋友嗎?你知道他是屬於哪一族嗎?你認識且尊重他本族的文化嗎?總統對原住民道歉,不應該只是總統自己一人的事,更不該是與我無關所以冷眼旁觀。就像夏本‧嘎那恩所說,應當「秉持從上帝來的愛讓大家彼此相愛、彼此幫助、彼此和諧」,認罪之後方能和解,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事。

(封面照片取自:中華民國總統府;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作者簡介/陳逸凡
《台灣教會公報》記者,喜愛閱讀、電影、棒球及寫作。
在長老教會沃土中獲得成長所需養分,後於哲學世界與教會圍牆外悠游伸展,而今再次被主尋回。信仰告白為「每個基督徒都是第一代」。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