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原住民道歉之后

3238

在8月1日原住民族日这天,蔡英文以总统的身分向原住民道歉了!各原住民族代表在总统府广场前进行「呼喊仪式」后,依序在蔡英文总统迎接下进入总统府,见证道歉仪式。在蔡英文发表总统道歉文稿后,由原住民代表——达悟族长老夏本‧嘎那恩现场回应。总统与原住民代表双方同台象征地位平等,并且交换信物,表明政府将会信守总统承诺恢复原住民应有的权益,同期也期许政府落实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

出生于日治时代的夏本‧嘎那恩在回应时,提及他清楚知道蔡英文是第一个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总统,并重申达悟族人30年来抗议核废料弃置兰屿的悲哀与无奈,此外他还特别提到,「许多原住民族都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希望政府也能够秉持天父的爱来对待原住民族,在这样特别的节日聚集在这里接受政府的道歉,是和解与和谐的开始,希望台湾的政府真正秉持从上帝来的爱让大家彼此相爱、彼此帮助、彼此和谐。」

夏本‧嘎那恩希望政府真正落实道歉的内容,「让台湾各个阶层都够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享受到国家的爱,真正体会什么是和谐、什么是爱心。」

不过,就在总统府内正在举行道歉仪式时,场外同时也聚集了许多原住民团体表达抗议,认为这场道歉仪式就像办家家酒一样,不是原住民族道歉的方式,出席的原住民代表也不具代表性,更不该在象征殖民最高权力机构的总统府内举办,认为这样的道歉诚意不足。网路上亦有许多具有参考价值的评论。

由国家的领导人出面向原住民道歉,自然具有一定的指标意义,或许过程有瑕疵,但却是由政府带头迈向和解的重要一步。不过相较于这种政治菁英带头「由上而下」的道歉,其实更该关切的是,台湾社会与教会「由下而上」的反省有多少。

是事不关己的冷眼看待?还是准备看新政府出丑的看戏心态?或者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加害者的一员,平常无意中就表露出对原住民的歧视呢?因为若非整体社会共同反省,总统一人的道歉其实无法改变什么。

今年初上映的贺岁电影《大尾鲈鳗2》,就曾拿兰屿核废料及达悟族人的语言及装扮开玩笑引发挞伐。事实上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早年的军教片《报告班长》就刻意帮剧中排湾族演员施孝荣配上怪腔怪调,观众不疑有他哄堂大笑,甚至在走出戏院后纷纷模仿,遇见原住民朋友还会刻意学上两句。

然而施孝荣本人多年后受访时就曾表示,其实他本人说话根本没有那种奇怪的腔调。台湾原住民有许多族群,母语各有差异,说话的腔调又怎么可能会通通一样呢?然而歧视就在这样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对原住民造成伤害,其他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层面的歧视,还有太多例子在我们身边发生。

众所周知,基督教会及天主教会几乎深入每一个原乡部落。然而根据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部落的原住民大量移居到都市,居住于都市的原住民人口甚至比原乡部落还多,伴随许多原住民第二代、第三代出生,却在都市中难以寻找具有文化归属感的教会。

当都市教会热切追求增长与复兴的时候,又有多少教会关顾数万都市原住民的处境、甚至设立原住民小组、与都市原住民教会缔结伙伴关系,彼此帮补,让原住民照着自己的本相得到牧养呢?

你的教会有原住民朋友吗?你知道他是属于哪一族吗?你认识且尊重他本族的文化吗?总统对原住民道歉,不应该只是总统自己一人的事,更不该是与我无关所以冷眼旁观。就像夏本‧嘎那恩所说,应当「秉持从上帝来的爱让大家彼此相爱、彼此帮助、彼此和谐」,认罪之后方能和解,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事。

(封面照片取自:中华民国总统府;总统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作者简介/陈逸凡
《台湾教会公报》记者,喜爱阅读、电影、棒球及写作。
在长老教会沃土中获得成长所需养分,后於哲学世界与教会围墙外悠游伸展,而今再次被主寻回。信仰告白为「每个基督徒都是第一代」。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