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其宏/不过就是7天假

12475

工时修法争议要从复杂的陷阱跳出来,让我们从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切入,现在政府修法的重点就是要砍掉劳工原有的7天国定假日。

7天假在哪里?

哪7天呢?分别是:

1/2元旦隔日
3/29青年节
9/28教师节
10/25光复节
10/31蒋公诞辰
11/12国父诞辰
12/25行宪纪念日

不过,这些假日真正有在放的人应该是少数,那到底砍掉之后的差别是什么?

在2016年以前,劳工的工时规定为2周84工时,如果每天工作8小时,那就是2周里面,有一周只需要工作5天,另一周则需要工作5天再加上4个小时(「剩下的4小时」),也就是5天半。大家如果有印象的话,曾经有过隔周休二日,有一周是第六天上半天班/课的时候,不过那时候这7天假是有放假的。

但是,为什么现在大家普遍都是周休二日、那7天假却需上班?原因很简单,在公务机关实施周休二日后,部分企业发现与其在政府关门时营运,不如与其同步,故将劳工的7天假挪去抵销那「剩下的4小时」,来跟公务机关同步,附带效果就是劳工看起来也有周休二日。像是金融机构的员工、非住宿餐饮与批发零售的服务业员工很多都实行这样的方式。

另外像是制造业与部分服务业有轮班需求者,通常仍旧只有7休1的最低保障,7天假虽没放假但资方须额外给付7天的薪资作为补偿。此外,还有打工族这类的部分工时工作者,他们本来就是排班没有周休概念,7天假的好处就是让他们在那7天上班的时候薪资加倍。

简单讲,过去,7天假的存在要码是让劳工放假(不管是当天放或挪到工作第六天放),要码就是多7天的薪资。砍了,就是没假放、减薪的概念。其实道理讲到这边就可以了,但政府就是要让它复杂化。

缩减工时的荒谬

政府现在在推的叫做「缩减工时」政策,砍7天假的理由是为了要配套全面周休二日。但如果看那些已经把7天假挪移去周休二日的劳工,真正周休二日实施后,对于他们的帮助就是让他们不用再把7天假挪去补那「剩下的4小时」。也就是,这波缩减工时的唯一效果是让劳工可以保有完整7天假,但是,同步配套砍假,也就是再把这样的效果抵销掉,一来一回,工时根本不会因此下降,这就是现在政府在推的巨大阳谋。

至于全职的轮班人员呢,依照现在政府与资方的倾向,也不会让他们真的可以周休二日(资方甚至回过头来说连周休一日他们都要倒闭),方法就像是复杂到不行的「一例一休」,但是马上就先把7天假的额外薪资扣掉。部分工时的排班人员更惨,什么周休二日都跟他无关,那7天上班的额外薪资就直接没有。

除了配套周休二日外,砍假的理由还有百百种,包括跟公务人员一致、股汇市会重创、资方成本会提高、转型正义之类。跟公务人员一致是另一个瞒天大谎,即便公务人员没有7天假,但比劳工更多的特休、事、病假完全不会在政府的说法中出现;7天假也从来没有限定就必须在当天放假,可以透过让劳工自己选择哪一天休假的方式进行或是折算工资,类似于政府规定所有劳工有7天的有薪特休,若未休则可折算工资,这样又怎么会势必重创股汇市;资方成本提高,不就是缩减工时的必然效果吗?拿这个出来说嘴,其实只是凸显出政府根本没想平抑劳资失衡。

转给资方的正义

7天假的名目成为另一个杯葛重点。「都不承认台湾光复了、蒋介石不是杀人魔吗,那还放什么7天假?」最早拿这些「转型正义」出来支持砍假7天的不是别人,是长期压迫劳工的工总秘书长蔡练生。接着,前朝劳动部长陈雄文也开始夸夸而谈转型正义,到现在,民进党全面执政,继续承继著这种转型正义。

这种正义,就在民进党召开立院临时会同时抢不当党产条例与砍假案过关的同时,显得异常荒谬。国民党过去搜刮民脂民膏党库通国库,藉以形塑其政治威权,《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就是为了拉下这样的政治威权,回复受害者权益。但同时,民进党行政立法部门在与资方团体沟通、夜宴后,抢着要在临时会通过砍假案来强化企业主对于劳工的资本威权,这种立场与被拉倒的国民党如出一辙。

这种正义的操作,到最后的效果是国民党被拉倒了,但与国民党过去沆瀣一气的资本恶势力仍旧继续强化,在这过程,权力得到巩固的只有民进党,而不是从过去以来被政治、资本同时压迫的一般台湾人民。

国定假日的名目是政治意识形态的延伸,但对于劳工而言,国定假日很简单就是休息权益的保障。休假的名目可以改变,意识形态可以被修正,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名义,就是政府保障劳工的假日。当这种可能存在,以转型正义为名进行砍假,只是让转型正义变成剥夺劳工权益的修辞。

从去年底陈雄文硬砍7天假以来,争议浮现,民进党也借此大肆挞伐。但时过境迁,民进党全面执政后,7天假争议反而被刻意掩盖,并且透过各样的谬论来进行杯葛。现在,这一面照妖镜还将继续下去,同时,资方已然加强攻势,除砍假7天,其他甚至包括反对7休1、反调高基本工资、要求废除劳基法、降低年金长照等法定劳动成本等呼声已经不绝于耳,而民进党也已高度向资方倾斜。

台湾劳动者如果无法体认现在的政权在砍假上与国民党并无二致,还不起身反抗,7天假只是小菜,最后就是劳动权益的全面溃败。工斗等工运团体就算在前不断奋战,也将只是螳臂挡车,千万劳工的力量若不展现,台湾劳动者被压迫的历史只会必然延续下去。

基督徒能多做点

基督徒的身分往往是超然的,但又特别世俗。我们知道不乏许多名人是基督徒,我们也总用一些成功的见证,来证明信耶稣的「功效」。「基督徒老板」听起来就是比「基督徒劳工」来的顺耳,但看看我们周遭的弟兄姊妹,有多少人不是劳工,不是在现有劳动体制中被压榨的受难者。我们似乎往往错置了我们的身分,绝大多数神的儿女不是那些金字塔顶端的人,而是被压制的劳动者。

进了教会,仿佛进入圣域,那些世上的问题转换进入了内在层面,谁生活困苦,因为经济问题难以承受;谁因为工作牺牲了健康与家庭;谁工作焦虑需要以药物才能入睡,来,我们为他们代祷,求上帝给他们力量,让他们心里不软弱,得以刚强壮胆度过难关。我们其实可以多做一些,想想是什么结构因素导致眼前的弟兄姊妹或甚至是自己陷入困境,是什么因素逼使人无法平静安稳。

接着,我们也一起祷告,求上帝国在地上实现,求上帝让台湾的劳工的权益可以得到伸张,从压制我们的权势中释放出来,求七天假还来,求工人可以获取应有的劳动条件。接着,我们站在集体的苦难上,愿我们是与神同行,求神给我们心里的力量,来翻转现世中压制人的结构之恶。

(封面照片出自:2016工人斗总统FB粉丝团

作者简介/卢其宏
台湾大学经济学研究所博士生,大坪林贵格会会友。
从小在教会长大的基督徒,遇到不义与困难最喜欢默念主祷文和唱国际歌。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