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教会给我们的提醒

7613

台大历史学系教授花亦芬8月19日发表新书《在历史的伤口上重生:德国走过的转型正义之路》,引起知识界的高度关注。在新民意要求政府推动「转型正义」之际,德国在两次独裁政权(1933~1945年的纳粹政权,以及1949~1990年的东德政权)结束后进行「转型正义」的经验,自然是台湾需要去汲取效法的。

除了政治界与法律界,基督教界也很应该从德国的经验,特别是教会面对政府与真理冲突时如何自处,切入省思。

希特勒早在还没有执政以前,就想将基督教会纳入自己的掌握中。执政之后,纳粹党人借由逮捕牧者、恫吓教会领袖等手段,让希特勒属意的人选当上「国家主教」,并以一种扭曲的观念取代了正统的福音:德意志成了上帝的选民,希特勒成了弥赛亚。他们并通过了「亚利安条款」,限定只有亚利安人才可以担任神职。最后,甚至还主张扬弃旧约圣经。

面对这种对新教教会而言实属大逆不道的观念,有为数不少的基督徒衷心地接受这种教导;更多数的基督徒选择沉默以对;起而反抗的教会领袖是少数派。

以尼默勒牧师(Rev. Martin Niemöller)为首的一群牧师组织「牧师紧急联盟」,公开承认自己的信仰只忠于圣经与宗教改革的传统。持这种信念的教会,称为「认信教会」(Bekennende Kirche)。全德国28个地区教会中,也有3个宣布脱离「国家教会」。

1934年5月,18间认信教会的139位代表发表「巴门宣言」(die Barmer Deklaration),其中包含反对国家逾越政教分际:「否定国家有权超越其特殊使命,而使自己履行教会的使命,成为人类生活的唯一及完全的权威」。

1934年春,「盖世太保」便开始逮捕参加「牧师紧急联盟」的牧者。「巴门宣言」使纳粹政权决心要好好处理该联盟。到了1935年,教会的一切活动,都必须向「盖世太保」报告,使得「认信教会」必须转入地下。到了1938年,官方统计遭受迫害的认信教会基督徒名单多达4000多位 。最后,尼默勒牧师被逮捕,关在集中营;而与尼默勒牧师齐名的潘霍华牧师(Rev. Dietrich Bonhoeffer)则选择加入刺杀希特勒的计画,失败后被处绞刑。

战后,许多当时选择顺服希特勒或保持沉默的教会,面对不光彩的过去,也试图讲述一些当年曾经如何抵抗过纳粹政权的故事,但根据学者Matthew D. Hockenos的见解,这些故事其实大部分是虚构的。这些教会的基督徒,是曾经有几次上街游行,但其动机根本与抵制纳粹无关,而是要呼应纳粹党人「民族主义、反共、反犹」的宣传 。

战后的东德,沦入共产党的统治下。共党对社会的控制之严,并不稍逊于先前的纳粹党。然而基督教界却有了与纳粹时代截然不同的改变。

东德教会利用辅导各种有成瘾症的年轻人与更生人的理由,提供异议青年可以长时间窝在里面聚会的场地,并且供应有别于共产主义的另一套意识形态与价值观。1970年代起,一些与和平运动和环保运动有关的团体纷纷在教会的庇护下兴起。

1980年代,新教教会屡次针对世界和平、人权保障、生态维护等议题公开提出诉求,与草根运动团体相呼应;天主教会则针对堕胎自由化与军训课程有所针砭。以和平、生态与公义为诉求的活动,在1980年代吸引越来越多的东德人民参与。

1987年2月,约有1万名教会人士连署要求东德进行改革开放。1987年9月的「和平大游行(Olof-Palme-Friedenmarsch)」,使全世界注意到东德已经开始有所变化。在戈巴契夫带动苏联与东欧集团的改革时,教会也挺而发声支持。

1989年,新教教会在推翻东德政权的运动上,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不但教会代表联合起来发表公开声明,主张结社自由、选制改革、党国分离;各地新教教会人士更积极地在教堂中举办各种演讲活动,新教教会组织发动示威游行,而逐渐形成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各个自发性的新兴人民团体,也大多有教会人士积极参与。若说东德政权相当程度是被基督教会给击败,也并非夸张的说法。

对比纳粹时代大部分的教会选择沉默,甚至是附和希特勒的异端教导;东德时代的教会显示出很大的反省力,本于圣经的精神,勇敢地行动。

极权主义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中不幸的一页;德国东部地区,更是人类历史上,唯一历经两个不同极权主义政权的土地。在那里的德国新教教会与他们的会众,一同在两个不同的极权政权下学习如何调整政教关系。此乃人类开始讨论政教关系以来,独一无二的经验。

我们看到的是东德的教会面对过去面对纳粹政权的极权主义下所犯的失误,做出反思与调整,在面对共产政权的新的极权主义政权时,产生截然不同的反应。这毋宁使我们相信,教会虽然是社会中最保守的势力,却也是极具有反省力和行动力的组织。我们相信,德国人民不会再有面对极权主义政权的命运,也希望德国教会所付出的代价,可以供其他仍受极权主义政权统治的国度做为参考。

转型正义的精神之一是纠正错误。台湾的教会界是否也能从德国教会面对错误的反省行动,看到一些亮光呢?

(封面照片出自:avhell / CC BY-SA;莱比锡圣尼古拉教堂,东德蜡烛政变的起点。)

2 意见

  1. 我问过前东德牧师,那些参与烛光政变的东德人,在德国统一后还来教会吗?他说没有,教会依然冷清。如果这样,教会是否只应该存在于极权统治下?

  2. 德国教会反省社会议题,和政治议题。但有没有反省,为何德国教会几乎没有人去,有的教会还关起来或卖作清真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