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橄欖成渣,方能成油——中國的宗教控制與宗教自由

3010

當代中國的宗教控制

美國國務院於8月10日發布《2015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指出了世界許多以國家法律或組織暴力限制或剝奪該國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狀況。針對中國的狀況,該報告指出,中國政府於2013年開始於浙江省以教堂建築「非法」為由,強制拆除1500多座教堂,許多為此奔走的宗教領袖和維權律師都遭到國家的抓捕。

1949年建政以來,中國政府對於宗教就一直採取控制和打壓的姿態。以其對於基督教和天主教採取的控制手法而言,從建政之初,中國政府就以「三自愛國運動」的方式,將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納入共產中國的民族主義動員當中,試圖以「自治、自養、自傳」的方式,讓中國的教會在組織、經濟和人事方面,全然獨立於普世的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組織。

一言以蔽之,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避免中國境內的宗教組織受到境外勢力的操控,進而達到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當前,中國管理基督新教和天主教,是由一條鞭的層級化「三位一體」組織所構成:在民間為「三自愛國教會組織」,在政府層級為「國家宗教事務局」(國務院直屬的副部級),在黨的層級則為「統戰部」(中國為以黨領政)。在黨國嚴密控制下的三自愛國教會體系,完全服膺於官方意識型態。

因此,其信徒也完全稱不上擁有信仰自由。儘管在三自愛國教會體系之外,有家庭教會(地下教會),在各個地方不同程度地被允許存在。然而,這些家庭教會都屬於非法的組織。因此,中國憲法第36條所賦予的信仰自由形同具文。

宗教控制背後的政治邏輯

近年來官方對國內基督教和天主教會的態度有再度緊縮的傾向。主要原因在於,中國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人口這些年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於2011年的估計,中國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人口總數大約6700萬人。對於以維繫政權穩定為首要任務的統治階層而言,一個非官方組織的人口居然可以近逼其黨員總數(約8000萬人),這必然是政權穩定的重大威脅。

這個發展趨勢近年來受到中共中央的重視,中國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8月9日在中共黨媒《學習時報》發表的文章指出:「過去信教的是『五多』,即老人、婦女、農村人口、低收入者、文化層次低者多,現在是中青年、城鎮人口、高收入者、高學歷者越來越多。隨著城鎮化的推進和人口流動,信教人口的地域分佈正在發生改變。」

王作安在結論指出,針對信仰宗教人口結構的這種改變,政府必須做出的因應措施是:「引導宗教界在政治上形成正向共識,支持他們在促進社會和諧進步中發揮積極作用,同時防範和治理非法違法活動,防止對黨的執政基礎和社會穩定造成不利影響。」

王作安上述兩個重點,即是要指出背後的兩個政治邏輯。首先,是中產階級作為民主化前提的邏輯,是中國政府所警惕的。歷史上的大部分例子指出,經濟發展產生的中產階級,必將成為一國邁向民主的重要前提。

在當前中國,以中產階級為主的信仰人口結構,意味著這些較以往信眾具有經濟能力、知識背景和個人權利意識的「白骨精」(白領階級、骨幹人士、精英份子),必將成為未來向政府爭取公民權利的潛在人口(至少會先爭取宗教信仰自由,再由此擴充到其他面向的公民權利)。

近年中國維權運動的參與者當中,有極高比例的維權律師都是基督徒(高智晟、唐荊陵、范亞峰、張凱等),且這些基督徒維權律師所參與的維權運動當中,並不僅限於基督教的宗教維權,而是涉及普世公民和政治權利、經濟和社會權利的公民維權運動。中國政府面對來自社會的龐大壓力,再加上這些維權運動參與者當中,基督徒參與者佔了極高的比例,自然將這個趨勢視為隱患。

其次,是切斷這些宗教的政治性,以要求這些宗教組織在政治上承認中共一黨專制的正當性,來換取給予其宗教上的自由。這個論調從中共建政以來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中共的一黨領導必須高於一切宗教原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掌權後,不斷強調中國國內的所有宗教都必須「中國化」。

稍微對於世界各宗教發展歷史有點理解的人都了解,任何的宗教在進入一個社會之後,一定會與該地方的文化產生衝突,隨之在教義上採取融合。也就是說,「宗教的本土化」是必然的現象。然而,中國政府所強調的宗教「中國化」,其實就是透過黨的統戰部門及國家宗教局,對宗教活動進行嚴格限制,是高度政治化的措施。

從中國政權的角度來看,東歐政權垮台的殷鑑不遠,尤其在這些國家裡,不少國家的基督教或天主教會都曾在支持公民運動推翻政權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為了防患未然,一個擁有高度宗教自由的公民社會勢必不容許存在。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維權人士的核心價值

「祢若不壓橄欖成渣,它就不能成油;祢若不投葡萄入醡,它就不能變成酒。」這首倪柝聲所寫的經典詩歌,總是激勵著不少基督徒的心志。正如同這歌詞的意境所寫的,在愈是專制壓迫的環境下,往往愈能夠產生為了理想和信念而犧牲奉獻的美好靈魂。

160830-2
中國基督徒維權律師高智晟(Photo credit: fzhenghu / CC BY)

當代中國基督徒面對的專制壓迫環境,絕非歷史上的唯一,因為有太多的先例:初代教會的使徒們、基督教未被羅馬帝國承認合法時的信徒們、歐洲宗教戰爭中受迫害而流亡的新教徒們、逃往美洲新大陸的清教徒們。

然而,當代中國基督徒所面對的專制政權,卻是最聰明的政權,可以在「依法治國」的名義下,用法律的罪名使維權人士入獄。儘管如此,具有信仰良知的基督徒維權律師們,卻是懷抱著以犧牲生命為代價的態度而投入維權運動。

2009年,幾個維權組織共同發佈了《中國公民維權宣言》,即明白揭示了維權人士的立場和態度。宣言一方面提醒掌權者:「更不能借社會和諧穩定之名,肆意踐踏中國憲法與法律,走與人民為敵、與人類為敵、與人權為敵的邪路!」另一方面,也表明維權人士以生命捍衛公民權利的決心:「已經覺醒的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的中國公民,願意以維權保障人權,用抗爭贏得自由!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不畏死,多麼不容易啊!因為這樣的人,往往有著與常人不同的鄉愁:「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希伯來書11章15~16節)許多維權人士(例如:高智晟),在其參與維權運動之前,即已知道自己的下場如何,但他們依然充滿勇氣地站出來。或許,在他們在獄中受到常人所不能承受的肉體和精神摧殘之際,始終有這麼一個聲音伴隨著他們:「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章10節)

(封面照片來源:“浙江強拆十架運動”資料庫FB粉絲團)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