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as Yotaka/在对的地点「道歉」

1828

最近偶尔会听到有人质疑,为什么总统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进总统府道歉,「为什么?!」问者通常忿忿不平,认为这种道歉没诚意,依然不脱上对下的殖民心态云云,更有少数有心人以道歉的地点大作文章,企图以此弱化总统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当性。

不过,我认为在总统府道歉是对的。

2008年当澳洲再次政党轮替,刚执政的工党党魁Kevin Rudd当选澳洲总理,他履行选前承诺:为澳洲政府曾施行白澳政策,代表政府向澳洲原住民族道歉。陆克文道歉的地点就在澳洲国会。

同年,加拿大保守党也赢得政权,总理Stephen Harper也在2008年为加拿大曾施行同化政策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地点也在加拿大国会。为什么这两国元首都选择在「国会」向原住民族道歉?

我曾亲自翻译两国总理的道歉文;澳洲总理Kevin Rudd在2008年这篇经典的道歉文,他说得很清楚:

「我们要为国会与政府陆续通过的法律与政策道歉,这些法律深深地重击你我,使我们受创悲痛,让我们澳洲人民受苦并损失惨重……让我们勿忘,我们曾经一直到1970年代都还持续把孩子从父母身边强行带走,1970年代也才不远之前,并非年代久远,现在国会还有一些议员在1970年代就已经当选连任到现在,大家想必都还记忆犹新,这令人不愉快的事实对我们来说,就是我们的国会共同制定了这些恶法,我们都是结构共犯,允许这个国家『合法』把孩子带走。……」

在内阁制国家,行政与立法机关是一体的,大选后取得多数席次的党,成为执政党,各部会首长就由执政党的立法委员担任,多数党的党魁就成为国家的总理。内阁制政府必须要向国会负责,国会成为法律与政策制定的核心,国会要承担国会责任。

这也代表在内阁制国家,从以前到现在,无论有利或有害原住民族权利的法案、政策都是在国会产生,总理在国会道歉,代表政府向国会与人民负责,面对曾经在这个国会通过的错误法案与政策,并且期勉自己带领的新政府与新国会不会再犯错。

澳洲如此,加拿大也如此,在哪里犯错,就在哪里认错。事实上许多媒体没有报导的,就是这两国除了总理(执政党的党魁)向原住民族道歉之外,在野党的党魁也分别在总理道歉之后,依序向原住民族道歉。内阁制国家,就得由各政策决定者,在国会向人民道歉,面对历史共业。

在台湾,尽管各界对当下的宪政体制仍多所辩论,但实务上就是总统制。从1895年开始,操弄台湾百余年的国家政策,就是在总督府/总统府内决策产生。8月1日总统道歉当天,我受邀进入现场,看见两大类型的与会者。

第一类型为由总统所带领的副总统,所有宪政机关包括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五院院长皆出席,在现行的体制下必须落实总统所提出的原住民族政策的多位相关部会首长、县市长、原住民族地区的公职人员(乡镇区长)出席;第二类型就是原住民族代表。

总统在总统府内,在超过百位官方与民间代表面前,为政府曾经施行过的错误政策,向原住民族道歉,督促自己不要在这个地点再犯下前政府犯过的错误,提醒自己做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不要再制定有害原住民族的政策。

我们一票一票民选出来的总统,站在总统府,面对原住民族,代表政府回应数百年来统治者的错误。在总统制国家,总统带头,非同小可。批判总统道歉的地点,无法协助任何人取得批判的正当性,只能成为众多仇恨辩论的一部分。

而道歉之后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和解」。作为基督徒,我们了解任何政权犯下的错误皆难以一笔勾销,如同圣经上将各政权与以色列民的倾轧记得一清二楚。但道歉之后,双方和好,共同以「爱」来面对,以鼓励政府代替辱骂政府,使政府与我们一起尊重原住民族,尊重神所创造的多元文化,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信仰。

真正内行的,应该看门道:以强大的信念,展开和解的双臂,而非握紧仇恨的拳头,才是促使原住民族迈向新阶段的起点。

(封面照片来源:presidential office / CC BY-NC-ND

作者简介/Kolas Yotaka
立法委员,阿美族人。
曾任桃园市政府原住民族行政局长、原住民族电视台新闻部副理兼采访中心组长与主播。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