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爱包青天?

2060

日前因为一席对美国总统欧巴马的出言不逊,让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俨然成为国际新闻瞩目的焦点。然而,让联合国和其他重视人权的国家所谴责的,却是这位总统上任后在菲律宾所发起的「反毒战争」,因为在这样的「战争」中已经有近2000人,在警方不当的扫毒行动或民间私刑中死亡。而菲律宾社会也因这样的扫毒方式,造成当地监狱、医疗勒戒所人满为患,根本无法承载。

吊诡的是,尽管杜特蒂这样严重罔顾人权、违反法律程序的扫毒作法,持续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批判;也有舆论质疑总统是否藉这样的反毒行动,来扫除政治上的异己。但菲律宾人民对杜特蒂的民调却持续升高,7月时还有民调机构调查,高达9成的民众支持杜特蒂的作法。这种人权和民意的反差,反映了当地人民对于反毒和实质正义的渴望,对政府和司法体系长期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更让这样的国家容易出现极端的法治外暴力

事实上不只是菲律宾,台湾坊间的舆论似乎也对这样的「铁腕」作风赞誉有加。在台湾甚至还有名嘴要政府好好「思考一下」。正如每当发生严重违纪犯法的社会事件时,总有许多人不只要求政府「严刑峻法」,更强烈的叫嚣不需要管什么人权如何、程序如何,而是要求执法机关即刻断然处置,好在第一时间满足大众对某种「正义」的渴望和想像!

大家都爱包青天

这也是为何大家都爱包青天,都喜欢在这个几十年前红遍大街小巷,至今仍然被拿来一再重播的连续剧中,看到恶人被包青天即刻「开铡」!那怕剧情中的取证和审讯过程多么的违背人权,多么样的视程序正义为无物。

大家都爱包青天,就像菲律宾的民众多么支持杜特蒂一样。因为他们反映了人心在面对恶事发生时,对于即刻施行正义的期待与渴望,似乎这样的做法就能够让这个世界的善恶、黑白截然分明,将邪恶逐出,鼓励良善。

然而,「分别善恶」正是圣经伊甸园事件里,在蛇的引诱中,最大也最古老的试探:「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世记3章5节)分别善恶,意味着人妄想着自己能成为神,自己像上帝一样施行审判,自己像上帝一样正义。

对基督信仰来说,自以为义,不把上帝当上帝,正是人类最大的罪!除了上帝外,这个世界并没有绝对的正义。除了上帝外,没有任何人能声称他全然具有实质的正义。当我们凭着眼见、听见其他人犯法犯错,自以为可以替天行道,要除恶务尽时,殊不知我们也正渐渐落入自以为义的罪恶当中。毕竟,没有人能像上帝一样全知全能,也没有人能像上帝一样鉴察人心。

我们总是以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回顾人类的历史,正义和自由一词一样,许多的集体的罪恶和社会的悲剧,往往都是打着这两个字词的旗号而行。当人心总想着要自己当上帝时,正义和自由一样,都脱离了原本神所赐它们予人时的真正价值。

被称为义的「程序」

除上帝以外,这世界没有绝对的正义。即便是任何法庭的审判官都只不过是代替上帝断定善恶的工具而已,他们都必须按著「正当」的程序进行审判,才能确保「正义」不会被滥用,也才能帮助审判者尽可能全方面的,了解所要判断事务的过程与真相。

「程序正义」就是「正当程序」。基督信仰提醒我们,这个最早起源于13世纪英国『大宪章』(Magna Carta, 1215)的概念,不仅尊重法律所赋予人民的任何权利,更提醒了任何的审判者在做任何的判断时需要谦卑,要知道自己不是上帝。

事实上,从创世记中的伊甸园事件来看,当亚当夏娃犯罪躲避神的面时,上帝岂会不知人已经堕落?祂岂不能对他们直接宣判祂的刑罚?然而,神却仍然给予亚当夏娃申辩的机会(创世记3章9~13节),尊重他们作为人,作为有神的形象和样式之人的权利。

甚至更进一步的说,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受经过的人讥诮,受祭司长、文士和长老的戏弄;说他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如果下来他们就信他时(马太福音27章39~42节),难道耶稣就真的不能下来?就真的不能差遣天使天军来拯救他?然而,为了成就上帝救赎的计画,上帝的义,按著上帝所定赎罪的「程序」和「方法」。基督竟是甘愿道成肉身为我们被钉十字架,成就上帝的义。

正是借着信耶稣,借着基督为我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样的「程序」,让我们得以在神面对被「归算」为义。让我们这有罪的人被视为无罪。试想,如果没有这样的「程序」,今天的我们早已直接落入神的愤怒与审判当中;如果没有这样的「程序」,没有基督的救恩,人类将永远困在法治外暴力的罪恶深渊当中。

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实质正义。当我们为今天菲律宾的反毒战争,为包青天的铲奸除恶叫好喝采,又或者叫嚣着要伤害无辜人性命的凶手拖出来打死、批评按正当程序审判而轻判的法官是「恐龙」时;或许我们应该更多的思考,那让我们叫好与喝采的,会不会正是一种老我的本能,一种自以为义,自以为上帝的心态?

(封面照片来源:Kevin.Fai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