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妳正在另一个改革路口?

10605

明年就是马丁路德改教500周年,教会各界都在欢庆这个纪念日,这也是基督教脱离天主教之后的极佳反省时机。

基督徒喜欢称自己为「归正」的信仰更过于历史上称呼的「新教」,因为现存的基督信仰不是在天主教之后产生的新枝,而是为了修正当时的天主教主流谬误而产生的归正行动,所以历史也会用「更正教」来称呼基督教(也有人用「复原教」)。

500年前,马丁路德勇敢地要求跟主流辩论,因为他发现当时的天主教主流已经偏离圣经,马丁路德没有揭竿起义的企图更没有分离独立的计画,因此,整个后续的发展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尽管如此,教皇依然轻蔑地称马丁路德为「上帝葡萄园中的野猪」,认为他是异端,没想到的是,这只教皇口中的野猪居然颠覆了他心目中的「葡萄园」……。

只是,500年后,目前教会界的主流是否再次危机重重甚至到了需要另一次宗教改革的时刻了呢?又或者说,回顾过去500年,每个阶段的「主流」是否都禁不起时间考验,只是完成了阶段性使命,却无法真正回到归正的精神?

说得更直接就是,大家现在习惯的基督教模式,会不会也只是500年后另一个缩小版的现代罗马教廷?教皇真的消失在基督教了吗?信徒皆祭司真的落实了吗?我们对救恩的认识真的完整了吗?教会的运作摆脱了罗马教廷的阴影了吗?500年后的今日基督教是摇摇欲坠或是浴火重生?

要回顾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宗教改革的本质。所有的历史学者都同意,这场宗教改革是一桩意外,虽然当时罗马教廷的腐败,崇拜的方式,救恩的偏差以及圣礼与教会的治理加上教会派系的斗争都到了各地信徒难以容忍的地步,但即使是最坚定的改革者也没想过要用分裂来解决问题,因为没有人愿意见到基督的身体分裂,所以,大家还是同意「宗教改革」多过「宗教革命」。

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缜密长期的计画要取代现有体制,这个事实也代表,这场意外的改革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沈淀才能逐日成熟,如果我们说,500年来,宗教改革一直都在持续中其实也很合理。所以当代基督徒千万不要以为教会一直都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这500年来,教会改变了很多,而且还在持续改变中。

500年前的改革者一致反对教廷的许多操作,但是怎样才是正确的方式根本是众说纷纭,不管是圣餐或是洗礼还有聚会仪式,神学家的立场尖锋相对,路德跟许多人起了冲突,还认为某些神学家的观点来自魔鬼,难怪一直有人认为宗教改革是灾难,因为在此之后,局面根本是失控,这对习于掌控的教廷来说,根本就是世界末日。

所以教廷在1545年起召开天特会议,在这个漫长会议中,天主教定义了谁不是自己人,也让改革阵营意外被迫成为「站在对面的人」,被动性成了同一阵线。这时候的主流就是「对抗教廷」,用「在野」的眼光来看,这些对抗执政者阵营本身其实充满了派系,这是执政者最看衰的一点。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宗派」等于是宗教改革之后的主流,宗派的形成与扩张占去教会历史的大幅版面,就像武侠小说的武当,少林与昆仑,峨眉……宗教改革后,教会界也有六大门派,分别是路德宗,加尔文宗,圣公宗,卫斯理宗,公理宗,浸礼宗。

每个宗派都花了很多时间去形成教义并扩张教势,可想而知,每个宗派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彼此之间亦敌亦友的关系非常错综复杂,理解这个背景的基督徒不难想像,在这种主流里当基督徒要花多少时间跟其他宗派辩论甚至争吵,也蛮累的。

众所周知的聚会所就是反对这些宗派而诞生的新兴宗派,他们认为这些宗派都是人搞出来的东西,他们希望脱离宗派的綑绑(只是有人认为他们自己却成了另一个不受约束的宗派)。这些部分,网友可以自行研究,宗派之后,随着世界大战,宗派开始了宣教行动,这是另一段故事,限于篇幅,笔者要把镜头快转至跟大家比较接近的灵恩运动。

灵恩运动是20世纪初开始的主流,只要花一点时间研究教会历史就知道,正因许多宗派的腐败与僵化促使灵恩快速崛起,至今已到了第三波。当代基督徒花最多时间厘清的不再是基督教与天主教的异同或是浸礼与点水礼的对错而更多是福音派与灵恩派的纠结,然后随着M型社会的贫富悬殊,成功神学就席卷全球……。

快速回顾之际会发现信仰很容易有盲点,大家只着眼于眼前的波涛汹涌而忘却了回首前路的曲折迂回。信仰诚然是一个不断澄清的过程,我们踏过前人争执的足迹把船开向水深之处,这是我们的福气,但500年逐渐形成的传统不能说不沈重。

网路的普及把时代推向另一个高点,我们正在另一个路口,是看清过去500年的轨迹破茧而出,还是掉入宗教外袍的纠缠向下沈沦?正如宗教改革的路上经历过工业革命与法国大革命,还有无数影响人类命运的重大事件,唯有专注于信仰的本质才能穿越狂风巨浪。

这是浮夸的年代,连信仰都不例外,信徒对信仰的需求与日俱增,但是对真理的辨识度却大幅降低,这是很大的反差。信仰本身总会往前走,这是历史验证过的,但是信徒却未必能全身而退,你我是哪一种基督徒,就看我们被表面浪潮淹没或是回到信仰底层。

信仰,不是一条易路呵!

(封面相片来源:asitrac (on a break, in September 2016)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