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的另一种想像

2539

本月3号,号称25万人参与,台湾第一次以军公教为主体发起的示威游议,在凯达格兰大道前登场。发起游行的单位宣称,他们是为了抗议这几个月来,军公教族群在退休金问题上被大众误解且被污名化,并要求政府不应当随意删减军公教的退休待遇。

虽说游行已结束近一个月,但可以想见退休金问题仍是众所瞩目的焦点。因为当台湾的「人口红利」结束,步入短期之内难以逆转的「少子化」与「高龄化」的社会时,在领的人多,缴的人少的情况下;当前各种类别的退休年金都面临了入不敷出的破产危机。

年金改革的争议与困难

新政府上任后,虽然成立了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年改会),试图借着召集各阶层代表,召开「年金国是会议」的方式凝聚共识,好研拟可行的年金改革方案。但从各次会议的讨论状况来看,往往却是有的委员代表,为了捍卫所属团体的既有权益而各说各话,以致到如今不只难有共识,更遑论有具体的措施结论。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相信任谁都不愿意自己的权益、福利被剥夺删减。于是年改会召开以来,外界不时也有各样舆论为所属的阶层辩护:军人觉得自己牺牲了大好青春岁月来捍卫国家;公教自认自己是经过考试「筛选」的;退休的认为过去经济起飞时公职的待遇没有劳工好;公务员觉得自己又不像劳工有组工会、兼职的权利……。或者是批评其他的群体:公务员认为教师考绩、待遇太好;现职的觉得已退的拿太多,自己却可能拿不到;劳工又批评军公教享受太多的福利和月退俸……。

几个月下来,看着各个阶层、各个世代之间为了年金该拿多少吵成一团。每个人都无限放大对自己最有利的计算方式,极力隐藏对自己最不利的:像是政府远超过个人付出的补助、国家税收的支应,或是社会其他群体的贡献!

但是从台湾各个年金制度的设计和演变看来,年金改革要面对的不仅只是数字计算的问题而已,其背后更有诸多历史与转型正义的问题需要处理。早期军公教的待遇不佳是事实,因为在当时战后重建的背景下,政府财政没有办法提高军公教的待遇。只是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长期执政的政党却也没有建立一个不分族群、职业、性别的基础年金,反而以独厚某特定群体的退休方式来巩固自身的政治权力。于是台湾的退休年金,反倒成了社会分化,甚至对立的制度。

价值课题,还是数学课题?

以现今被称为「代代相卫」的台湾退休年金设计的精神来看,社会「共同体」的维系与昌盛,无疑才是这个退休年金制度的初衷。换言之,当今天台湾的年金制度造成了社会与世代间各阶层的对立时,在在都提醒我们年金的问题不仅是财政分配问题,更是我们「共同体」的维系出了问题。也正如香港龚立人教授在〈相互性价值与全民退休保障〉一文中指出的:退休保障是价值课题,不是数学课题。

基督信仰并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最好的年金制度,但圣经中却有一个共同体的典范—教会。在使徒行传2章中可以看到,初代教会的信徒们:「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使徒行传2章44~45节)。

或许有人会说「凡物公用」不过只是初代教会,在当时以为基督即将再来的情境下的一种表现,并不适用于今天的我们。即便如此,这段经文却具体彰显了一个真正的「共同体」所必须的精神——互助。初代教会的信徒们没有因为有钱人拿出来的比较多,或是穷人拿出来的比较少而有差别待遇,而是「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

不只是使徒行传,美国神学家Warren Carter在《罗马帝国与新约圣经》一书中也指出,在福音书中处处可见耶稣的教导,教导我们生命的意义不再于掌握权柄,而在于服事他人的益处。互相扶持与互相服事,就是直到最后审判降临前应付罗马帝国的策略。同样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之所以责备哥林多教会,正是因为他们在教会中仿效了当时社会的习俗——根据客人的社会地位供应不同的菜式、餐具和服务,以刻意凸显社会阶层,而非让众人皆受益的方式举行主餐。

出于共同体彼此相顾的年金制度

正如初代教会以不分职业、性别与年龄的互助共同体,对比当时各阶层严重隔阂,且上对下剥削宰制的罗马帝国社会。圣经中对于共同体的教导,提供了我们当前面对年金改革争议时的思考方向。代代相卫的退休年金精神,不是让人在退休没有工作的情况下继续累积财富,而是代表着社会共同体的彼此相顾;代表着即使人无法借着工作与共同体相连结,做出贡献时,他仍然是共同体的一份子;让共同体中不同世代、职业的人共同付出,也按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

年金改革,是价值问题,也是共同体的问题。因为如果没有以共同体为根基,那么再怎么精密的计算也改变不了破产的命运。如果没有对不同群体的彼此接纳,对所处社会共同未来的想像与付出,那么高所得替代率也好、提高扣缴提拨率也罢,终究也无法维持退休生活的品质,以及整体社会的永续发展。

面对年金改革,我们需要重新回到退休年金的价值来思考,以社会共同体的角度规划制度。让不同社会阶层、世代的人彼此肯定、接纳与相助,放下原本因制度的缺失而既得的权利;好让每个世代、每个阶层的人在退休后都能有相同基本的生活保障,在这块土地上一起走下去。

(封面照片来源:Michael Lamberty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