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人家己詳細問

1175

伊利亞德(Mircea Eliade)是一位羅馬尼亞籍的宗教學家、小說作家與哲學家。他將人類精神生命的兩種存在向度或者樣式區分為「神聖」與「世俗」;且無論是空間或時間,都有另一層面的神聖顯現於其中—即神聖時間與神聖空間。

週一到週六是世俗,週日早上教會鐘聲響起,踏入了神聖時間當中;廟宇的廟埕是世俗,跨越門檻後是神聖,禮拜堂的講台是神聖,要脫鞋才能上去。

基督徒操作這種神聖與世俗的界線應該算是箇中好手,最簡單的方式似乎就是透過講的話,「剛剛與幾為弟兄姐妹交通後,我有一個特別的領受,我們在服事上不能只講求果效,更要看我們每個同工個人在當中的得著。」請各位讀者把這段話拿去問你身旁的非基督徒朋友,或直接貼上你的FB塗鴉牆,請你的朋友來翻譯。

人家或許會覺得:「你在講什麼阿?」交通?領受?服事?得著?果效,不就是效果?同(ㄊㄨㄥˊ)工!!!你們還有童(ㄊㄨㄥˊ)工!!甚至,我們口中所說:外邦人長,外邦人短。總是要揮動得勝的旌旗,吹號角,用聖靈寶劍斬斷!斷開魂結、斷開鎖鏈!

曾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的黃武東牧師在1950年代曾拜訪印度的廟宇,他在其中聽到僧侶唱頌的旋律,他越想越奇怪,怎麼有點耳熟?我到底在哪裡聽到此調或與此曲極為相似的旋律呢?後來他想到,那是聖詩《咱人家己詳細問》的旋律。

原來這是一首基督教借用佛調(Buddhist chant)譜詞而成的聖詩,雖然聖詩學研究者尚無法證實它們的關聯,但從聖詩發展的軌跡來觀察,在這首曲子中除了看到跨宗教的借用,更用華人以天代表神的觀念代替基督教上帝的用語,《咱人家己詳細問》直到第四節才提到上帝,這對於處境化來說也是一種不錯的努力。

我要暫時放下宗教學中有關聖俗的論述,回到一個基督宗教信仰者的身份。

神聖時空是建立在聖、俗對立的基礎之上,很多人常常希望將界線切割的乾淨,二元對立,聖、俗對立,宗教對立。這種對立讓基督徒與世界不同,基督徒是長子的名分(聽說原住民還是台灣的長子),基督徒是榮耀的後裔,這種二元聖俗對立的時空架構,就活生生撕裂了基督徒的生活。

人似乎無法面對自己的軟弱,那是俗的!是羞愧的!是不榮耀的!不能談論屬事的事!要斷開!殊不知我們的生命也是聖、俗一體,有光明,也有黑暗,那才是我們真實的生命景況!甚至,更進一步說,我們的確身處在一個聖、俗交融的時空中,基督徒應該就是要在這聖俗交融的時刻見證福音,不是嗎?

教師節剛過,我一直記得有一個老師,他曾與貪污腐敗的稅吏共同坐席,那個老師總是離經叛道,曾在不能醫治人的時刻醫治人,而那個老師甚至是背棄自己原有的榮耀,來當這群蠢蛋的老師,甚至被這群蠢蛋出賣……真是個聖俗不分的傢伙!他應該要被我們潔淨禱告一下!

你也認識他嗎?他就是一個希望消弭這中間差異的人,要帶領所有時空成為他的時空。今日的你我,在佛樂旋律中唱頌著勸人誠實面對自己的罪,強調自己無法脫離罪的綑綁,只有悔改信耶穌才能得救贖的信息。聖在俗中彰顯,俗在聖中歌頌,界線在當中消弭,唯唯在當中一同見證上主的榮耀,這不是我們信仰中最重要的信息嗎?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