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3234

菲律宾总统杜特地(Rodrigo Duterte)9月30日在其担任过市长的达沃市发表演说时指出,「希特勒(Adolf Hitler)屠杀了300万犹太人;现在(菲律宾)有300万人染有毒瘾,我会很高兴宰杀他们。至少,如果德国有希勒勒,菲律宾有(手指他自己)。你们知道我的受害者,我希望(把他们)都变成罪犯,来终结我国的问题,将下一代从灭亡中抢救出来。」

此话一出,无论在菲律宾国内或国际上都引起哗然。以色列立即要求杜特地澄清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德国也告诉菲律宾大使,不能接受杜氏之言。面对反弹,杜特地的发言人试图替自己的主人缓颊,说他们无意贬抑在纳粹大屠杀期间受害的600万犹太人,又说最早把杜特地比拟为希特勒的其实是菲国反对党。

杜特地与世上许多媚俗的领袖一样,惯于靠讲大话来打造自己硬汉的形象以争取支持,但在遭遇激烈反弹且民意不见得支持时,也会见风使舵改变方向并信口雌黄来掩盖自己的窘境。他先前要将菲国前强人马可仕葬入英雄墓园,民意反弹后他就又不坚持了。骂美国总统欧巴马是「婊子养的」导致美国直接取消两国总统晤面后,他又改口说对自己的措辞过于强烈感到遗憾,并说两国已经同意安排双方元首会晤。

杜特地担任菲律宾总统后,许多的发言不断令人瞠目结舌,但造成的伤害恐怕以自比希特勒最为严重。无论他的发言人怎样诡辩,他在9月30日的演说确实透露出他把自己国家有毒瘾的人类比为希勒特统治下的犹太人,并且要把他们都变成罪犯,悉数屠杀。

杜特地与先进世界领袖乃至于菲国一些国会议员与法官的诸多龃龉,主要的源头是他以不法的手段杀害诸多人命。因为理由是扫毒,所以得到菲律宾国内相当多苦于治安败坏者的支持。希特勒最后残害上千万人命,一开始也同样得到许多德国人,包含基督教会的支持。

基督教会对希特勒的支持,与他们对于希特勒上台前的「威玛共和」之反感有关。威玛宪法保障人民宗教自由,使天主教与无神论者(左派人士)的人数激增;威玛共和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也让新教教会难以接受。1920年代共党政权在苏联的所作所为让紧邻在旁的德国新教人民深感威胁,而此际从西欧传进来的奢华时尚在新教教会的眼中也是腐败堕落的象征。从左右两边进来的影响,都让保守的新教教会难以忍受。

因此,希特勒践踏「威玛共和」其实受到新教的欢迎,就连1934年少数参与「巴门宣言」(die Barmer Deklaration),反对国家逾越政教分际的牧长,早期也曾支持过希特勒。在国家政策日益明确地与基督的教导背道而驰后,绝大部分的牧长其实是保持沉默,甚至阿附当局的。

战后,许多教会曾试图讲述一些当年曾经如何抵抗过纳粹政权的故事,但根据学者Matthew D. Hockenos的见解,这些故事其实大部分是杜撰的。这些教会的基督徒,是有几次上街游行,但其动机是为了响应纳粹党人「民族主义、反共、反犹」的宣传。

希特勒不只杀害了600万犹太人。根据台大历史学系教授花亦芬的大作《在历史的伤口上重生:德国走过的转型正义之路》引述德国学者Reinhart Koselleck指出的:「还有为数可观的辛提人与罗姆人、同性恋者、身障者、智障者、被强迫结扎者、被迫安乐死者,因为争取政治或宗教自由而被迫害的人……等等。这些无辜的受难者加起来,超过1500万人。」必须注意的是:那些「同性恋者、身障者、智障者、被强迫结扎者、被迫安乐死者,因为争取政治或宗教自由而被迫害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德国人。

主耶稣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马太福音26章52节)。希特勒在1945年4月30日引爆炸弹自杀,整个德国赔葬。国家灭亡,战死的军人至少也有600万。从波兰、捷克占领区以及被划给别国的东普鲁士逃回来的人中,很多女性遭到强奸。孩童活活饿死。该为此反省的,也包含德国教会。

自比为希特勒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地,恐怕也将会带领菲律宾走向危险的境地。只是菲律宾天主教会并没有像希特勒统治下大多数的教会那般沉默,而是发起「不可杀人」运动(the “Huwag Kang Papatay” [‘Thou shalt not kill’] campaign),要求国家改变。菲国的希望,也在于此。

教会除了替社会守望祷告之外,更重要的是教导、传递正确的信仰。别让整个国家死在刀下!

(封面照片来源:Prachatai / CC BY-NC-ND

1则评论

  1. 菲国总统的荒谬言论与作为,对具备理性常识的现代人来说,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只是若要引用圣经来加以驳斥,却有点让人心虚而左右为难。当然适用的经文俯拾即是,只是-想到旧约里那些令人惊心的记载,又会让人迟疑而索性保持沉默了。二战前德国基督徒的不作为,这种矛盾或许也是原因之一。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