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政治吗? ──习以为常系列之五

3752

反对教会参与政治活动的基督徒,常引用耶稣受彼拉多审问时说的那句名言:「我的国度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章36节),作为主张教会应避世、远离政局纷扰的根据。说这句话的那个人,是我们基督徒的主,2000年来全世界的教会都试图学习祂、跟随祂的脚踪,而祂,究竟「政治」吗?

保守派眼中的耶稣

长年研究基督宗教护教学的前教宗本笃十六(Benedic XVI 1927-),在《纳匝肋人耶稣》(Jesus von Nazareth)一书中,阐明马太福音所载「登山宝训」(或译「山中圣训」)的政治意涵。例如,在犹太复国运动不断累积实力的当时,耶稣应许温柔的人将承受地土,并非为民族国家的正当性背书,也不是纵容人对特定地区或土地的崇拜,而是应许温柔的人必拥有「敬拜的自由」。

书中讨论登山宝训的章节,亦提及美国犹太教学者纽斯纳(Jacob Neusner 1932-2016)《犹太拉比与耶稣的对话》(A Rabbi talks with Jesus)书中的部分论点,纽斯纳指出,耶稣对安息日的激进诠释,既自由、开放又理智思考,耶稣对人的要求,是只有独一上帝能够要求的──耶稣的教导放在犹太人的社会脉络底下,令他们「吓呆了」(中文和合本圣经仅客气地翻作「希奇」)。换言之,耶稣没有背离、没有推翻犹太传统,祂承袭了一切,但加入了祂自己。然而,耶稣带给人类的,是超越所有民族和国家的普世性。

由此观之,在保守派神学看来,耶稣很政治。并且,祂的政治性论述放在当前的国际情势与雇佣关系当中,依然会带给人类极大的震撼。

自由派眼中的耶稣

海德堡大学神学院新约神学与释义学退休教授泰森(Gerd Theißen 1943- 港译戴歌德),在《用新眼光看耶稣与保罗》(Jesus und Paulus)一书中,参照大量史料与相关研究,归结出耶稣当代犹太人民赋税沉重的历史背景,以及「土地」归属上帝或统治者的紧张权力关系,由此来解释耶稣在登山宝训中「上帝国必属于贫穷人」,以及「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的劝慰。

耶稣诠释安息日规则的观点是自由的,也拒绝区分洁净与不洁净(马可福音7章15节);换句话说,「自由」才是祂整全律法的关键原则。耶稣的政治性论述不仅前卫又激进,而且立场明确,源自犹太教的核心,祂以实际行动抗议一般人对特定职业与罪人的藐视,以和平的游行抗议罗马人的军事占领,以洁净圣殿的举动,抗议圣殿的掌权者爱金钱、犹胜爱人灵魂。

由此可见,在自由派神学看来,耶稣非常政治。祂一切的政治行动,包括慨然赴死,都为了让人活在爱与自由之中。

教会不应选边站

既然教会跟随耶稣,教会就不可能不政治,基督徒就不能回避政治上的责任。但教会必须警醒的是:教会的政治立场,不是支持或组织特定党派、不是拉拢或凝聚势力、不是在意识形态当中选边站。

因为即使是耶稣,也没有跟哪一个政治势力站在一起。在当时,根据福音书的记载,势力派别分为希律党、奋锐党、撒督该人、法利赛人、经学教师、长老、祭司、罗马人及其附从,和罗马兵丁;耶稣就在这些人近旁、与他们对话,指出他们的偏谬却也不吝赞美(路加福音20章);祂甚至不利用弱势者凝聚自己的政治实力。

有人以为耶稣「总是」跟穷人和弱者在一起,其实祂也大方接受富人的接待、支持与餽赠(路加福音8章3节);耶稣确实也花时间陪伴过许多妇女、儿童、穷人、病人、被社会和自己放弃的边缘人、罪人,但祂并没有拉拢讨好他们,不曾以位置决定脑袋,祂始终犀利地指出他们的罪与软弱,也给他们决心开始新生活的希望与信心。

正是因为耶稣不跟任何一派、任何一股势力站在一起,祂才会被犹太议会交给罗马民政官审判。彼拉多很清楚,站在他面前的耶稣,是个被本宗本族弃绝、非死不可的无辜者。

以历史的观点看耶稣,他死于多重政治角力之下,在传道工作的3年半当中,曾有过不少极具政治性的言论,有人希望祂修改用词、改变作法、闭口不言,但祂坚持自己的政治立场,即使得罪宗族势力、地方权贵、挡人财路,也毫不退缩。祂以「更高的义」来要求跟随者,不让他们安于习以为常的想法与做法,而是认清真理,重新决心学习「像天父那样完全」(马太福音5章48节)。

因此,跟随基督脚踪的众教会,本当学习祂以批判拉开自己与各政治势力的距离,即使难以实践,也仍要以「像上帝」那样的理想作为政治立场,即使被人拒斥、也仍坚定追求真理的态度。

(封面图片来源:Ecce Homo (Íme, az Ember, 1896),Munkácsy Mihály;瞧!这个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