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的暗与光

2215

当干预成为常态

一宗香港法院本可以自行审理的案件(有关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宣誓就任)被悬置了,但于11月7日,中央政府(中国政府)已急不及待行使其对《基本法》解释权,解释《基本法》第104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释法后,香港法院要按中央政府的解释审理。暂不评论中央政府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是否合理、需要和制造更大的社会矛盾,它的解释本身已违反《基本法》第158条:

但如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需要对本法关于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而该条款的解释又影响到案件的判决,在对该案件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判决前,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有关条款作出解释。

因为香港终审法院并没有请中央政府对第104条作出解释。查实,香港人对中央政府的违法和释法的行动不应感到太愕然,因为威权政府的特性是恐惧。恐惧不但使它制造敌人,更因其强烈自我保护意识而表现得自恋、封闭和怀疑。再者,威权政府没有内在机制容许对其自身产生恐惧的反思。结果,它多倾向选择消灭对手。

香港人以为一国两制会令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治会更克制,但现实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治已越来越积极(这已反映在立法会选举)。虽是如此,但香港人没有认命。不管游行和集会是否为一种有效的反抗,香港人没有对中央政府的干预习惯了。11月7日的释法是黑暗,但不需视它为最黑暗,反而香港人应从盼望入手,从而在失望时,不会丧志。

黑暗只是乌云

有人认为香港人不应与中央政府硬碰,因为它受软不受硬。他们评论说,梁颂恒和游蕙祯的宣誓行动是不智的(即用支那描述中国和用拟似粗语Re-fxxking读出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因为这意气之争没有实质意义,反而刺激中央政府更有借口干预香港。我不认为任何所谓刺激中央政府神经的行动都是不适合和不需要,反而要尽量避免抗争行动制造人与人的敌对。制造人民敌对是中央政府常用的技俩,但抗争者不要,也不应。

2015年1月,我到成都和重庆等地。我跟不同的人闲聊香港雨伞运动时,他们多倾向支持雨伞运动,并怀疑中央电视台对雨伞运动论述的可信性。那么,这次的支那和 Re-fxxking言词的关注不是提醒香港人不应硬碰,而是反映抗争者缺乏审慎智慧。这次释法事件没有将香港人推向绝望,反而让香港人要谦虚地培养审慎智慧。

有中国朋友曾跟我说,「我们很自私地说,香港不要搅独立,因为没有香港,中国民主发展将会陷入寒冬。」或许,他们的看法太高估香港了,但香港人也不需妄自菲薄。更重要的是,香港人需要有全球视野,视香港的公民运动是全球公民运动之一章。一方面,香港须要与不同地区的公民运动连结和团结;另一方面,香港人不要只看见自己的公民之路,反而在全球视域下,香港人能为其他地区的民主进步和成功而高兴,但没有因自身的倒退而失意。当本土意识强调民主自决而忽略了其在全球公民运动的身分时,本土只有孤立和对他者漠不关心之意。

觉醒并不比制度转变次要。列斐伏尔(Henri Lefebreve)提醒我们,

一个革命没有产生一个新空间就是没有实现它全部潜能,或可以这样说,它失败了,因为它没有改变生命,只改变意识形态的结构、制度或政治组织。一个真正有革命性的社会转化一定会在人的日常生活、言语和空间中展出其创意性影响力。(注)

当下,有些朋友很担心2047年后的香港,因为《基本法》只说香港50年不变。2047年,中央政府就有很好理由删除一国两制。制度固然重要,但人的觉醒及其反映在日常生活才是基本,因为这才是转化的种子。以最近10年发生的事为例,反高铁、反国民教育、雨伞运动等等不是无意义,因为这一切行动已唤醒了不同的人,而他们已在不同岗位逐渐发挥其影响力,塑造一个有情有义的社群关系和。我们的失败,不是因为未能争取普选,而是因为我们钟情于单面的结果评估。

在一场社会事件后,我认为重构对社会认识比一切重要,其中包括反思审慎智慧、全球公民运动视野和评估范畴等。重构可以让我们看见乌云后面的光明,而没有被乌云代表的绝望和悲观笼罩。

盼望之路

或许,以上所讲的可能给人一个印象,就是阿Q精神。事实上,香港社会的贫穷越来越严重、居住需求越来越可怕、教育问题越来越疯癫、传媒越来越缺乏令人有信心……。这是真的,不要轻轻略过。然而,我们要有一种视域,让我们看见不同人和社群尝试在以上种植艰难下,仍认真生活、坚持公义的价值,并以创意和勇气转化社会的人际关系。圣经说:

万物都是借着他(道)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在他里面有生命,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没有胜过光。(约翰福音1章3~5节)

虽然在日常生活中看见的这些光可能很微弱,但这是在上主里面的生命之光。黑暗只可能掩盖光,但没有胜过光。

注:Henri Lefebrve,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Oxford: Editions Anthropos, 1991), p.54.

(封面相片来源:游蕙祯议员粉丝团;11月6日香港爆发示威游行,反对人大常委就议员宣誓的问题释法,部分政团转往中联办时,游蕙祯议员被警察包围。)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