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有真自由? ──习以为常系列之六

1757

保罗提醒那些相信耶稣是基督的人说,在基督里有真自由。对同样相信耶稣是基督的现今台湾基督徒来说,我们自由吗?

萌发自信仰生活的反省

相较于其他许多地方,台湾人似乎保有较多的言论自由,但为何在教会内仍不时发生某些言论遭压抑、被「消音」的事?台湾基督徒为何害怕某些直指真相的说法?为何欠缺面对批评和黑函的勇气?为何欠缺讨论与协商的能力?既然体会过活生生的真理之道,为什么仍眷恋着话语的霸权?

相较于其他许多地方,台湾人似乎保有较多选择的自由,但为何基督徒的某些选择与行为,即使非关道德,也仍常遭人指责?即使在基督化家庭中,为何仍旧重男轻女?寻常家务、照顾家人、维系家庭的责任,为何仍偏重在许多姊妹身上?即使基督如此看重女性,为何许多妇女的劳务付出,仍经常遭教会轻看、贬低价值?在基督给我们真自由之后,是什么仍束缚着我们?

相较于其他许多地方,台湾人似乎保有较多的政治自由,既然台湾是政教分离的国家,为何台湾某些教会却公开支持特定政党?教会为何没有享受跳脱「政治意识形态」的自由?即使教会自使徒以来就有其独特的政治脉络,但为何当今台湾教会却没有自己组织论述的能力?为什么不敢采取独立于现有政治势力之外的立场,为劳工、女性和移工免于遭受物化与剥削而抗争?

与其他许多地方相比,台湾的教会建筑都很年轻,但为什么许多教会都纷纷选择拆除旧建物盖新教堂?为什么宁可花钱盖建筑,也不愿聘雇需用的干事?养成一名司琴从小到大所需的栽培,不少于培育一位牧师,也绝不亚于一名行政干事所需的职业训练,为什么从事牧养工作有谢礼,干事做行政工作、打扫教堂也有薪水,教会里的音乐事工却是无给职、要求他们牺牲自己的休息和工作来练习呢?

台湾的礼拜堂从前都摆钢琴,有一阵子财力雄厚的教会流行管风琴,近20年则时兴摆爵士鼓,为什么即使教会里未必有这样的人才也仍坚持这些敬拜方式?我们有没有选择敬拜方式的自由?

牧师娘有没有「不参与教会事工」的自由?基督徒有没有「不服事」的自由?有没有「不上教会礼拜」的自由?有没有解散教会的自由?当你的自由与我的自由冲突时,我们一起做是否还能保有自由?

多方思考的尝试

细想之下,我们台湾的基督徒的确是跟从著某种潮流,而且恐怕未经仔细思考、分辨,就匆忙决定跟着走,许多已付诸的行动、已发表的言论、已采取的立场、已遵行的方式,说不太清楚所以然,在「顺服」的大旗之下安全地跟着走,回避讨论,仿佛深怕自己站不住脚。其实我们台湾的基督徒对潮流、风尚是很敏感的,同时也很心虚,仿佛以为自己追求的本质上与流行无异?

反过来说,若我们在行动、言说、采取立场、表现方式之前,经过缜密的思考、讨论取得共识,会不会对自己的所言所行比较有把握、不心虚?说穿了,我们乡愿、追随某些潮流和政治风向、依从特定的方式,若不是单向度思维,或许是为了聚会人数,和难以启齿的奉献?

谁宰制了我们?

如果是钱……

现年94岁、牧养教会超过半世纪的德国老牧师辛克(Jörg Zink 1922~),直截了当地归纳:现今社会最严密控制全人类的,就是金钱。这当然不是他的创见,人类2000年来也没多大进步,耶稣多方多次地教育门徒要避免受到金钱的役使:「不可同时作上帝的仆人,又作钱财的奴隶。」(马太福音6章24节)

「『问心无愧』一直都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东西而已。」辛克在《深度灵修之路》(Die goldene Schnur, 1999)这样写。他认为,说「钱是上帝托付给我们的」太轻率,因为我们手中的钱经过无数人的辛劳,可能也沾染无辜者的血,还经历过欺诈、侮辱、权力与暴力、嫉妒与贪婪,或许也不完全合法。

如果宰制我们的不是钱……

那么,是什么?

或许有人想到极端遵守律法的「律法主义」,即使律法主义走偏锋、不该让它来宰制我们,但律法却是好的(罗马书7章12节),因为律法使人知罪,人仍须接受律法的管束;或许有人联想到传统的束缚,但立意良善的传统也没有不好。

德国神学家泰森(Gerd Teißen 1943~,港译:戴歌德)指出保罗的深刻体悟:虽然祖先传下来的律法原本圣洁,但人总有本事歪曲任何美善的体系,使它变成毁灭性的致死力量:「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哥林多后书3章6节)

我的坚持会使美善圣洁的事物成为毁灭性的力量吗?

相对于坚持看重「人」、坚持「避免人被金钱与权力控制」的政治立场,耶稣岂重视过建筑的新旧、华美、甚至安全与否?岂规定过特定的敬拜仪式?祂也饮酒、也跳舞,欣赏、享受生命中美好的人际关系与事物,却不被这些限制了自由。

如果我们有倾听的能力,才不会高估自己的想法,争辩鲜少能找到真相──辛克说;并且,如果我们有倾听的能力,才能得着弟兄姊妹──这是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的说法。

如果我们能抵挡人情压力,像超越经济压力那样,实实在在认知不聚会、不服事、随时可以解散教会的自由,我们就能诚实体验到上帝对我们的吸引力,我们也才懂得珍惜在礼拜中相聚的彼此,不是只把弟兄姊妹视为数字、工具或工作,而更珍惜一同敬拜的彼此同在,不那么坚持这样或那样的敬拜方式;许多弟兄姊妹和那位「只是刚好嫁给牧师」的姊妹,为我们所做的各样「美好的事」,或许我们也会更懂得珍惜、感谢。

※本系列完。

(封面相片来源:Avondale Pattillo UMC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