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接上帝与普世的桥梁:基督徒的社会参与

6422

最近因着民法修法的争议,婚姻平权的议题又再次浮上台面,支持或反对的意见开始进行舆论的竞逐。先不论议题本身内容,在我自己的观察,有些基督徒弟兄姊妹在这类社会议题的讨论中,往往混淆了「教会/基督徒」与「社会/一般公民」两个身分,却同时又将两者对立起来。这种混淆与对立的矛盾景况,正反映了在「基督徒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与态度来参与社会议题」一事上,产生自我角色定位不清所致。

长久以来,有些基督徒习惯于信仰与社会议题的泾渭分明,最终导致了进入议题时的浮动与进退失据。婚姻平权议题在教会界内所引起的纷争,我想这其实是反映出台湾基督徒在信仰与公共参与上的角色矛盾。但这也正是可以来谈谈两者之间如何衔接的机会。

一.基督徒与公民的双重身分处境与困境

在教会内,基督徒需要被上帝的话所喂养,认识上帝的真理、圣经中的教导,这点是没有疑义的。特别是在个人层次方面,要如何成为「好基督徒」的教导确实是耳熟能详。但是另一方面,我们除了是基督徒外,我们同时也是这个社会的公民,与其他非信徒公民共同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一起工作、一起上课、一起娱乐,甚至与非信徒共同选举出一个政府。因此,除非我们学亚米胥派(Amish)过著与世隔绝的生活,否则我们必然必须与非信徒共同生活与行动。因此我们要怎么与非信徒共同生活,乃至建立一套共同的法律制度呢?这种对世界的回应与拿捏,有时正是有些基督徒进退失据之处。

在面对社会议题时,有两种常见的角色论述。第一种是直接混淆基督徒与公民的角色,直接拿着「撷取自圣经经文的教条」当作公共论述主张的基础,要求这个社会接受。但是却忽略了非信徒根本不接受圣经是具有权威的正当性,甚至也不能理解基督教的相关词汇意义;以及更不用说有些基督徒自己对圣经的认识也模模糊糊的、片段与教条式的接受(这点正反映了讲道与神学教育,对基督徒来说是十分重要的。牧者的责任十分重大)。因此一旦面对其他非信徒的公共论述时,往往不是无法招架,就是无法理解与沟通。因而只能更极力紧抓着自己的意见,不断重复播放,甚至自诩「为义受逼迫」。

另一方面,有时基督徒也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只谈「传福音」而不谈其他社会关系,将基督徒与公民的角色二元对立起来。把信仰侷限在「宣教」一事。

最常听见的论调就是「上帝的归上帝、凯萨的归凯萨」、「耶稣说神的国不在这地上,所以我们也不要花力气在这地上的事上」等等。这样的信仰,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把问题都化约为「个人道德」,甚至只认为「每个人都当好人,这个社会就没问题了」。这种乌托邦式的观点,完全忽略了「罪已经进入这世界,这是个堕落世界」的大前提(若非如此,我们也就不需要基督了),因此我们一定会碰到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而且这绝对不是以「个人道德」作为答案就可以解决的。

试想当我家被强拆征收土地、我的小孩在军队中被虐死、我家厨房里发现假油、我家不时飘来临近工厂的废气污染,甚至导致家人罹癌……等等。这时,基督徒可以对我说什么呢?难道只是说:「我会为你祷告,你平平安安地去吧」是吗?这样信仰的力量究竟表现在哪里?

二.结合「信仰、专业、行动」的桥接者

我要强调的是,基督徒无法不参与在这个社会中。因为基督徒是这个世界的盐和光,基督徒的责任是要防止腐败(意味着这个世界因着罪是腐败的);要照亮黑暗(意味着这个世界因着罪而黑暗)。这是创世以来上帝给人的管理这地的责任。所以问题不在于基督徒该不该参与,而是在于「该如何参与」。基督徒的立场是什么、基督徒的论述是什么?基督徒该如何与这个世界对话?

我想在参与之前,有个重要想法需要不时放在心上提醒自己,就是「若这是人们能看见基督的机会,那我们怎么成为见证?」然后,我们仍必须记住,这个社会是由基督徒与非信徒所共同组成的。因此当我们想要推动法律立法时,要注意到的一点是:法律是以国家力量来限制个人行为的规范工具。也就是违反法律就会被处罚或者剥夺权利(或者不赋予权利)。那我们要如何借着对话与互相理解的方式,来让基督徒与非信徒都能够共同接受这套规范。那正是聆听、同理与对话的重要性。这就是「桥梁的角色」。

基督徒是「桥梁」或「翻译者」,要将上帝的话语,转译成为世人所能理解的意涵。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能力、专业,都是上帝所给我们的恩赐。对基督徒而言,我们看重的点在于:如何将上帝的话与自己的恩赐结合,运用这样的恩赐来荣耀上帝。

底下试着以一个基督徒政治法律学者来作为说明案例:

一个好的基督徒政治法律学者。首先,他的第一个身分是基督徒。在信仰上,他要能够认识与了解在圣经中的话语,认识上帝的爱与公义的真实意涵。他若真实地明白什么是上帝的爱与公义,这将会成为他心中衡量世界的尺、自己的内在价值,并且成为驱动他前进的动力。

接着,在专业上,作为一个好的政治法律学者,他所接受的研究方法、学术与专业的训练,是来自于他的专业领域;他要影响与对话的对象,是同样领域的人们。在他的专业领域中,自有一套判断品质优劣的标准。因此,他必须认真地接受这些专业训练,然后才能够理解这专业领域的人们在说什么、在想什么;接着他需要在认识上帝公义内涵的前提下,透过合乎专业标准的话语,来和领域中的专家们对话。让这专业领域也能理解什么是「基督徒的公义观」(即便不是使用基督教的词汇)。

再者,在行动上,当这学者要去建议立法时,他一样是以自身的专业,来与政治界以及一般社会大众对话。首先他知道法律制度的建制,会对整个社会带来影响。因此他必须能够以基督徒的爱心与同理心,来了解这个社会其他人们的需要、看见受压迫者、弱势者的真实处境与困难。并且从自己的专业来判断,看见问题的根源,知道自己可以如何来参与推动改变社会结构以解决问题。

因此他需要以自己的专业来和各领域的人们对话。争取非信徒的人们都愿意与自己站在同一边,让社会能朝向上帝的公义的方向来转变。「信仰、专业、行动」这三点,每一点都需要不断地、更深入地学习与实践,让这三点能相互融合在一起。从这来看,当基督徒是不容易的,但这也正是为主作见证的方式。毕竟「能够相信上帝的话」,是上帝给基督徒的特殊恩典。但是「理智」却是上帝给所有世人的普遍恩典。

基督徒需要在「理智」这基础上,来与世界对话。从这一点来看,基督徒的责任是很重大的。因为基督徒不仅要做到约翰.斯托得牧师(John Stott)所提的双面聆听(Double Listening):学习上帝的话,认识圣经的教导;同时还要能够聆听这个世界的声音、了解这个世界的痛苦与问题。不单只是聆听,基督徒还必须以上帝的话来回应这个世界的需要,让爱与公义进入到这个世界。

所以,任何职业工作,都是上帝给基督徒的位置,为的是要成为上帝的器皿,成就上帝的使命。因此,任何工作的专业,只要能够在各自的专业上来尽可能地满足「学习上帝的话、聆听世界的需要、并且回应世界的需求」。我想这就是荣神益人,为上帝作见证的方式了。

要当一个基督徒,绝对不是轻松的事情。但是上帝会加添给我们力量,走这成圣的道路。

(封面相片来源:Thomas Hawk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