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代价-1

2952

我是战后婴儿潮一辈的下一代,从小享受着和平带来的一切美好。我从来没想过,和平是需要「(被)宽恕」的。

耶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马太福音5章9节)但我曾以为这指的是人际关系中的美善,在诡谲多变的国际情势中,使人和睦的人无疑是螳臂挡车的理想主义者;在昨是今非、急功近利的社会氛围里,我也曾将圣法兰西斯「使我做祢和平之子」的祷告,视为缘木求鱼的超高道德标准。

因为「和平」不是「反战」而已,是果断的抉择和长期的努力。瑞典的现代史却让我这小见小信的人窥知,「和平」并不是无法企及的理想。

这个人口仅992万的小国,已200多年没经历过战争,许多瑞典人提及这200多年的和平时,多半会难掩自豪地表示:瑞典很幸运。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那些为了躲避战争而形成的历史阴暗面。

瑞典从一次世界大战时开始收容难民,尤其是来自世界各地、祖国发生战乱的儿童,至今已累积了百余年的收容经验。冬季战争(1939~1940)和继续战争(1941~1944)期间,芬兰为了背水一战对抗苏联,将7万名芬兰儿童送至瑞典寄养至战争结束。

或许这是瑞典用以顽强保持中立的「灵巧」之处:另一永久中立国「瑞士」拥有天然屏障,和全世界最密集的私人银行,说世界的财富集中在此也不为过,仗恃这两项优势,即使有哪个野心家想罔顾1815年维也纳会议的决议,也不敢贸然砲轰瑞士;但这三个条件瑞典都没有!既然没本事看管别人的钱包,至少还能保管别人家的心头肉!以小虾米之姿对抗大鲸鱼苏联的芬兰,宁可死守也不愿让战火波及瑞典。

但这样的儿童救援行动仍备受批判,因为战后有1万5000名难民儿童宁愿待在瑞典寄养家庭,也不愿回到芬兰的亲生父母家。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来自其他国家的难民儿童身上,他们宁愿待在新故乡,也不愿回去重建百废待举的出生地。瑞典确实保存了战争国家的种子,但同时也收割了这些国家的未来。

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即使有多达20国声称中立,但最终只有7国从头到尾未经战火,瑞典于1939年9月1日重申自1814年以来的中立状态,但也形同背叛原属同国、列强意图染指、后来也与之浴血奋战的丹麦、挪威、芬兰和爱沙尼亚。由于忌惮纳粹德国,瑞典提供优质的钢铁给德国制造砲弹、飞机与坦克,发了一小笔战争财;甚至希特勒基于可笑的优生学而攻打挪威时,要求借道瑞典,瑞典竟也允许德国大军过境攻打才刚分家出去的兄弟之邦!挪威的愤怒自不言可喻。

这层嫌隙似乎直到今天都还隐约续存:挪威的官方旅游指引上赫然可见这样的文句:「我们样样都要赢过瑞典!」当前的难民政策不仅和瑞典大相迳庭,当局还提供免费巴士,将境内的难民通通车往瑞典,瑞典人即使私下表示不赞同挪威的做法,也不见瑞典官方出面抗议挪威。

瑞典人相信,战争不可能带来和平,但和平需要力量来护卫。「所有男子都必须保卫家园」的传统观念,可溯及九世纪的维京时期,也衍生出「一男子、一子弹、一把枪」(En man, en röst, ett gevär.)的俗谚。

1960年代越战时,瑞典害怕也被美国攻击,空军甚至曾排名世界第四、第五强,随着越战结束,外交成功化解了美国对瑞典的疑虑,瑞典每年投注的国防预算占GDP百分比,从1975年的3.1%下降至如今的1.1%,整体战备在世界排名勉强保持第29位。但有鉴于俄罗斯对邻近国家的威胁日增,最近瑞典已提高民防到备战等级,自愿民兵制也将取消,恢复征兵制。和平,是很昂贵的。

但,和平值多少钱?你愿意用多少钱换取随时可以回家、不会在上班或回家的路上被狙击手枪杀、买菜时市场不会爆炸的自由?

「中立国」的状态历经二次世界大战、冷战与俄罗斯的持续威胁,即使付出了长期的沉重代价,瑞典仍然勉力挣取、换取和平,瑞典人深知,和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靠邻近的几个大国施舍,更不是逃避现实、苟延残喘;和平是追求理想的结果,很昂贵、却也很值得的。

和平与平安是同一个字,耶稣留下平安给我们,并不是不须代价的,只是祂已在十字架代替我们付出了平安的代价,让上帝与我们和解,让我们获得上帝的原谅。在我们静享平安与和平的时候,可想过我们为换取平安与和平所付出的够多吗?我们是自我本位地视平安与和平为理所应当,或是自觉本当不配、思及上帝的原谅、感谢祂与我们和解呢?

但愿今年的平安夜,让我们再次体察和平与平安的宝贵。

(封面相片来源:WIKI;摄于1940年4月9日,一队瑞典军人正移往挪威边界紧急封锁,因为丹麦与挪威已遭纳粹德国占领,边界必须迅速关闭。)

1则评论

  1. 「因为「和平」不是「反战」而已,是果断的抉择和长期的努力。」
    遥远的国度、动人的故事、共通的理想、永恒的平安。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