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如何写圣诞文告?

4008

圣诞文告

每逢圣诞节,教会会以不同方式宣告上主救赎——缔造和平、爱与公义。至于香港,天主教会香港教区主教和香港圣公会大主教会会发表圣诞文告,并会得到媒体广泛报导。这跟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有关。1997年前,媒体多从一个传统和习俗角度来看,对圣诞文告没有太多要求。事实上,没有人会对一篇宣讲爱的圣诞文告反感的。但自香港成为中国一部份时,教会的圣诞文告起了变化。

第一,教会跟政权的关系。不知因为政治正确还是因为信仰要落地,圣诞文告开始有政治性。信仰的政治性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没有不政治的信仰。问题是:谁的政治?第二,香港媒体和社会对教会的圣诞文告越来越有要求。一方面,这是因天主教会陈日君枢机主教被视为香港良心,敢于批评政府所致。另一方面,圣公会大主教(邝广杰和邝保罗)的亲中态度令香港人怀疑。

当然,一篇圣诞文告不会带来社会巨大改变,但圣诞文告却反映社会对教会的期望和教会如何理解上主使命。以下,就让我们反思香港圣公会大主教邝保罗的2016年圣诞文告

2016年邝保罗大主教圣诞文告

邝保罗大主教先对社会有一个初步分析。他说:

持续发生的武装冲突和恐怖袭击;不少国家的公投或者总统选举,亦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至于香港,就出现了港独思潮和立法会宣誓风波等等。这些事件都巧合地有着共同点,就是鼓吹分裂和排外。

构成这些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一般的分析,都是归咎于民粹主义、全球化、政府管治、网络文化、种族问题、阶级矛盾和贫富差距等等。但事实上,不少问题都是因人的自我中心、骄横和叛逆所造成,换言之,问题就是出在人的身上。

他认为由人制造出来的破坏是巨大的,并引用一位官员说,「对香港的处境感到担心、关心、痛心和灰心。」面对如此困境,邝大主教很安慰地说,

可幸的是大家没有死心。人人都会对国家、社会和人伦被破坏感到痛心和厌恶,期望在和谐、安稳和愉快的环境生活,大家待人处事都能秉持基本的价值观,处事认真、勇于承担、自食其力;待人有礼、互相尊重;牺牲小我、彼此包容;顾全大局、理性对话。

虽是如此,但他指出要实现这些愿景并不容易,所以,他以耶稣基督降生鼓励我们。

在上帝的爱里,没有人是无用要被遗弃的,他对每一个人都有期盼,因为他不会看人的过去,只看他们的今天和未来;他也不会看人的外表,而是看人的内心。耶稣基督会给犯错的人一个新目标,一个爱的目标,借此燃亮他们心中隐藏的善,以善胜恶。

为谁说和向谁说

我们对于邝大主教将港独思潮和立法会宣誓风波等同鼓吹分裂和排外的行为无须上纲上线,因为这是他个人政治态度。我们可以认同或不认同。然而,当这政治态度以圣诞文告方式出现时,这就绝非个人立场了。跟随的问题是:邝大主教的政治态度是为谁说和向谁说。为谁说和向谁说要问:邝大主教的政治立场是符合政治正确吗(表达对中共政府的效忠)?他是中央政府的宣传工具吗?

虽然邝大主教不否定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对人伦关系的影响,但他始终认为人才是问题的核心。我们从不否认人的破坏性。例如,一个刚愎自用的香港行政长官已搅乱香港了。因此,培养有德性的个人是重要的。但当当下政治、经济和文化对人的侵蚀无孔不入,并独立于人生存时,只强调提升个人的抗逆力,而少对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制度的批判的个人充权只是医院式充权,即包扎受伤者后,让他再受伤,之后再包扎。为何邝大主教对非人性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不提?问题仍是:他的圣诞文告是为谁说和向谁说,即甚么人他不可以开罪,甚么人欢迎他的言论。

邝大主教引用一位官员的言论确立他对香港的忧心是有根据的,但却没有提出这官员的名字。奇怪的是,邝大主教似乎没有留意香港官员民望甚低的事件。所以,这官员的忧心并不反映民众的忧心。那么,为何邝大主教仍引用官员的言论作为例证?这反映他的思维,即从有权力者看事物。事实上,官员的忧虑与打工仔的忧虑并不一样,而官员的忧虑往往是远离民众的。

邝大主教提到「大家没有死心」,但他所指的「大家」是谁。他们是香港人还是官员呢?此外,他又劝「犯错的人」改过。谁是「犯错的人」?他是中央政府的领导人、香港政府官员还是抗争者?每一个人都要悔改,但有些人却很难悔改。他们多是有权势的人。

容许我这样说,有社会身分和权力者多是口不对心。例如,经常说排名没有意思、珍视教学、鼓励通识的大学是最口不对心。我们的政府何尝不是常说,急市民所急,但现实是如何呢!当口不对心成为权力者文化特性时,他们不会承认错误,并悔改。纵使有,也多是口不对心。

此外,社会地位和有权力者的犯罪多是集体犯罪,即他们不是自己犯罪,更要求集团的人跟他们一起犯罪。不是因为一起犯罪比较开心,而是因为一起犯罪才会对拥有的社会地位和权力者之保障。所以,在权力集团的里异见者总会被排斥或自行离职。

在我的批评下,邝大主教的言论表现得很幼稚。他绝不是,反而很有计算地撰写。在细心计算下,他容不下「真.圣诞」信息。

「真.圣诞」信息

我们以教会传统将临期选用的三代经课为蓝本,思考「真.圣诞」信息。圣经的重要性是它成为我们的镜片,塑造我们看见甚么和如何理解所看见的。就以2016年将临期所选用的圣经,我被马太福音3章1~12节和1章18~25节吸引。

前者提醒我,悔改是将临期信息之一,但施洗约翰却特别批评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即那些有宗教和政治权力者。后者提醒上主是以马内利(上主与我们同在),祂不但为不会发声的发声,更主动拥抱那不受欢的。

下一个关注:那些是不受欢迎的?为何他们不受欢迎?他们的生活怎样?如何拥抱他们?当我们试图回应以上问题时,这些问题反又塑造我们的镜片,以致我们对圣经可能有更厚实的认识。就在信仰与生活的辩证关系中,我们加深对信仰的认识,也更有召命承担信仰责任。

我会以「拥抱那不受欢」作为2016年的「真.圣诞」信息。

(封面相片来源:香港圣公会《教声》;邝保罗大主教。)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