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坜李姓客官

1451

台湾的政治情势蓝、绿、红、急统、缓统、急独、缓独、天然独各有立场,也都立场鲜明。不过,无论是在社群网站上笔战、或是在谈话性节目互喷口水的,我们都很常听见有人自称「中立、理性、客观」,或是网路上所称的「来自中坜的李姓客官」。

有网友趣味的整理了那些人的起手势:「政治归政治,XX归XX」、「台湾快被XX恶斗拖垮、空转X年(从他说的X年,就知道他的立场)」、「反XX的人,有多少人真的有看过XX了呢?」、「台湾就是太民主了!」这类或许可称之为反动修辞的话语。

面对时下年金改革、土地正义的重大议题时,教会不是中立理性客观的讨论,而是像被毒哑、戳瞎的一群无感份子,真空于台湾社会,教会界完全禁声,一些牧者拿着报纸,一手拿着圣经在讲台上宣讲公义时,甚至被教会同工要求禁声,要多谈谈属灵的事,不要谈政治,不要谈社会。

近3年前的太阳花学运时,有牧师出来说:「对于社会争议,教会一贯的教导是要尊重权柄,都要好好为政府祷告,顺服政府的程序表达意见。基督徒都勿忘以福音使命和宣教使命为重,好好等候主耶稣再来。」这次有点声音了,听起来颇有上帝国的雍容气度,中立、理性、客观的分析了基督徒在公民社会中的角色,但还是封闭了一点,给了自己一双鞋,又叫自己不要走出门。

而在这次婚姻平权争议下,台湾教会真的合一站上公共议题的尖端,无论各自立场如何,这绝对是值得赞许的!但美中不足的是……在去年底婚平法案初审通过时,反婚平、护家庭的成员转向总统府,一位阿伯手持麦克风开始提出自己对法案的看法与评论。说实在,这种事在台湾其实并不罕见,小面摊、计程车、巷口的大树下比比皆是,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然而,阿伯一句话勾起了我的兴趣,也让我大吃一惊。他打趣的说:「我这样很理性吧?」然而,一些人可能觉得他所说的,并不「理性」啊?

这时,我们就可以来思考「理性」到底是什么?而阿伯所表示的「理性」是怎样的「理性」?

细细听他的发言,可以发现这位阿伯他要表达的应该是:「我的情绪很平稳,没有情绪化,没有口出恶言。」他所要呈现的可能是理性这个词汇中形容词的意义:清醒,冷静。或是名词所呈现出来意义:辨别是非、分析判断,并据以控制感情、行为的能力。

或许可以用一个更准确的词来称之,可以说是「理智」(reason)的,不会受情绪控制,一遇事就头脑发热、忘记一切,恶言相向、恶行相加。我们会说,那样是「不理智、不理性」的表现。

然而,单凭「情绪很平稳,没有情绪化,没有口出恶言。」就能称为「理性」吗?我不同意,在多数的时候,当我们称一个人是理智的时候,并不代表他的行为都是经过思考,考虑过对错、前因后果,有道理,合乎逻辑的。要具备刚刚所述能力的人,我们才会说他是有「理性(Rationality)」的。

或许可以说,「理性」重要的是「人类在审慎思考后,以推理方式,推导出合理的结论。」否则,我们就会称一个没有感情的疯子(例如冷血的杀人犯)是一个「理性」的人,这跟我们的普遍概念大相迳庭了。例如阿伯不带激昂情绪的说:「你们花父母那么多钱,来搞同性恋,这样对吗?」,或许就是他口中所说的理性(智),但这句话中带有的「歧视」,或许就与「理性」有点差距。

不只是阿伯的例子,我们在各种社会议题中,甚至在同一个议题的不同立场中,都可以看到对「理性」一词的误用。

谈到理性的兴起,必须从希腊哲学随着文艺复兴来到欧陆谈起,希腊哲学的思考与逻辑,再加上随后的启蒙运动,使基督信仰受到严重冲击冲击,必须与之回应,否则就将踏入坟墓。例如,中古世纪的哲学家安瑟伦在其《证据》(Proslogion)中第一章中主张,理性的思考必须符合信仰的原则。

他说到「我决不是理解了才能信仰,而是信仰了才能理解。因为我相信;除非我信仰了,我决不会理解。」这样的概念在启蒙时代后就被渐渐取代,我应该眼见为凭,或是更进一步,我思才故我在啊!怎能未经思考记先接受呢?在启蒙的影响下的哲学主张转向「先了解,才能相信」,信仰不会再是理性的前提。

因此,基督教中开始有历史考据法出现,来应对启蒙的冲击,学者剖析圣经,以探究经文的意义,基督信仰在冲击中站住了脚步,也让今日的我们在上帝先感动我们之时,也以认识祂来更加信赖祂。

回想现代的我们,注释书不就成为我们阅读圣经的良伴,无论同不同意每本注释书当中的观点,他成为我们了解圣经背景的工具书;查经班也成为教会重要的事工,牧者以带领信中认识圣经造就信徒的信仰;圣经研究者也在神学院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持续以不同路径剖析圣经,试图更了解圣经带给我们的意义。

但,中立理性的乡民仍在教会中出现,以为没有情绪化就是理性,而根底对于歧视、反动不公义视若无睹,对于对现代社会的脉动与转变嗤之以鼻,对于自身所站的立场坚定但一无所知。这些问题出在哪?有人说信仰需要再度被启蒙,我认为这话说的太远、太重。基本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再度被启蒙,学习检视自己,理性思考,回应环境的挑战。

或许简单的套一句乡民的话:「大脑是个好东西,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不是吗?

(封面相片来源:harusday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