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风/好撒玛利亚人?从圣经看接纳叙利亚难民的困境

2200

2011年春,叙利亚爆发了内战。由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用武力镇压国内的示威民众,占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于是愤而起来反抗

因着阿萨德用残酷的手段大量屠杀本国的人民,许多难民开始纷纷逃向世界各地。到了2015年,根据联合国人道救援组织提供的资料,叙利亚全国1700万人民中,至少有30万人死亡,420万逃亡外国,650万在国内流离失所。1350万人需要人道救济。

2015年9月2日发生了一件让全世界悲痛的事情。3岁小难民艾兰·库迪(AylanKurdi)的尸体被海浪冲到土耳其海滩。那张图片道尽了叙利亚难民悲惨的遭遇。他们家庭乘船从土耳其要偷渡到希腊,但因为船只不幸翻覆,库迪和母亲及哥哥不幸溺毙。

库迪的父亲告诉记者说,他们家族中有11位被伊斯兰国杀害。小库迪了无生气的图片,使得全世界再度响起收留更多难民的呼声。

170106-2
2015年9月19日出版的明镜周刊(Der Spiegel)谈到德国接纳数十万难民时,将默克尔总理比为德蕾莎修女式的人物。

虽然反对的声音还是不小,可是在默克尔的领导下,世界上许多国家开始接纳大量的难民。德国总理默克尔挑战欧洲说:「如果欧洲在难民问题上失败了,普世公民权的理念将被消灭,那不是一个我们所想要的欧洲。」

然而,2015年11月13日晚上,伊斯兰国在巴黎发动的大规模恐怖屠杀事件改变了这一切,法国总统宣布进入战争状态。人们对收留叙利亚难民更加疑心重重。

不过,纵使如此,法国还是准备接纳3万叙利亚新移民。美国的邻国加拿大虽然把步调放缓,但还是准备接纳2万5000移民。欧洲人了解,巴黎事件中至今为止所有被辨识的恐怖分子,包括主谋,都是法国和比利时的公民。可见主要的威胁来自内部被激进化的国民,而不是外来份子。

美国民情的改变似乎最为强烈。奥巴马原来承诺接纳1万名叙利亚移民的决定,遭受国会和民意强烈的反对,包括所有共和党的总统竞选人,以及30位州长(29位共和党员)。他们纷纷要求美国关闭边境,不容穆斯林进来。

其实,美国对移民的审批手续是全世界最严格的,每个申请者都得经过18个月到24个月的审批过程,包括生物识别和仔细的背景调查。事实上,因为欧洲公民来美国不需要签证,欧洲游客所带来的恐怖威胁远大于任何合法移民。何况美国所承诺接纳的,大多数都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和孩童。

然而今天的现实是:美国不欢迎难民,反对叙利亚移民才是“政治正确”,是维护西方价值和国家安全必要的措施!

历史的回忆

除了被边缘化的原住民,美国是一个由移民组成的国家,美国的移民政策一向是全世界最开放的,美国人一向乐善好施,关心弱势族群,热心社区参与,让19世纪的托克维尔大为赞赏。就如自由女神像底层一个铜匾上的诗句(翻译自网路):

把你们那些筋疲力尽的、一无所有的、渴望呼吸自由空气的、成群的众生给我;
把那些被你们人口众多的国家视为草芥的不幸的人们给我。
让那些无家可归的,厄运连连的人到我这儿来,
我会在金碧辉煌的大门口举着灯迎接你们!

难怪奥巴马总统对反对叙利亚难民的人士说:这种态度不反映美国的价值。

不过,反对某个特殊族群移民美国,在历史上并非首见。1882年的《排华法案》就是个显著的例子。

在二战前,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当时接纳犹太移民的呼声很高,却因遭受民意的反对而没有很成功。从下面两个图表看出,在1938和1939年两次民意测验中,反对接纳犹太移民的美国人占绝大多数,使得战时的美国对吸收犹太移民并不积极。(有部分人逃到中国。)

不支持犹太移民,或许与当时弥漫欧美的反犹氛围有关。今天不支持叙利亚移民则与恐惧极端穆斯林的暴恐活动有关。它们都是被惧怕或仇恨所推动。

基督教界的看法

我们姑且不讨论政客们的意见,他们不过反映选民的心态。我们要探讨,基督教界对接纳叙利亚难民这件事怎么看?

我们发现,看法非常分歧。皮优研究所(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调查发现,新教徒中只有42%支持接纳难民,54%反对。天主教徒有59%支持,39%反对。可见新教徒的疑惧最大。

在广泛搜索媒体上的讯息之后,我发现:反对者多半引用旧约圣经,认为摩西律法要求治死「异教徒」;政府要做上帝「愤怒的使者」对付死敌;为了「爱我们的邻舍」要消除一切可能的威胁,等等。

其中以葛福临牧师向来公开反对伊斯兰教为代表。他这次更是在推特上说:「伊斯兰与我们处在战争状态,我们不断亲身经历它的邪恶。」

也有比较理性的反对者认为:大老远把难民接到美国,浪费金钱,还不如就近济助;离乡别井以后难民要回去不容易;接纳难民没有解决基本问题,等等。

一般来说,凡是在政治上保守的人,多半反对收纳难民,甚或根本反对所有外来移民。我不清楚是否他们的政治立场影响了他们的宗教认知。

相对而言,赞成收纳难民的基督徒则多半引用新约圣经:要基督徒信靠上帝,用爱心接待移民,不论对方的信仰如何:马太福音25章山羊和绵羊的比喻,要照顾那些「赤身露体」的人;雅各书1章27节,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利未记19章33~34节,善待寄居的和外人,等等。

耶稣会怎么说呢?

耶稣所讲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路加福音10章25~37节)大家或许耳熟能详。我们经常在讲台上听到:要做个好撒玛利亚人,照顾那经历患难,有需要的人们。

不过,赖特牧师(N.T. Wright)在他的《路加福音注释》里解释,这并非耶稣讲这个故事真正的含义。要知道,律法师问话的目的是「试探」耶稣。那么,他要套出些什么话呢?

我们都知道,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是世仇,双方都认为自己是亚伯拉罕和摩西的后裔,认为唯有自己应当承受应许。犹太人来往于耶路撒冷与加利利之间,通常都会绕道。这种紧张关系与今天相似,很少犹太人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会直接穿过约旦河西岸的占领地(撒玛利亚)。

故事里面的受难者是位犹太人,要从耶路撒冷绕道耶利哥去加利利,不幸在这个不太安全的路上遇上了强盗,他不但被抢劫,而且被打得昏死过去。

先后有位犹太祭司和一位利未人从这里经过。他们显然因为害怕沾染死人,使自己「不洁净」,因此他们都绕过这个难民,以保持自己的纯洁。反而是一位犹太人的世仇,撒玛利亚人,救了这位奄奄一息的难友。

律法师回答的话:「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是犹太拉比问答的标准答案。这批律法师知道,耶稣希望把救恩带给万民,而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你或许发现,耶稣的回答与律法师的问题两者并不对口,这是关键。律法师原来的问题是:谁是我的邻舍?对他来说,上帝是以色列的上帝,邻舍就是他的犹太同胞。

耶稣知道,律法师试探的用意是:谁才是真以色列人?谁才是上帝的选民?律法师希望借着这个问题暴露出,耶稣的立场不符合犹太人的律法。耶稣却借着这个机会挑战律法师对族群和邻舍的观念。

耶稣没有按照律法师的思维告诉律法师,谁应当是他的邻舍。他是说:谁是那位难友的邻舍?

耶稣的挑战很明显,你能够认同这位被你仇视的撒玛利亚人做你的邻舍吗?对耶稣来说,上帝恩典的目标是全世界。因此,邻舍就是一切有需要的人,并不限于与我们背景、理念、党派相近的人。

耶稣所阐明的原则,应用到今天这批走投无路的难民身上,岂不是十分贴切吗?耶稣告诉我们,我们是这批阿拉伯难民的邻舍,要接纳这样无告的人。

总结

对任何有良知的人来说,信仰应当指导我们的价值和行为。不论是国家还是个人,我们不能在恐怖暴力的威胁下瘫痪,放弃我们道德的责任和价值。

任何的决策都带有风险,风险管理才是个正当的议题,而不是让惧怕或仇恨塞住怜悯的心。

由于美国审批难民的手续,其严谨度举世无双,风险可以受到有效的控制。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如果还继续用恐吓的方式来反对,那我们显然故意漠视耶稣所宣示「邻舍」的观念。

其实,真正能毁灭美国的,正是那种无知、那种本位主义、那种违反道德底线的态度和思考方式。

(本文原刊于2015年12月《举目》,获作者授权转载,欢迎连回《举目》官网或作者《临风识劲草》博客阅读更丰富之表格;封面相片出自:MaximilianV / CC BY

作者简介/临风
本名熊璩,曾任台大数学系副教授、Cray Research研究部总工程师、惠普(HP)中央实验室多电脑研究部门、惠普大学关系部亚太区主任。对文史、艺术有特别的爱好,除了经常在基督教刊物写文以外,也经营着自己的博客。曾著有《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现住美国加州矽谷;Email:chsng117@gmail.com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