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音的教會新世代

5604

天下雜誌舉辦「2017年國情調查」,意外發現台灣民意的斷裂點出現在「39歲」,調查中指出,婚姻平權議題是最明顯的指標,20~29歲贊成者高達73.9%,30~39歲贊成者有66.7%;反觀40歲以上贊成者只剩46.2%,50歲以上支持婚姻平權的則低於32%。這種「世代差異」在社會上或許可以「道不同,不相為謀」,兩者不要互相往來就相安無事,但一樣的狀況出現在教會裡,則會成為讓人椎心刺痛的難題。

在幾次立法院舉辦的公聽會之後,確實有教會青年世代主動表達向同志族群遞出橄欖枝的意願,在較年長的世代中則尚未看見類似的活動發起。但在教會裡探討婚姻平權議題,或許年齡不是唯一的區分依據。例如有年長的退休牧者苦口婆心解釋支持婚姻平權的神學立場、相對來說也有年輕人在教會牧者號召下翻過立院圍牆表達抗議。更關鍵的差異,則可能來自於每間教會裡主事的牧者,有牧者積極動員信徒上街抗議、也有牧者引導會友耐心探索思考,不同教會有著截然不同的氣氛。

在與我年齡相近的青年朋友中,確實有不少人因為這個高度爭議的議題,面臨不同信仰價值抉擇的痛苦與爭戰。在被戲稱「又長又老」的傳統代議制長老教會裡,雖然偶爾會聽見「讓年輕人進入教會決策圈」的呼聲與討論,然而在現實的教會生態裡,年輕人仍多是「接受指揮」的附屬角色,久而久之也習慣在教會中扮演沒有聲音的群體。

因為青年人長期以來在教會裡人微言輕,自知與牧者長執無法相提並論,隨著近日婚姻平權運動衝突升高,即使認為教會行動可能背離了自己對信仰的理解,也沒有立場表示任何意見,因而萌生默默淡出所屬教會的念頭。在我的交友圈中,更有不少年輕的傳道人對教會圈內逐漸緊縮的討論空間感到困擾,面對累積深厚人脈與聲望的資深牧者,年輕傳道人同樣是沒有聲音的一群。

傳播學裡有一個「沉默螺旋」理論(Spiral of Silence),意即人們發現自己的意見與主流意見不同時,因為害怕被孤立,便會選擇隱藏自己的意見,並保持沉默,最後支持主流意見的聲音會愈來愈大,而弱勢意見的聲音逐漸消失。身為年輕世代,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這種「沉默螺旋」正在教會內發生,感嘆對話空間不在,表面雖然團結,其實只是因為不同意見者漸行漸遠,而非做到真正「合一」。

若是天下雜誌的民調屬實,10年後這些年輕世代將成為社會的中堅份子。面對日漸明顯的衝突與裂痕,恐怕是教會需要認真思考的時刻了。在最極端的狀況下,當教會與整個社會的年輕世代意見相左時,學會用智慧展開有效對話,而非憑著血氣爭戰,才有可能得到社會的敬重,進而為主贏得整個世代。或許現在就是決定台灣教會未來教勢發展的關鍵時刻。

(封面相片來源:LiveFunz / CC BY-NC-ND

1則評論

  1. 台灣教會的新世代連同教外的新生代,已經被「後現代主義」綁架,其特色是解構、反權威、極度自我中心,又極度需要得到他人認同。教牧及長執若不能分辨「後現代」的現象,與提出因應對策,將使教會流失許多年輕人,或是與「後現代」妥協,容讓「後現代憤青」主導對聖經的解釋。耶穌降世,祂來到傳統的宗教當中,祂並不是帶領門徒佔領聖殿,進行「XX花」運動,而是一步一腳印,踏遍猶太全地,將神的律法更深入詳細地解明。祂以奇蹟奇事證明祂的來源,又以屬天的權柄來教導眾民,以致猶太領袖無法敵擋,敗下陣來,腦羞成怒欲除耶穌而後快。真理本就排他、不能妥協。面對「後現代」毒素漫延,教牧同工是否準備好了良策,來因應這個世代的挑戰?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