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音的教会新世代

6440

天下杂志举办「2017年国情调查」,意外发现台湾民意的断裂点出现在「39岁」,调查中指出,婚姻平权议题是最明显的指标,20~29岁赞成者高达73.9%,30~39岁赞成者有66.7%;反观40岁以上赞成者只剩46.2%,50岁以上支持婚姻平权的则低于32%。这种「世代差异」在社会上或许可以「道不同,不相为谋」,两者不要互相往来就相安无事,但一样的状况出现在教会里,则会成为让人椎心刺痛的难题。

在几次立法院举办的公听会之后,确实有教会青年世代主动表达向同志族群递出橄榄枝的意愿,在较年长的世代中则尚未看见类似的活动发起。但在教会里探讨婚姻平权议题,或许年龄不是唯一的区分依据。例如有年长的退休牧者苦口婆心解释支持婚姻平权的神学立场、相对来说也有年轻人在教会牧者号召下翻过立院围墙表达抗议。更关键的差异,则可能来自于每间教会里主事的牧者,有牧者积极动员信徒上街抗议、也有牧者引导会友耐心探索思考,不同教会有着截然不同的气氛。

在与我年龄相近的青年朋友中,确实有不少人因为这个高度争议的议题,面临不同信仰价值抉择的痛苦与争战。在被戏称「又长又老」的传统代议制长老教会里,虽然偶尔会听见「让年轻人进入教会决策圈」的呼声与讨论,然而在现实的教会生态里,年轻人仍多是「接受指挥」的附属角色,久而久之也习惯在教会中扮演没有声音的群体。

因为青年人长期以来在教会里人微言轻,自知与牧者长执无法相提并论,随着近日婚姻平权运动冲突升高,即使认为教会行动可能背离了自己对信仰的理解,也没有立场表示任何意见,因而萌生默默淡出所属教会的念头。在我的交友圈中,更有不少年轻的传道人对教会圈内逐渐紧缩的讨论空间感到困扰,面对累积深厚人脉与声望的资深牧者,年轻传道人同样是没有声音的一群。

传播学里有一个「沉默螺旋」理论(Spiral of Silence),意即人们发现自己的意见与主流意见不同时,因为害怕被孤立,便会选择隐藏自己的意见,并保持沉默,最后支持主流意见的声音会愈来愈大,而弱势意见的声音逐渐消失。身为年轻世代,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这种「沉默螺旋」正在教会内发生,感叹对话空间不在,表面虽然团结,其实只是因为不同意见者渐行渐远,而非做到真正「合一」。

若是天下杂志的民调属实,10年后这些年轻世代将成为社会的中坚份子。面对日渐明显的冲突与裂痕,恐怕是教会需要认真思考的时刻了。在最极端的状况下,当教会与整个社会的年轻世代意见相左时,学会用智慧展开有效对话,而非凭著血气争战,才有可能得到社会的敬重,进而为主赢得整个世代。或许现在就是决定台湾教会未来教势发展的关键时刻。

(封面相片来源:LiveFunz / CC BY-NC-ND

1则评论

  1. 台湾教会的新世代连同教外的新生代,已经被「后现代主义」绑架,其特色是解构、反权威、极度自我中心,又极度需要得到他人认同。教牧及长执若不能分辨「后现代」的现象,与提出因应对策,将使教会流失许多年轻人,或是与「后现代」妥协,容让「后现代愤青」主导对圣经的解释。耶稣降世,祂来到传统的宗教当中,祂并不是带领门徒占领圣殿,进行「XX花」运动,而是一步一脚印,踏遍犹太全地,将神的律法更深入详细地解明。祂以奇蹟奇事证明祂的来源,又以属天的权柄来教导众民,以致犹太领袖无法敌挡,败下阵来,脑羞成怒欲除耶稣而后快。真理本就排他、不能妥协。面对「后现代」毒素漫延,教牧同工是否准备好了良策,来因应这个世代的挑战?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