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囂塵上的謊言與造謠

2755

最近一陣子的台灣,很不平靜,意圖說謊造謠、抹黑政府的事情,接二連三。像是抗議年金改革派,在Line群組中瘋傳總統府將派衛兵以機關槍掃射抗議群眾的照片。事實是,那個持槍照片是當年馬英九執政時,有人駕駛卡車衝撞總統府,衛兵當時的持槍照片。

跟總統府有關的另外一件抹黑,是指控總統府竟然邀請之前斷人腳筋的某朱姓國術館師傅進府表演,並有照片佐證。實際上,該人與總統合照的時間點早在案件發生之前數個月,且總統府也完全沒有邀請該人表演的計畫。

另外,來台灣自由行卻被計程車司機下藥迷姦一事發生後,台灣有部分媒體報導指說,韓國媒體呼籲韓國人不要來台灣玩。結果有懂韓文的網友跳出來澄清,韓國媒體的確有關注這起事件,但是都先肯定台灣是個相當安全的國家,也對這起不幸感到遺憾,再提出相關報導。反倒是台灣的特定媒體,為了挑撥仇韓情緒,不惜抹黑造假。

不過短短幾天,社會上就充斥如此多抹黑、造謠,且有不少人聽了便相信,還幫忙散播,甚至當澄清文出來之後,當初幫忙散播者還狡辯說「那是因為總統府讓人不能信任」,言下之意,就是事實如何不重要,坊間流傳的訊息與我對被抹黑的對象的觀感是否一致比較重要。只要跟我立場一致的訊息,便不疑有他的採信,且以此強化對原本的觀感。

討厭或不接受某個人或政黨或價值信念當然可以,畢竟人在世界上行走,各有自己所堅持的價值信念,世界上的價值信念之多,難免有彼此不能相容的部分。好比說,經濟學上的左右派之爭,向來無解,因為各有各的道理,誰也不服誰。

不過,價值信念雖然不同,若有任何交流、對話、辯論的機會時,應以自己所知的事實證據作為依據,而非任意猜測甚至把對方沒說的話加諸對方身上(邏輯上稱之為打稻草人謬誤),以此不存在的虛構作為反駁對象,再將打倒不存在的虛構作為證成自己堅信價值的勝利,除了自嗨之外,說服不了任何尚未選擇立場的第三方。

然而,與不同價值信念之間的攻防,原本首要目的就不是打/辯倒對立意見方,或試圖透過辯論說服對方改宗,而是透過正反雙方的意見交流、對話、論辯,讓雙方能夠確實呈現各自的意見以及背後的理據,然後爭取社會上仍未表態支持哪一方意見的群眾的支持。

對某一個議題長期關注甚至花心力對社會發言,對政府進行遊說的正反方,在社會上其實都是極少數,絕大多數人都是漠不關心或者不在乎支持哪一方。因為俗民大眾多半終日勞苦於自己的生計,對於非切身相關的公共議題,多半採取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看待。因此,任何議題的正反攻防論辯,關鍵都是旁觀的社會大眾看了論辯過程之後會怎麼想,會怎麼選?

造謠抹黑的手法,在資訊流通不快速、不透明,查證成本很高昂的時代或許有效,但如今是網路時代,任何訊息出來後很容易就會被具有相關專業知識的人獲取、判讀,並提出針貶評判,任何造謠抹黑很容易就會被識破,識破者如果剛好是被抹黑的對象,往往會利用被害人的身分、在道德上踩著被害者的姿態反擊回去,且多能引起社會大眾的支持,因為社會輿論多半厭惡欺負弱小、恃強凌弱與造謠抹黑。

教會界近年來也開始反省,應該更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但如果每一次出手介入公共政策,都夾帶大量的不實造謠抹黑,甚至帶頭發散此類訊息的人當中,不乏平日受人敬仰的神職人員,那麼,尚未選擇要支持哪一邊的第三方,會怎麼看待這場社會議題的論辯?最後又會選擇支持哪一方?

亞里斯多德說,有效的說服論辯建立在三個基礎上。第一是理性論述(言之有據,根據事實建立論述),以理服人;第二是訴諸情感,感動人心,讓人感同身受,產生認同;第三則是從發話者的人格信譽進行判斷,如果是人格高尚者所說之話,人們多半願意相信。

以上三者全都一致,論辯說服很難輸,但如果不一致,甚至被揭發為假(例如,德高望重者不惜說謊,挑撥仇恨情緒),反彈力道會更大,即便原本並不怎麼支持另外一方的意見,也會因為同情憐憫或義憤填膺的主持公道感而轉向另外一方。

耶穌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即便說了真理會讓自己屈居劣勢,基督徒也只能堅持述說真理,耶穌沒有要我們用謊言之父那一套來迷惑眾生,即便目的是崇高的,手段也必須正確。身為基督的追隨者,得承受比常人更高的道德標準,而不是因為有蒙恩得救的特權,採用「先說謊、再認罪悔改」的方式,替自己的錯誤合理化。

就算上帝接受這樣的認罪悔改,只怕教會跟基督徒也早已丟失了社會信任,所關切的議題也兵敗如山倒,最後只能關起門來自我安慰,宣告外邦人都會沉淪滅亡,無法進入永生窄門。

1則評論

  1. 不管什麼議題,雙方都有抹黑造謠的可能,畢竟人就是罪人,當有什麼(政治)目的時,經常會不擇手段去達成目的。
    抗議年金改革派固然有偏激的聲音,支持的也不遑多讓。
    網路上時不時就看見某些言論,說領兩三萬的年輕人,要養領五六萬的軍公教退休人士。先不說單身者月收入兩萬五以下本來就不用繳所得稅,但難道支持退休金的公民,就只有薪水兩三萬以下的受薪者嗎?事實上是全民都在扛,不是嗎?薪水兩三萬的人,他們的貢獻還遠遠不及高薪者呢!為什麼卻不提其他高薪者,單單把低新者拿出來講,好像只有低薪者在養退休人士。更何況,低薪者從社會得到的好處(公共設施、福利等等),價值應該還大過他們繳的稅(無論是綜所稅還是消費稅或健保什麼的)吧?

    這年頭就是post-truth的年頭,大家更多是只問立場,不問是非。

    基督徒應該是最有條件能夠擁有客觀眼界的人才是,因為我們不是把希望寄託在地上的政府,而是天國。所以基督徒應該是不會需要為了護航自己喜歡的政黨或是打擊自己不喜歡的政黨,而用違反聖經倫理的方式去做造謠抹黑之類的動作。
    深切盼望基督徒在台灣能發光作鹽,當個能審慎過濾資訊,也審慎提供資訊的群體。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