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嚣尘上的谎言与造谣

2784

最近一阵子的台湾,很不平静,意图说谎造谣、抹黑政府的事情,接二连三。像是抗议年金改革派,在Line群组中疯传总统府将派卫兵以机关枪扫射抗议群众的照片。事实是,那个持枪照片是当年马英九执政时,有人驾驶卡车冲撞总统府,卫兵当时的持枪照片。

跟总统府有关的另外一件抹黑,是指控总统府竟然邀请之前断人脚筋的某朱姓国术馆师傅进府表演,并有照片佐证。实际上,该人与总统合照的时间点早在案件发生之前数个月,且总统府也完全没有邀请该人表演的计画。

另外,来台湾自由行却被计程车司机下药迷奸一事发生后,台湾有部分媒体报导指说,韩国媒体呼吁韩国人不要来台湾玩。结果有懂韩文的网友跳出来澄清,韩国媒体的确有关注这起事件,但是都先肯定台湾是个相当安全的国家,也对这起不幸感到遗憾,再提出相关报导。反倒是台湾的特定媒体,为了挑拨仇韩情绪,不惜抹黑造假。

不过短短几天,社会上就充斥如此多抹黑、造谣,且有不少人听了便相信,还帮忙散播,甚至当澄清文出来之后,当初帮忙散播者还狡辩说「那是因为总统府让人不能信任」,言下之意,就是事实如何不重要,坊间流传的讯息与我对被抹黑的对象的观感是否一致比较重要。只要跟我立场一致的讯息,便不疑有他的采信,且以此强化对原本的观感。

讨厌或不接受某个人或政党或价值信念当然可以,毕竟人在世界上行走,各有自己所坚持的价值信念,世界上的价值信念之多,难免有彼此不能相容的部分。好比说,经济学上的左右派之争,向来无解,因为各有各的道理,谁也不服谁。

不过,价值信念虽然不同,若有任何交流、对话、辩论的机会时,应以自己所知的事实证据作为依据,而非任意猜测甚至把对方没说的话加诸对方身上(逻辑上称之为打稻草人谬误),以此不存在的虚构作为反驳对象,再将打倒不存在的虚构作为证成自己坚信价值的胜利,除了自嗨之外,说服不了任何尚未选择立场的第三方。

然而,与不同价值信念之间的攻防,原本首要目的就不是打/辩倒对立意见方,或试图透过辩论说服对方改宗,而是透过正反双方的意见交流、对话、论辩,让双方能够确实呈现各自的意见以及背后的理据,然后争取社会上仍未表态支持哪一方意见的群众的支持。

对某一个议题长期关注甚至花心力对社会发言,对政府进行游说的正反方,在社会上其实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都是漠不关心或者不在乎支持哪一方。因为俗民大众多半终日劳苦于自己的生计,对于非切身相关的公共议题,多半采取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态度看待。因此,任何议题的正反攻防论辩,关键都是旁观的社会大众看了论辩过程之后会怎么想,会怎么选?

造谣抹黑的手法,在资讯流通不快速、不透明,查证成本很高昂的时代或许有效,但如今是网路时代,任何讯息出来后很容易就会被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人获取、判读,并提出针贬评判,任何造谣抹黑很容易就会被识破,识破者如果刚好是被抹黑的对象,往往会利用被害人的身分、在道德上踩着被害者的姿态反击回去,且多能引起社会大众的支持,因为社会舆论多半厌恶欺负弱小、恃强凌弱与造谣抹黑。

教会界近年来也开始反省,应该更积极参与公共事务,但如果每一次出手介入公共政策,都夹带大量的不实造谣抹黑,甚至带头发散此类讯息的人当中,不乏平日受人敬仰的神职人员,那么,尚未选择要支持哪一边的第三方,会怎么看待这场社会议题的论辩?最后又会选择支持哪一方?

亚里斯多德说,有效的说服论辩建立在三个基础上。第一是理性论述(言之有据,根据事实建立论述),以理服人;第二是诉诸情感,感动人心,让人感同身受,产生认同;第三则是从发话者的人格信誉进行判断,如果是人格高尚者所说之话,人们多半愿意相信。

以上三者全都一致,论辩说服很难输,但如果不一致,甚至被揭发为假(例如,德高望重者不惜说谎,挑拨仇恨情绪),反弹力道会更大,即便原本并不怎么支持另外一方的意见,也会因为同情怜悯或义愤填膺的主持公道感而转向另外一方。

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即便说了真理会让自己屈居劣势,基督徒也只能坚持述说真理,耶稣没有要我们用谎言之父那一套来迷惑众生,即便目的是崇高的,手段也必须正确。身为基督的追随者,得承受比常人更高的道德标准,而不是因为有蒙恩得救的特权,采用「先说谎、再认罪悔改」的方式,替自己的错误合理化。

就算上帝接受这样的认罪悔改,只怕教会跟基督徒也早已丢失了社会信任,所关切的议题也兵败如山倒,最后只能关起门来自我安慰,宣告外邦人都会沉沦灭亡,无法进入永生窄门。

1则评论

  1. 不管什么议题,双方都有抹黑造谣的可能,毕竟人就是罪人,当有什么(政治)目的时,经常会不择手段去达成目的。
    抗议年金改革派固然有偏激的声音,支持的也不遑多让。
    网路上时不时就看见某些言论,说领两三万的年轻人,要养领五六万的军公教退休人士。先不说单身者月收入两万五以下本来就不用缴所得税,但难道支持退休金的公民,就只有薪水两三万以下的受薪者吗?事实上是全民都在扛,不是吗?薪水两三万的人,他们的贡献还远远不及高薪者呢!为什么却不提其他高薪者,单单把低新者拿出来讲,好像只有低薪者在养退休人士。更何况,低薪者从社会得到的好处(公共设施、福利等等),价值应该还大过他们缴的税(无论是综所税还是消费税或健保什么的)吧?

    这年头就是post-truth的年头,大家更多是只问立场,不问是非。

    基督徒应该是最有条件能够拥有客观眼界的人才是,因为我们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地上的政府,而是天国。所以基督徒应该是不会需要为了护航自己喜欢的政党或是打击自己不喜欢的政党,而用违反圣经伦理的方式去做造谣抹黑之类的动作。
    深切盼望基督徒在台湾能发光作盐,当个能审慎过滤资讯,也审慎提供资讯的群体。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