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黑历史的勇气

4205

近日在台湾上映的丹麦电影《拆弹少年》(Land of Mine)讲述一段鲜为人知的黑历史。1945年纳粹德国战败后,撤出占领了5年的丹麦,然而一群德国少年兵却被迫来到丹麦的海岸,必须拆除德军所埋下的地雷后才能返家,过程中少年们受尽殴打与屈辱,甚至被炸得粉身碎骨命丧海滩,连负责带队的士官都忍不住产生恻隐之心,对少年们的处境心疼不已。

这出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丹麦西海岸共被埋设了200多万颗地雷,战后有2000名德国战俘被迫留下来清理,最终有将近一半丧命或残废。这出电影由于打破了过往加害者与被害者之间的刻板印象,加上无辜的少年被迫承担起纳粹所犯下的罪行,十分发人省思。除了在欧洲获得多个奖项,也将代表丹麦角逐2017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对我来说,这出电影最震撼人心之处,不单德国少年兵悲惨的处境,更在于这样一出反省意味浓厚的电影,竟是由电影里的「加害国」丹麦所拍摄的,直视自身黑暗历史的勇气让人万分敬佩。

早年这类二战片,绝大多数都将敌对国家拍成十恶不赦的恶棍。1960年代的美国电影中,德军必是万恶的罪魁,个个都是毫无人性的魔鬼;中国电影所呈现的日军,也都刻意用猥琐不堪的形象呈现。近年来这样的风气略有改变,例如柯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 )所拍摄《来自硫磺岛的信》(Letters from Iwo Jima),就刻画日本青年被迫从军的无奈与悲哀。然而真正加害者与被害者角色互换的反省电影,恐怕还是少之又少。

这种对于过去黑暗历史深刻的自我反省,即使是在今日民主意识高涨的台湾,仍然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路要走。面对过去的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时期的种种,仍多是由被害者家属出面控诉,几乎未曾听闻有加害者主动出面忏悔的新闻,甚至在二二八事件中被称为「高雄屠夫」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缉的儿子彭荫刚,日前还在报纸上刊登半版广告发表公开信评论时政,看在受害者家属眼中自然是愤恨难平。

由于台湾历年的黑暗历史牵涉复杂的族群问题,甚至过往威权体制所遗留的权力结构仍未彻底瓦解,导致社会宁愿选择遗忘,避免触动深不见底的伤口或反扑。然而这样的态度也让政府的各种悼念仪式显得聊备一格,只见形式上的追思,始终不见彻底调查让真相显明。

更深一层来讲,台湾的黑历史,除了二二八事件与白恐怖之外,原住民的受害历史更被直接无视。原住民与汉人移民之间的冲突不计其数,许多甚至到达了灭族大屠杀的等级,例如18世纪的平埔族「大甲西社事件」、撒奇莱雅族 「加礼宛事件」等,然而社会始终对这些历史漠不关心,即使有原住民立法委员不断提醒这些往事的存在,至今在国家及教育体制内仍不见明确的教导、纪念与作为,对于原住民的各种偏见亦始终存在于社会上。

论及教会内的黑历史,恐怕更是族繁不及备载。今日台湾所见对教会的反省,或许是因为宗教改革500周年正逢其时,大多集中在当年天主教会的腐败,却未见对今日的信仰处境有太多深层的省思,让宗教改革500周年的意义打了折扣。曾庆豹教授今年出版最新著作《约瑟和他的兄弟们:护教反共、党国基督徒与台湾基要派的形成》, 正是一种直视教会黑历史的尝试,可以想见揭露这样不堪的过去,必定要承受许多的责难与压力。

「当一切的事被公开出来的时候,真相就显露了, 因为凡显明出来的就是光。所以诗中这样说:醒过来吧,睡着的人,从死人中起来!基督要光照你们。」(以弗所书5章第13~14节)很多时候基督徒基于对教会的爱护,对于可能会伤及教会的议题选择避而不谈,甚至把这类的反省归类为「负面思考」而给予负面评价。然而让真相显露,或许才是基督光照、教会从沈睡中苏醒的开端。

(封面剧照来源:IMDB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