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人要有職業道德

6212

最近,立法委員羅致政因為相信牧師,將民進黨黨團內部Line群組對話截圖給牧師看,結果牧師竟將截圖交給敵對政黨大肆宣傳。且不論那些對話內容究竟有多大的爭議性,身為一個牧者,踐踏他人對自己神僕身分的敬重與相信,理應受到最嚴厲的批判。

傳道人與醫師、諮商師、社工師一樣,會因為工作的關係而知道許多人的隱私,而當事人之所以會坦然告知他們有關自己隱密的事,是因為相信這些專業人士當年進入該領域時的熱情與誓言;對傳道人的信任,更奠基在傳道人背後的聖靈。當傳道人把他人基於對神僕的敬重與信任而交代的隱密之事轉給第三者,特別是當事人的敵對者,這個傳道人所羞辱、所踐踏的不是當事人,甚至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位讓人信任你的神。

因為傳道人會知道許多人的祕密,喜愛窺探社會各個角落的獨裁政黨特別喜愛吸收傳道人,昔日東德就是如此。東德惡名昭彰的特務機關「史塔西」(Stasi,國家安全部簡稱的音譯源自蘇聯的KGB,於社會各個角落廣設密探。在柏林圍牆倒塌前夕,「非編制內的密探(inoffizielle Mitarbeiter)」則多達30萬人之譜,以東德不過1660萬人口的規模,如此龐大的密探網可以說是到了人人都被監視的地步。

這些密探中有許多人是被迫為「史塔西」效勞的,因為「史塔西」可以撤銷任何證照、撤銷入學許可,或不讓人參加任何的訓練,藉此毀掉一個人的前途。「史塔西」對被統治者的騷擾與精神暴力,也是讓人被迫屈從的主要原因。許多基於職業而接觸到個人隱私的工作者,如律師、醫師、教師、教練、神職人員等,都是「史塔西」要求合作的對象。

東西德統一後,清點「史塔西」的檔案,針對前東德公民所記載下來的就有400多萬件,佔所有人事檔案的三分之二。聯邦政府經過一番辯論後,決定允許所有名字被「史塔西」登錄的當事人調閱自己的檔案。許多當事人都赫然發現,定期向「史塔西」彙報其最新動態資料的,竟是其所最信任的人,包含牧師。

統一後的德國,當過「史塔西」爪耙子的人一旦被揭發,便如過街老鼠。而檔案公佈後,的確也對前東德地區造成很嚴重的社會不信任感。如果連身為神僕的牧師都可以為了畏懼特務機關,甚至為了爭取較好的待遇而出賣會友,還有誰值得信任?

台灣也曾長期處於白色恐怖之下,也曾特務橫行,論戒嚴的歷史,台灣更是全世界最久的。早期的教堂裡也常有特務出沒,傳道人被特務尾隨、竊聽者時有所聞,若有傳道人被特務吸收,倒也不奇怪。然而,解嚴30年後,傳道人若還不懂得不可以把會友因為自己神僕身分而信任交託的隱密之事交給特定力量,不是太無知、太無感、太無恥了嗎?

或許會有人說,這位牧長是基於自己的信念而不惜踐踏他人的信任,情有可原。然而我們要明白,在基督信仰裡,再崇高的目標都不能合理化邪惡的手段。請記住,基督信仰不是個宗教,是個生命!是個與基督同行的生命!每一個基督徒生命最重要的一件事,乃是榮耀神。傳道人踐踏他人對自己神僕身分的信任,就是踐踏他人心中對上帝的尊敬!這是極大的惡。

傳道人,要有職業道德!

(封面相片來源:texturl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