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人要有职业道德

6330

最近,立法委员罗致政因为相信牧师,将民进党党团内部Line群组对话截图给牧师看,结果牧师竟将截图交给敌对政党大肆宣传。且不论那些对话内容究竟有多大的争议性,身为一个牧者,践踏他人对自己神仆身分的敬重与相信,理应受到最严厉的批判。

传道人与医师、咨商师、社工师一样,会因为工作的关系而知道许多人的隐私,而当事人之所以会坦然告知他们有关自己隐密的事,是因为相信这些专业人士当年进入该领域时的热情与誓言;对传道人的信任,更奠基在传道人背后的圣灵。当传道人把他人基于对神仆的敬重与信任而交代的隐密之事转给第三者,特别是当事人的敌对者,这个传道人所羞辱、所践踏的不是当事人,甚至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位让人信任你的神。

因为传道人会知道许多人的祕密,喜爱窥探社会各个角落的独裁政党特别喜爱吸收传道人,昔日东德就是如此。东德恶名昭彰的特务机关「史塔西」(Stasi,国家安全部简称的音译源自苏联的KGB,于社会各个角落广设密探。在柏林围墙倒塌前夕,「非编制内的密探(inoffizielle Mitarbeiter)」则多达30万人之谱,以东德不过1660万人口的规模,如此庞大的密探网可以说是到了人人都被监视的地步。

这些密探中有许多人是被迫为「史塔西」效劳的,因为「史塔西」可以撤销任何证照、撤销入学许可,或不让人参加任何的训练,借此毁掉一个人的前途。「史塔西」对被统治者的骚扰与精神暴力,也是让人被迫屈从的主要原因。许多基于职业而接触到个人隐私的工作者,如律师、医师、教师、教练、神职人员等,都是「史塔西」要求合作的对象。

东西德统一后,清点「史塔西」的档案,针对前东德公民所记载下来的就有400多万件,占所有人事档案的三分之二。联邦政府经过一番辩论后,决定允许所有名字被「史塔西」登录的当事人调阅自己的档案。许多当事人都赫然发现,定期向「史塔西」汇报其最新动态资料的,竟是其所最信任的人,包含牧师。

统一后的德国,当过「史塔西」爪耙子的人一旦被揭发,便如过街老鼠。而档案公布后,的确也对前东德地区造成很严重的社会不信任感。如果连身为神仆的牧师都可以为了畏惧特务机关,甚至为了争取较好的待遇而出卖会友,还有谁值得信任?

台湾也曾长期处于白色恐怖之下,也曾特务横行,论戒严的历史,台湾更是全世界最久的。早期的教堂里也常有特务出没,传道人被特务尾随、窃听者时有所闻,若有传道人被特务吸收,倒也不奇怪。然而,解严30年后,传道人若还不懂得不可以把会友因为自己神仆身分而信任交托的隐密之事交给特定力量,不是太无知、太无感、太无耻了吗?

或许会有人说,这位牧长是基于自己的信念而不惜践踏他人的信任,情有可原。然而我们要明白,在基督信仰里,再崇高的目标都不能合理化邪恶的手段。请记住,基督信仰不是个宗教,是个生命!是个与基督同行的生命!每一个基督徒生命最重要的一件事,乃是荣耀神。传道人践踏他人对自己神仆身分的信任,就是践踏他人心中对上帝的尊敬!这是极大的恶。

传道人,要有职业道德!

(封面相片来源:texturl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