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哈隨魯的金杖

3054

曾慶豹教授的《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一書肯定要引發激辯,不說別的,在2013年8月27~29日的「兩岸基督教論壇」為中國與台灣的許多牧者帶來滿滿的大平台之後,大概不太有人願意想起「現在正是發動護教反共運動最適當的時機,善與惡、正與邪、光明與黑暗、自由與奴役,是不能並存的,吾人要有信心,在神的指引之下,最後勝利定屬於我們的。」(註1)或是「奮起,奮起,全世界的信徒;奮起,高舉我主的十字架;戰勝共產黨,跟隨救主行。」(註2)之類的話語。

而今歷史既然掀開,自然會有更多史家投入補充、辯正與釐清。然而讀著這段從1965年開始,到1990年悄然隱身的歷史,作為「後反共護教」一代的台灣信徒,我內心不禁充滿困惑。單是封面照片,就已經令人不禁揣想:究竟是什麼樣的年代,什麼樣的「信仰」,能夠讓基督徒看著世俗政權的標記,被放在十字架的正中央?那是屬於耶穌的位置。

然而,在我心裡最深的疑懼卻是:在那個年代,你和我,我們會怎麼做?在納粹德國底下殉難的祕密反抗團體「白玫瑰」的成員:漢斯‧蕭爾,在臨行前的監獄裡牆留下了一行字:「威武不能屈。」然而,這是真的嗎?真的威武不能屈嗎?在電影《教父》裡,麥可‧柯里昂說他身為教父的父親的談判原則是:「我會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價碼」(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這價碼真的很難開嗎?就算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要是家人的性命呢?要是至親友人的人性尊嚴呢?真的我們可以說,不論強權開出什麼價碼,我們都不會屈服嗎?

對於解嚴後才認識台灣教會的我輩而言,該如何理解那段歷史、以及上一輩的鬥爭與掙扎呢?而在國際情勢瞬息萬變的今天,我們如果不了解過去的一切,又如何為未來可能的環境做好準備呢?而我們又憑著什麼理解呢?是五個唯獨嗎?是聖經無誤嗎?

正好,無誤的聖經裡有段記述,為我們理解國民黨專政時期教會所承受的壓力,提供了一線光芒。正好,這段記述也是一段公案。據說,發動宗教改革的馬丁‧路得對這段記述有所質疑,而他的質疑不無道理:和反共護教神學論述不同,這段記述一個字也沒提到神。這是《以斯帖記》當中的記述。事實上,這卷書中有大量的情節,都讓人想起那段若不反共愛國、就是牛鬼蛇神的歷史。

這段記述圍繞著一個人展開,不是以斯帖,而是故事中最「威武」的人:波斯王亞哈隨魯(註3)。而故事的開始,就是亞哈隨魯的「威武」被挑戰了──王后瓦實提不願依旨到眾臣面前展露美色。受創的男性尊嚴,不,受創的王者尊嚴需要重建,因此廢黜王后,另選新后──王者的受創反而成了眾人爭奪王者寵幸的契機。

以斯帖被立為后,因為「王愛以斯帖過於愛眾女」(以斯帖記2章17節);在以斯帖之後,哈曼得到亞哈隨魯的寵幸,高升到萬人之上,受人跪拜;收堂妹以斯帖為自己女兒的末底改為猶太人招來滅族之禍,正是因為不跪拜哈曼──王的「威武」的代表;以斯帖拯救全族,也是憑著亞哈隨魯的「威武」──哈曼為自己求情求到以斯帖的床上去,這真的是「求王后以斯帖救命」了……

這場宮廷大戲惹人不快,畢竟內容太過「人性」了,充滿陰謀、復仇與欲望。然而,這不正是專政底下教會的處境嗎?哈曼在亞哈隨魯王面前給末底改定罪,這和創造特定神學以打擊其他神學觀點不同的宗派,豈不驚人的相似呢?事實上,在台灣的「反共護教運動」,與在中國的「控訴運動」,不都是在專政政體底下,用十字架來高舉政權的標誌嗎?

然而,以斯帖記的重點並不在這些陰謀與人性的敗壞,而在於以斯帖的一個行動。在哈曼借王命下令滅除猶太人後,末底改請以斯帖做點什麼。以斯帖的回答是:

王的一切臣僕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4章11節)。

以斯帖的意思很清楚:我已經30天未蒙寵幸,你要我去見王,就是要我的命。然而末底改卻說:「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4章14節)末底改的話讓以斯帖鼓起勇氣要相信神的拯救:「你當去招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4章16節)

然後呢?以斯帖三日後前去見亞哈隨魯王,而當王「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頭」(5章2節)。她在恐懼中把握住了機會,伸手觸摸可以至她於死地的權杖。以斯帖並不是「威武不能屈」的漢斯‧蕭爾,但她更接近在強權底下必須委曲求全的許多人,而她的經歷,或許值得我們持續反思。

我們或許不能期待所有人都是先知以利亞,或所有人都是殉道者司提反,我們許多人都會三次不認主,但主卻會回來三次堅固我們的信心。然而,我們或許還是可以清楚分辨:我們和他人正扮演著什麼角色。誰是我們當今的亞哈隨魯王?他的金杖伸向誰?誰現在拿著亞哈隨魯的戒指?誰說著什麼樣的神學是為了取得戒指?而如果必要,我們是否願意放膽觸摸亞哈隨魯的金杖?

註:
1.蔣介石,〈電文致詞〉,《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會議手冊》,1965/10/8-9,引自曾慶豹,《約瑟和他的弟兄們》,台南:教會公報社,2016,頁131。
2.世界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會歌,〈奮起為耶穌〉,上引書,頁145。
3.以斯帖記的第一章與最後一章,說的都是亞哈隨魯王。

(封面圖片來源:Free Bible Images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