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哈随鲁的金杖

4495

曾庆豹教授的《约瑟和他的兄弟们:护教反共、党国基督徒与台湾基要派的形成》一书肯定要引发激辩,不说别的,在2013年8月27~29日的「两岸基督教论坛」为中国与台湾的许多牧者带来满满的大平台之后,大概不太有人愿意想起「现在正是发动护教反共运动最适当的时机,善与恶、正与邪、光明与黑暗、自由与奴役,是不能并存的,吾人要有信心,在神的指引之下,最后胜利定属于我们的。」(注1)或是「奋起,奋起,全世界的信徒;奋起,高举我主的十字架;战胜共产党,跟随救主行。」(注2)之类的话语。

而今历史既然掀开,自然会有更多史家投入补充、辩正与厘清。然而读著这段从1965年开始,到1990年悄然隐身的历史,作为「后反共护教」一代的台湾信徒,我内心不禁充满困惑。单是封面照片,就已经令人不禁揣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年代,什么样的「信仰」,能够让基督徒看着世俗政权的标记,被放在十字架的正中央?那是属于耶稣的位置。

然而,在我心里最深的疑惧却是:在那个年代,你和我,我们会怎么做?在纳粹德国底下殉难的祕密反抗团体「白玫瑰」的成员:汉斯‧萧尔,在临行前的监狱里墙留下了一行字:「威武不能屈。」然而,这是真的吗?真的威武不能屈吗?在电影《教父》里,麦可‧柯里昂说他身为教父的父亲的谈判原则是:「我会给他一个无法拒绝的价码」(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这价码真的很难开吗?就算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要是家人的性命呢?要是至亲友人的人性尊严呢?真的我们可以说,不论强权开出什么价码,我们都不会屈服吗?

对于解严后才认识台湾教会的我辈而言,该如何理解那段历史、以及上一辈的斗争与挣扎呢?而在国际情势瞬息万变的今天,我们如果不了解过去的一切,又如何为未来可能的环境做好准备呢?而我们又凭著什么理解呢?是五个唯独吗?是圣经无误吗?

正好,无误的圣经里有段记述,为我们理解国民党专政时期教会所承受的压力,提供了一线光芒。正好,这段记述也是一段公案。据说,发动宗教改革的马丁‧路得对这段记述有所质疑,而他的质疑不无道理:和反共护教神学论述不同,这段记述一个字也没提到神。这是《以斯帖记》当中的记述。事实上,这卷书中有大量的情节,都让人想起那段若不反共爱国、就是牛鬼蛇神的历史。

这段记述围绕着一个人展开,不是以斯帖,而是故事中最「威武」的人:波斯王亚哈随鲁(注3)。而故事的开始,就是亚哈随鲁的「威武」被挑战了──王后瓦实提不愿依旨到众臣面前展露美色。受创的男性尊严,不,受创的王者尊严需要重建,因此废黜王后,另选新后──王者的受创反而成了众人争夺王者宠幸的契机。

以斯帖被立为后,因为「王爱以斯帖过于爱众女」(以斯帖记2章17节);在以斯帖之后,哈曼得到亚哈随鲁的宠幸,高升到万人之上,受人跪拜;收堂妹以斯帖为自己女儿的末底改为犹太人招来灭族之祸,正是因为不跪拜哈曼──王的「威武」的代表;以斯帖拯救全族,也是凭著亚哈随鲁的「威武」──哈曼为自己求情求到以斯帖的床上去,这真的是「求王后以斯帖救命」了……

这场宫廷大戏惹人不快,毕竟内容太过「人性」了,充满阴谋、复仇与欲望。然而,这不正是专政底下教会的处境吗?哈曼在亚哈随鲁王面前给末底改定罪,这和创造特定神学以打击其他神学观点不同的宗派,岂不惊人的相似呢?事实上,在台湾的「反共护教运动」,与在中国的「控诉运动」,不都是在专政政体底下,用十字架来高举政权的标志吗?

然而,以斯帖记的重点并不在这些阴谋与人性的败坏,而在于以斯帖的一个行动。在哈曼借王命下令灭除犹太人后,末底改请以斯帖做点什么。以斯帖的回答是:

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个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现在我没有蒙召进去见王已经三十日了(4章11节)。

以斯帖的意思很清楚:我已经30天未蒙宠幸,你要我去见王,就是要我的命。然而末底改却说:「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4章14节)末底改的话让以斯帖鼓起勇气要相信神的拯救:「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4章16节)

然后呢?以斯帖三日后前去见亚哈随鲁王,而当王「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头」(5章2节)。她在恐惧中把握住了机会,伸手触摸可以至她于死地的权杖。以斯帖并不是「威武不能屈」的汉斯‧萧尔,但她更接近在强权底下必须委曲求全的许多人,而她的经历,或许值得我们持续反思。

我们或许不能期待所有人都是先知以利亚,或所有人都是殉道者司提反,我们许多人都会三次不认主,但主却会回来三次坚固我们的信心。然而,我们或许还是可以清楚分辨:我们和他人正扮演着什么角色。谁是我们当今的亚哈随鲁王?他的金杖伸向谁?谁现在拿着亚哈随鲁的戒指?谁说著什么样的神学是为了取得戒指?而如果必要,我们是否愿意放胆触摸亚哈随鲁的金杖?

注:
1.蒋介石,〈电文致词〉,《亚洲基督教护教反共会议手册》,1965/10/8-9,引自曾庆豹,《约瑟和他的弟兄们》,台南:教会公报社,2016,页131。
2.世界基督教护教反共联合会会歌,〈奋起为耶稣〉,上引书,页145。
3.以斯帖记的第一章与最后一章,说的都是亚哈随鲁王。

(封面图片来源:Free Bible Images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