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风/面对美国「反政治正确」与「民粹主义」狂潮

3444

川普当选不到一个月就点了「川蔡」,后来又用推特的方式加了几味小菜,让全中国跌入五里雾中。这是「政治不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简称:PC)最大能量的发挥!「政治不正确」过去几年来在美国是个最醒目的口号,可说是时代的标示。川普使用它作政治武器,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化境。

他在竞选期间不断发表「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每当有人指他藐视女性或种族歧视,他就搬出法宝说对方只关心「政治正确」,认为这才是美国今天的问题。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加上反抗暴力的英雄人物。

当选后他更是变本加厉,任命「另类右派」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作白宫策略长与总统高级顾问。他选择认为伊斯兰教是「恶性肿瘤」(并用推特传布假消息)的将军作国家安全顾问。他遴选认为「全球暖化」不存在的人负责环保署,曾经被控告有种族歧视的人作检察总长,反对调高最低工薪的人做劳工部长,赞成在国有土地上开采石油的人管理内政部(此部管理国有土地),伤害贫穷孩子教育的人作教育部长。

在政治传统里,这些都是非常「政治不正确」的举措。

每逢受到批评,川普总是指责对方为特殊利益集团服务,故意蒙蔽美国人民。他认为高傲的媒体和「建制派」的政客用「政治正确」的帽子来遮盖失败的政策,使得老百姓受苦。在电视辩论中,他也经常用反对「政治正确」来替自己辩解。

川普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度伟大」。他的诉求是民粹的,也是撕裂族群的,他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政治理念,其「政纲」也一直在修改。但无妨,在他的影响下「政治正确」成为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论他的言论如何逾越了美国文化和社会的底线,他的支持率不降反升。这是为什么呢?

左派的嚣张

首先,美国很多保守民众和底层人民对左派不断推动「自由权」和「平等权」的议题,以及在社会上制造的「政治正确」的压力,产生了深度的反感。例如2014年3月间Mozilla(火狐浏览器)的首席执行官(CEO)布兰登·艾克,由于曾在2008年加州的「八号提案」公投中支持反对同性婚姻,公司内外支持同性婚姻的族群发动了一次大规模抵制Mozilla产品的运动,要董事会撤回任命。

艾克2008年的投票应是属于履行民权的私人选择,与公司业务毫无瓜葛。然而董事会终于在压力下低头,迫使艾克下台。这是群众压力公然PK个人自由权的例子。讽刺的是,个人的自由和平等权本来是个政治正确的理念,可是这批政治正确的警察竟然用强制杯葛的方式,剥夺与他们观点不同者的自由权和平等权。这不但是自我矛盾,更是民主社会的一个恶例。

近年来,这类假政治正确之名,粗暴地剥夺他人言论自由的事件在各大校园频频爆发,学生迫使教师辞职,要求学校增加PC课程,杯葛毕业典礼讲员,等等,不一而足。事件虽各有不同,性质却十分相近,积极分子对族群身份的「政治正确」议题分外敏感,不能容纳异声。他们用霸凌的手段消除一切异声,打倒对方。

学生们面对的议题本是正当的,例如消除歧视(「黑人生命重要」运动)。只是,他们眼中没有所谓「民事争议」的空间,没有辩论的余地。你若不站在他们那边,就需要向他们道歉、赔罪,因为你冒犯了他们的价值和理念。换句话说,他们就是真理的代言人!

大学本来是个让不同理念沟通的场所,却成为政治正确独大的一言堂。学生以多元化和种族宽容的口号为理由排除异己,结果他们比他们家长那一代还要反多元化,还不宽容!他们成为「思想警察」,容不下不同理念和价值,粗暴地剥夺他人自由表达的权利。令人想起了中国的文革!越是自以为是受害者,就会越理直气壮的霸凌他人。

2015年12月1日,NBC新闻报道,奥克拉荷马州卫斯理大学校长埃弗雷特· 派博在博客上说:「这里不是托儿所,这里是大学!」原来,有位同学向校长抱怨,一篇学院中的证道冒犯了他。派博校长以为里面有什么不妥的信息,特别调阅那篇讲章来读。讲章里讲到爱心的表达。这位同学因为自己做不到,感觉很不爽。校长说:「我们的文化实际上已经教导我们的孩子如此的自我中心和自恋。」

在2015年9月号《大西洋月刊》上有篇精彩文章:《被宠坏的美国心灵》(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作者发现,今天的大学生对PC的敏感与上一代不同,上一代的运动挑战文学、哲学和历史的经典。他们的视角更宽,也更多样。他们希望借着讨论消除那些对边缘化族群的仇恨性和歧视性的语言。

今天的运动却是感性的,学生们要求校方提供一个「安全港」,保护他们超级脆弱的心理,屏蔽一切让他们感觉不安的字句或观念。如果你用了这些词汇,那么你就是对我微量侵虐(microaggression)!不但如此,他们企图惩处任何与他们想法不同的人。

该文作者称这种心态为「斗争式的保护性」。学生们不知道如何用理性对话,而是用「情感推理」,他们负面情绪的本身就是证据。感觉,而不是论理,指导着他们对现实的解读。社交媒体更是给这种事件煽风点火的主要因素。围观的人群转眼间组成了行动的大群。我怀疑,情绪推理和狼群心态这两者会不会就是造就最脆弱、最偏激、最不能容忍族群的元凶?

川普的人气——乡村包围城市

这次美国大选结果中令人诧异的是,川普的关键是获得「锈带」几个州(宾夕凡尼亚、密西根、俄亥俄、印第安纳、威斯康辛)的胜利。这点大大出乎人们意料。虽然希拉蕊还是在大城市里占优势,但乡镇一面倒地支持川普。这是「乡镇白人愤怒」的具体表达,许多从不投票的人都动员了。可以说这次是乡村包围了城市。他们的热情从何而来呢?说穿了,就是乡镇白人对政治正确的反动!

是哪方面的反动呢?简单说:他们认为外来者和少数民族把资源夺去了,认为联邦政府并不照顾他们的需要,认为建制派的精英剥夺了他们的声音,垄断了利益输送。这个愤怒是长期的累积,是自从80年代开始逐渐失去以往所怀念的环境和日子。本来白人劳工阶级只要中学毕业出来,就可以做中产阶级养家的日子。那个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那么,谁给了他们声音?川普!川普能够改变他们的命运吗?拭目以待!

白人这种心态不限于美国,欧洲也是一样。民粹化、本土主义是世界性的潮流!而川普所以能得到他们的信任,不是因为人格,或是讲话算话,或是政策。其实,他们对他的人格是有质疑的,也不一定相信他的政策能够兑现。

许多白人种族主义也起来了,我并不以为这是川普故意挑动白人种族主义,甚或纳粹主义(三K党)。可是,他是白人,特别是蓝领白人最后的希望。他们从川普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川普是他们改变命运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何消减族群撕裂?

去年《时代杂志》以川普作为年度人物。在杂志封面上,鲜明地印有「唐纳德·川普:美利坚分裂国总统」(Donald Trump,President of 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显然地,他们在指出一个族群撕裂的美国。川普当选以后,美国的族群撕裂情况更恶化了。

当然,作为总统,他有责任缝合这个裂痕。或许少发一些推特会有帮助。不过,这也是全体公民的义务。作为基督徒,我们也负有「创造使命」(creation mandate)的责任。在这种族群间争吵激烈的情形下,我举出一件正在进行的努力,作为参考:

美国在最高法院认可同婚合法以后,基督徒(特别是福音派)与同性恋团体间的争执不断发生,也就是「平等权」与「宗教自由权」之间的争执。

目前双方的处理模式,要不就游行示威,要不就对簿公堂,彼此控诉对方不公平,不道德,剥夺自己权利!这个模式显然无法解决问题,族群撕裂的情况只有越趋严重。

《今日基督教》12月8日报导〈对大家公平:福音派探索与同性恋族群为权利争执停战〉(Fairness for All: Evangelicals Explore Truce on LGBT and Religious Rights)。

过去几个月来,美国基督教学院和大学理事会(CCCU)以及全国福音派协会(NAE)小心翼翼地领导福音界探索各种不同的法律途径,以保护基督徒。他们到9个城市与200多个领袖会谈,如何能够在一个对大家都公平的前提下,让维护宗教自由与同性恋权益间获得双赢。

参与这个努力的基督教界领袖有纽约救赎主长老会的凯勒(Tim Keller)牧师,法律学者约翰·伊纳族(John Inazu),《今日基督教》主编马克·加利(Mark Galli)。他们认为,争取对等公平并不是一个你死我亡的零和游戏。他们看到2015年在犹他州发生的事情。摩门教与同性恋活动分子间从诚恳对话中,双方得到了一个交集,使得双方争取公平权利的意图可以同时得到维护。

既然同婚已经受到法律保护,作为文明社会的一份子,这批福音派的领袖们希望从犹他州的前例汲取经验,主动与同婚人士寻求一劳永逸地解决纷争,促成族群中的和谐和互重。如果他们能够成功,这将是个莫大的成就。在这个议题上,基督徒就不需要老是站在被动的位置,能够更积极有效地与人分享福音的好处。

编按:本文授权转载自《临风识劲草》博客,经编辑精简,欢迎连回作者博客收看全文。

(封面相片来源:SPCEonline / CC BY-NC-SA;Biola大学耶稣像壁画)

作者简介/临风
本名熊璩,曾任台大数学系副教授、Cray Research研究部总工程师、惠普(HP)中央实验室多电脑研究部门、惠普大学关系部亚太区主任。对文史、艺术有特别的爱好,除了经常在基督教刊物写文以外,也经营着自己的博客。曾著有《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现住美国加州矽谷;Email:chsng117@gmail.com

1则评论

  1. 知识分子,媒体就是讲话都不经大脑。满口都是什么悍卫民主主义,坚持卫护民主自由,反对民粹主义,反对极右派的反移民,反伊斯兰等等(其实欧美都是选举投票,不知道为什么扯到悍卫民主自由)。难倒媒体都是极左派团体,他们都属于去传统派?那是否台湾也该大量的输入移民和伊斯兰难民,把台湾也变成伊斯兰国?所以这些所谓的精英这些伪君子都是无脑。只要你能给钱,他们就可以扭曲事实和真相,渲染夸张、甚至会无稽之谈。其实所谓的民主自由已经快走到尽头了,很快会消失在地球上,因为太多所谓的精英只会制造矛盾,不会解决问题。而且这些所谓的精英都是些伪君子喊什么民主自由,都喊假的。都凭自己喜好和利益为先。媒体讲所谓的「民粹主义」只不过美国出现了个川普,而美国已经没有能力也不想继续支付自从二战后的所谓自由世界,自由贸易模式。对美国而言一个分裂的欧洲对美国有利,因为德国躱在欧盟后面太强了对欧洲也不利。所以为什么在欧美出现了一批反川普的精英,大家在恐惧,害怕损伤到他们的利益。其实美国建国一百后,大量输入移民,美国已经出现后古罗马时代(大量的外国货,大量伪君子精英,美国白人在减少,美国人的生产力低,分裂的意识形态等等)。到了2050美国人口将可能会突破5亿,对美国来说将是一个大挑战。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