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的台灣基督教討論園地

2953

臉書上充滿了各式討論社團,你一加入,他就會餵你一些裡面的發文;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人喜歡轉發內容農場的文章,獵奇到關羽墓出土這種內容都有,充斥了荒謬的消息;當中基督教的討論社團更是有趣。

早年有一個社團叫「基督教壹蘋果」,正如其名,裡面有各式辛辣的討論,大到從真道教會牧師為何離任到小小平信徒在教會服事的疑惑,都能在那裡大鳴大放。當然裡面也有護航的回文,說實在,辛辣程度雖然沒有衣服穿很少的照片,卻與之有過之而無所不及。有些教會人士對這個社群很感冒,當然這個社群比較雜亂,不無信口雌黃,不負文責者。另一方面,當中的討論並未匿名,對於勇於揭露教會黑暗面的人而言是很危險的。現在這個社團已經關閉,或許因其爭議性,已沒入歷史洪流。

當然這樣有關信仰討論的網路社團仍然存在,讓所有有疑問的人都能在上面提出疑問,有志之士也能作為潛在的解答者,不同背景的人,在當中提供各式觀點的解答。或許可以稱做「曠野神學院」吧?

但是,我也在當中看到了台灣教會文化下的一個現象。那天一個貼文就讓我嗅到了有趣的氣氛,一個基督徒貼出了一個貼文:

2017年台北國際動漫節……有動漫迷從(開幕)前天凌晨就開始排隊……,主辦單位預估5天可吸引38萬人潮。
為何宗教信仰沒有辦法如此吸引人自動自發的熱情?

細細推敲,可以感受到這個基督徒內心中的焦慮與期待,他應該是個對基督信仰很有負擔的人,應該也對我們的信仰很有自信的。他心中好奇,為什麼動漫都能吸引那麼多人,教會至今仍是要努力半天才能邀到新朋友。

下面的回應其實也十分有水準:

一位回應道:「向善,總是較難的。」這個回應也真是省察人心,不過,好像是反過來在說去動漫展的是向「不善」嗎?也有人回應道動漫的世界算是一種滿足人想像,甚至是讓人想投入其中的理想世界,但是宗教信仰並無法帶來如此的滿足。他的觀察也很有道理,一些研究的確指出動漫迷他們對二次元世界的投入是超乎我們所想像的,你也可以看到極端投入的動漫迷他們的瘋狂。

也有人做了社會學的觀察:「如果聚會一年只有一次,只能在一個地方,你看看會有多少人參加。」也是,如果動漫展一週一次,週間還有小組聚會,我想大家的熱情也就被消磨光了。最精闢的一個回應就是:「宗教被搞的太無聊,熱情都退了!」

然而我最有興趣的,是他的下一句話「為何宗教信仰沒有辦法如此吸引人自動自發的熱情?」這是標準基督宗教徒的思考路徑:

基督宗教是這世界的中心,我們生活中的一切。

我們很容易發現身旁的基督徒朋友,因為他們的生活圍繞在禱告、讀經,FB的發文也是,不難嗅到基督徒的氣味。甚至一些基督徒傳福音時都能感受到「我是唯一」的強迫性,直接無視於對方的尷尬與不適。當談論倫理議題時,也永遠以基督教的思考為思考路徑,無視於我們是存在於一個世俗世界的宗教徒,這種缺乏「尊重」的基督徒讓人避之唯恐不及。

就像一位支持婚姻平權牧師的臉書,已大聲說他認為基督徒可以反對同婚,卻不該在公領域剝奪同志的權利。而不同意見的基督徒,仍然在基督教倫理高於一切的泥沼當中,在公領域議題中討論信仰議題。

我戲謔的說,宗教信仰怎麼會沒有辦法吸引人自動自發的熱情呢?看看「三月瘋媽祖」,長達九天八夜的大甲媽出巡遶境進香活動,保守估計都有數十萬人參加, Discovery頻道都曾讚譽這個活動是世界三大宗教活動之一。我想,台灣的基督徒或許不少都掩眼不看,或是指說這是偶像的崇拜,邪靈的工作!

回到引言中所說,基督教光譜有多大,裡面的提問與討論的光譜廣度就有多大。其實是有點諷刺的,台灣基督徒其實多是封閉保守的,也多已失去教派特色,扁平化、一致化,甚或是基要化,失去了與世界對話的能力。在追求上帝主權在地上的實現時,呈現出一種上帝國是要來殖民的感覺,要消滅地上所有不同的一切,這樣的言論在閱讀時真的令人頭皮發麻。

大家或許可以用這樣的角度去觀察我們基督徒的言談,我也不小心也這樣了嗎?多元只是口號,一元才是我們唯一的價值,基督徒似乎不該是如此吧?

(封面相片來源:=牙鳥= / CC BY-NC-ND;2015台北國際動漫節)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